第七章 血 滴 宫
行济2020-08-17 17:293,100

  “小的看得真真切切,就在棂星门外,皇上正在那里训斥墨衣卫,我没敢多待,便赶紧回来禀报宫首大人。”

  “你速去请右都指挥使连大人过来血滴宫,我到棂星门看看就回。”

  望着那宫人匆匆远去,他脸上现出异样的神情……

  “常宫首,请问有何要事,这么急匆匆的唤我过来?”

  “连都督,先前小安子看到皇上回宫来了,我已派人去请了上直卫、太仆寺的过来议事,这次决不能再失手了……”

  常海,大内总管,浸淫司礼监、禁省官和内行厂二十余载,深得大楚先皇嘉轩帝的信任,取得代皇帝批朱的特权,而凌驾于各中枢机构之上。

  后又网罗江湖邪派高手私立血滴宫,联络各部、司的党羽结党营私,惑乱朝纲……

  此时,皇城南唯义驿馆内,元霸一进门便激动地说道:

  “太好了,公子陛下总算回来了,老皇上知道您还活着,高兴的不得了啊!”他兴奋得又开始在面前晃了起来。

  “嗯,这一路上我也忆起了一些往事,记得你随我南下微服私访,被人暗中谋害……”

  “是啊,若不是我当时贪杯着了道,怎会让公子陛下受这些苦难,元霸该死。”

  “不怪你,不过先前在萧墙旁隐约看到一个太监,他见到了我后便神色慌张的溜走了,十分可疑,回头你好好查查,或许这一切与那宫人有关。”

  “是,我回去就一个个的查。公子陛下和我一起回宫吧,老皇上和老皇后天天念叨您呢,还呆在这里干嘛呀?”

  彼珞取出一张皇选清单,对元霸说道:“先不说那些了,此次急着回来是为了帮淑媛,你见过的,帮她拿下这次皇商皇选,就是这个……”

  “元霸知道,就是那位公子陛下夫人对吧,您说的可是本季皇商和布样的商选?”

  “是啊,她一人撑起一个家族,还被人瞧不起,处处遭陷害,我要帮她拿下皇商皇选,给她一个惊喜。”

  元霸拍了拍胸脯说道:“没问题,那个主事的常公公还欠我一个人情呢,有一次他偷偷与人在宫外玩血滴子被我撞见,求着我给他保密……嘿嘿,明天交代他办好了这事儿,就当是两清了。”

  “血滴子?可是专门取人首级的邪门暗器……”

  “咚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二人的说话。

  “怎么是你?”你怎会来此驿馆?”元霸对着门外的人问道。

  “总领大人上次让我暗中留意右军都督府,方才在返回途中,陆续见到右都指挥使和上直卫、太仆寺的两位千户都进到了血滴宫……”

  “真有此事?果然被我料到,刚好我有事要找常老阉,你回去先不要声张,且待我去会会他们。”

  彼珞看到那位年轻的墨衣卫转身远去,这才向元霸招了招手:“观这位兄弟样貌清秀端正,而且行事机敏,应可提拔委以重用,日后定能为你左膀右臂。”

  “嗯,知道了,公子陛下放心!我这就去会会常老阉他们,嘿嘿,两件事一起办了!”

  之所以说上天对人是公平的,别看元霸有时候确实懵懂弱智,然而在皇宫护卫和军情方面,却如同传奇手游高手一般,有着天生的直觉和技巧,一点都不缺心眼。

  “嗯,去吧。”彼珞笑着点了点头,他真心喜欢上这个憨直勇猛又忠心耿耿的墨衣军总领……

  一抹斜阳,辉映着街边的房屋、树木与围墙,人影由长变短,又由短变长。

  彼珞从顺承门沿着京水河一直向东走着,边思考着接下来的计划。前方忽现两座宝塔,耀着金光,好像是一座在路南,一座在路北。

  临近的时候再看,两座塔原来都是在路北的庆寿寺里,而且挨得挺近,一个是九级海云塔,一个是七级可庵塔,仿佛长幼相依……

  “公子陛下,您怎么到这里来了?可一路好找!”元霸一骑一马疾驰而来。

  “怎么样,搞掂了没有?”

  “那有什么问题,老常满口答应了。对了,老皇上、老皇后那边日思夜念,您是不是进宫去瞧瞧他们啊?”

  “不急,安排好了晚些再回宫不迟。你说说血滴宫那边可有何异恙?”

  “赶去时没见到另几个人,常老阉出来听我说完皇商的事便急匆匆的满口答应,好像急着要出门……嗯,看来还真得抓紧暗中追查。”

  不想声张,彼珞与元霸待到戌时才悄悄返回皇宫。

  穿过后宫长长的步廊,看到了一个大水池,以水池为中心,围周建有三座宫殿。其中最高大雄伟的一个宫城,呈长方形,长约六、七里,周廻至少应有二十里,四隅各有一个角楼。

  彼珞朝着前方指了指,挥手示意先去那最大的宫殿。

  推门入得大殿,只见灯光闪烁。仔细观瞧,原来是一组元宫灯漏,好像是用机械控制的,上面设有十二个小木偶人,捧着十二个时辰标志。

  此时恰逢酉、戌交替,只见一个小偶人从小门中走了出来,捧着时辰牌,立于御床对面,灯漏中的钟鼓便应时自鸣……

  彼珞看得兴起,差点喊出声来,他对元霸低声说道:

  “哎,这个好玩吔!”

  “哎呀,皇上回来了,奴才迎接来迟,该死、该死!”这时,殿外进来两个年轻太监,伏跪在地上惊喜的喊道。

  “叶公公、胡公公,你们暂且不要声张,皇上此番微服私访刚刚回宫,还不愿其他人知晓。”

  “是、是,小叶子、小胡子明白了。”

  “前面引路,先去看望老皇上和老皇后……”

  彼珞发现,这后宫区结构与皇城相似,亦是泾渭分明,后廷的东西两庑,约有一百多间屋子。远处,一队卫兵来来回回在宫内巡逻,偶尔,几个宫女于殿内进进出出。

  随两个宫人转到后宫一座高大的宫殿前,有匾额上写“延寿宫”。宫阁后有柱廊,柱廊后面有六七间寝殿。

  朱红镶金的窗棂上,用玉板明花没纸糊窗,间缀双金花,外罩一层黄油绢幕。这被油浸过的纸、绢可以透光,几扇开启的窗内,却见寝处屏幢帷幄几重,屋内熏以异香,悠悠飘散。

  “林公公,你们几位这是……哎呀,陛下来了,奴婢见过陛下!”几个女官和宫女忙叩拜请安。

  “起来、起来,老皇上在哪里?”

  “回陛下,太皇、太后现在正和宁国公、瑞安候在厚载门看演出,皇上请随奴婢前往……”

  穿过与寝殿相通的长庑,旁边还分布着许多小型的殿阁。再往北走,见到有一大门,上建有高阁,灯火辉煌。

  高阁四周建旋梯,有舞台与旋梯连接。站在远处,便隐隐听到有吹奏乐队的声音。

  彼珞走近仔细观瞧,见十几个西域舞女正歌舞于旋台之上,自飞桥而升,犹如天外飞仙……

  台前散坐着十多人,掌声、叫好声不绝于耳。

  “皇上,恭迎皇上……”

  只听到一个太监发出奇怪的声音,众人忙伏跪于地叩迎圣上。

  一位盛装美妇转身惊呼道:“珞儿,可想死为娘了!”

  “珞儿回来了?你娘天天念叨,因担心而忧伤落泪,盼得眼睛都快瞎了。”

  “珞儿让您们担心了!”彼珞虽然一时记不起他们的长相,但亦能从激动颤抖的问候中感觉到真挚与温情,看得出来,老皇帝、老皇后对皇儿的万般疼爱。

  “宁国公参见陛下!”

  “瑞安候见过陛下!”

  “好、好,大家继续看演出,难得这么好的表演……”

  身旁小林子、小胡子忙招呼着摆好龙椅,添茶奉果,彼珞挨着太皇、太后的身边坐下。

  “珞儿,听闻你受伤了,伤在哪儿了?严重吗……”

  “好了,您不要再担心了,莫要伤了身体,已经没事了,这不都好好的吗?”他轻轻的为她拭去脸上的泪痕。

  老皇后感动得捧住他的手在自己脸颊上轻轻摩拭着。

  “看到你平安归来就不伤心了,嗯,还是那个最心疼为娘的珞儿……”

  “珞儿此次出去一趟,虽然受伤蒙难,总算是有惊无险能平安返回,国之幸民之幸也!看你今日性情变好了许多,也知道心疼你母后了,如此甚好,亦算是因祸得福啊!”

  “老皇上也请好好保重,今后不再让您们担心了。”不知什么原因,父皇、母后,这些宫戏里的称呼,他始终觉得叫不出口。

  “什么人?着……”却听得元霸大喝一声,他抄起一个茶盘猛地掷向墙头,一个黑影应声落地,巡值卫士一拥而上围住萧墙,将之擒来。

  “怎么是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赘明皇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赘明皇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