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朝堂之争
晨风2020-05-03 12:123,500

  陈敬张开惺忪的睡眼之后看着裴云海拿来的衣服端详许久:“老裴,这个黄不拉几的尿片子是干啥的?”

  “陛下,这是您的的朝服呀。”裴云海答。

  陈敬拿起这衣服自上而下抖了抖近一个月未穿而生出的褶皱,他不能相信自己穿越成皇帝还要享受中产阶级以下的待遇。

  “这是我的衣服?”陈敬前后打量,而后提到肩颈高度比了比大小,“倒是挺合身,只不过款式陈旧了些。”

  裴云海一旁弯腰附和。

  “还有。”陈敬接着说,“皇帝的衣服不应该威严一点吗?好歹绣条龙,也比现在好点。”

  “哎……”裴云海接过陈敬的朝服,仔仔细细地帮他穿好左右两袖、系好扣子,边打理着两襟边感慨,“自签订条约之后,东华的日子就越来越难了,宫里的开支也就紧了些。番和城失守,那城里的缝人绣娘便都皈依了绿颐国,我东华产棉花和丝绸,却少了纺丝针织的手工匠人,所以陛下也只好将就些。”

  “再把城池夺回来不就完了。”陈敬无知者无畏。

  “朝中之事臣插不上嘴,一会儿上堂,陛下怕是免不了要调和曹丞相和秋将军的针芒,我东华国不能再这么一蹶不振下去了。”裴云海像极了一个收拾自家孩童初入学堂的长者。

  陈敬尚未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怎样的政治局面,旧历二十七年钱朝皇帝钱眸仁驾崩之后,胞弟钱拜光继位为君,改年号“睦仁”,是为睦仁元年。然而他却在登基之后大肆倒行逆施,废老臣、改律法,动摇钱朝根基,钱眸仁执政二十余年的改革成果荡然无存,次年,原各州太守纷纷宣布独立,钱拜光仅剩国都中都城一座城池,钱朝自此一分为七。睦仁四年,六国国君于中都城四方宫南苑秘密会见钱朝公主钱如雪,意欲商讨另立新君之事,却从此杳无音信人间蒸发。钱拜光闻之勃然大怒,命左相姬育伟率军彻查南苑各个角落,却未寻着蛛丝马迹。于是,各国储君纷纷继位为王,奉钱拜光为虚位“天子”。

  权力之争加上各国实力的不尽相同,直接导致小国依附大国的局面形成。以横贯大陆的中央山脉为界,除了仅有的几个狭关隘口,钱朝被地理屏障一分为二,北林国、白许国、西竹国归北派,占尽天时地利人和;而南云国、绿颐国属南派,军事力量足以和北派制衡。北林国和南云国交界处崇山峻岭中存有一座地势平坦规模宏大的城池,这便是钱朝国都中都城,也是钱朝天子钱拜光管辖的唯一一座城池。

  而东华国是偏安一隅的小国,位于钱朝大陆东南的半岛之上,自古便为乞丐、罪犯的流放之地,虽有多个城池但平原面积狭窄、土地贫瘠,无法支撑起同列国抗衡的庞大开支。为求自保,陈敬之父数次出使南云国请求结盟,均被拒绝。陈父失踪之后,陈敬继位,年轻气盛的南云皇帝郑成雄为打通南部联盟东海出海口,和绿颐国组成联军入侵东华国,陈敬战败,东华军队退守到北部边境无字城。至此东华国和钱朝大陆唯一的纽带被斩断。

  陈敬面对的就是这样一个烂摊子,他用自己的亲身实践证明了,真正的屌丝不会因为时代的不同而产生质的变化,不会因为地位的高低而改变衰字当头的属性,那是一种信仰、一种力量,只会随着时间地点环境的变化而在不同条件下散发出相同的光芒。

  皇宫正殿,据说这是两百年前东华州卫戍司总长的私家府邸,这个总长是东华最早的一批开拓者,他带着钱朝皇帝的卫戍命令举家迁徙至此,不仅带来了先进的制度和生产方式,也给这座半岛增添了王朝一统的气息,从而不至于真的成为列国口中那片蛮荒之地。时过境迁,这座府邸的前庭后院皆因纷争而毁,只留下一座正殿,经陈敬之父安排修葺之后便作为国家的议事厅和朝堂,原来周边的废墟也经过一番仔细的打理而渐渐平地起高楼,虽不精致却十分完备,足够皇家日常军政生活所需。

  陈敬端坐在木制龙椅之上,清贫至简的朝廷风气犹如过堂风一般令他七窍皆通,甚是抖擞。他已经听那裴云海絮絮叨叨说了不少关于将相不和的传闻,却不知道这两位心腹大臣到底会让自己这个生手皇帝置于哪分尴尬的境地。

  “陛下。”曹魏武先发制人,“先皇在时奉行以民为本,兢兢业业开荒拓林,竭力避战保和以求太平,这才有了半岛基业和八百里河山。故依臣之见,我军应应于无字城边境退守三十里,一为日后防御争取时间,二为降低姿态以彰显我东华求稳之迫切心态。”

  “曹丞相莫不是再想把无字城拱手送给敌国?”秋不归针锋相对道,“番和城之战已经让我军士气低迷,三军将士拼死抵抗换来的却是一纸条约的签订,丞相,你不愧吗?”

  “何愧只有?”曹魏武挥斥方遒,“妇孺皆知,南云国军力为列国最强,甚至于连北林国也要忌惮三分,况且这次我军面对的两国联军,胜负态势已不言而喻,条约签订也是百官商议。我曹某人上对得起先皇和陛下,下对得起东华百姓,倒是你这个卫国大将军无理蛮横,全然不顾百姓安危!”

  “丞相既知来犯之敌为两国联军,便该清楚这南云国此次远征已是横跨千里,舟车劳顿尚且不论,单是粮草补给也不足以支撑长时间消耗。绿颐国是我唯一陆上邻国,若无南云国支撑则不足为惧,两国联盟攻其一,南云军队懈怠修整,如若此时出其不意灭了绿颐军队的嚣张气焰,两国联盟必然破裂,番和城也不至于完全落入敌手。”秋不归转瞬之间便把话锋转给曹魏武。

  “秋将军。”曹魏武绵里藏刀,“军政分离是打先皇时期就定下的制度,秋将军的手伸的似乎长了些。况且朝里朝外谁都知道你和那南云皇帝郑成雄有着血海情仇,难说不是为了一己私利而逞匹夫之勇!”

  “投降卖国,割地求和,不能忍!”秋不归沙场野性渐渐显露。

  “为了东华太平,百姓生计,必须忍!”

  “不能忍!”

  “必须忍!”

  ……秋曹二人朝堂争执愈发激烈,曹魏武一派将秋不归驳得体无完肤,秋不归所部诸位将领见状欲出剑鞘,嘶厉的摩擦声穿透朝堂,锋利的剑刃折射出星点刀光剑影,幸在及时被副将水佳宁拦下。

  陈敬倚着靠背默不作声,旁边的裴云海倒是急出了一脑门子汗,“陛下,您说句话。”

  陈敬回过神来:“啊?”

  裴云海道:“陛下,您总得拿个主意。”

  陈敬外表淡如止水,内心实则慌得一批。他有点后悔当初没有好好读《史记》和《资治通鉴》,甚至都没有好好学过历史课本,不然也不会因为臣子之争而发憷。他只能凭借着那些纯粹为了考试而积累下的零星知识点,和超越现在这个时代的现代思维,来战战兢兢地努力当好这个皇上。

  “那个……”陈敬半天终于憋出一句话来,“老秋,方不方便给我讲一下你的情史?”

  群臣惊愕,不过于陈敬来说倒也好理解,作为一个单身二十余年的人来说,他对战争、和平、你争我斗、尔虞我诈统统不了解也不关心,坐到皇帝这个位子上,他当然要好好取取经,要不然岂不是白白来了一遭?

  秋不归将军的情史虽算不上感天动地,但也可以说是波澜壮阔。他原是名震天下的“南云四虎将”之首,和当时的连七城城主楚潇潇情投意合,两人虽未成婚,却诞下一子一女。前南云太守之子郑成雄偶然邂逅楚潇潇后对其生情,在与秋不归多次激烈冲突之后,郑成雄利用权力剥夺秋不归将职,将其囚禁在混九城将军岭,与连七城交界却不能踏出半步。后经师父郑无双营救,秋不归得以脱身,从而出走东华国。郑成雄碍于郑无双亲叔父的辈分未行追究,称帝之后位高权重,更是对其一概既往不咎。

  而楚潇潇也迎来蜕变,在郑成雄的支持下她成为绿颐国皇帝,组建了钱朝分裂之后唯一的一个“女儿国”。楚潇潇深知只有依靠南云国才能在列国之中求得生存,她便亲自斩断和秋不归之间的一切联系,将幼子幼女遣送至东华国,并为郑成雄马首是瞻。郑成雄也欲把两国联盟慢慢升华成“家天下”,他率军南征北战,帮绿颐国平定北部边境和北林国、白许国的国土争端,组建联军侵占东华国所属半部番和城,所向披靡、战无不胜,从而奠定了绿颐国如今的疆域。

  夜将至,朝堂诸臣散去之后的时分还是晌午,转眼间业已万籁俱静。陈敬携着裴云海闲来无事在宫里溜达,不经意间竟发现有一座木制精雕、高约十五米的赤黑色塔楼。这塔楼不算太高,但俨然已经算是和决城内傲视群雄的存在,皎月挂在塔尖上像是一个点缀清秋的冷光灯,仿佛站到那里就可以触碰到与未来和过去相连的时空按钮。

  裴云海说这座塔楼叫风月阁,是先皇为皇后宋楚然修建的怡心地方,取“风花雪月”之意,因花无长开、雪无长存,便折了其中二字,只留下“风月”是为名。

  陈敬沿着九曲蜿蜒的梯子径直向上走,到了阁楼顶端时发现早已没有半点生机,只有一张茶几和两把椅子,裴云海拾起袖子擦了擦椅子给陈敬坐下,说这正是先皇和皇后举案齐眉的地方。陈敬经过一天的“皇帝生活”洗礼之后甚是乏累,便打算在这个清静的地方闭目养神,却不料刚入亥时,和决城外突然战鼓颦颦响彻云霄,皇宫卫士擎火列严,秋不归将军雄伟之声贯穿云耳,“东华将士何在?!”

  陈敬意识到,边疆出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钱朝大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钱朝大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