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无字城流血冲突
晨风2020-05-03 12:173,454

  东华国边境无字城,通过一条狭窄的地峡将半岛和钱朝大陆连接在一起,北接绿颐国番和城,南接东华“粮仓”双明城,东临东海,西临黑水湾,地理位置之重要不言而喻。

  之前曹丞相主张后退三十里,原因之一便是想借助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理优势将敌军挡在北部边境,如若发生冲突,也可利用海军直插敌军背后,将其死死围困在这块狭窄地带从而对敌人予以痛击。

  而秋不归将军觉得这更像是一个豪赌,无字城守住则罢,如若失守,则东华国门户洞开,敌军可以长驱直入拿下双明城,危及和决城,只怕到时已是回天无力。

  子时将至,秋不归将军于殿前列队完毕,女副将水佳宁手扶刀剑站在队前,俨然一副英姿飒爽仪态。

  陈敬白天在朝堂上见过这女子一面,只是因为秋、曹二人之争过于激烈而忘了这军中唯一的一个女豪杰。

  水佳宁虽着戎装,但眉宇之间铅华尚存,微晕泛于红潮一线,却依旧可以看出是一个面容姣好的巾帼佳人。

  “陛下,无字城传来急报,绿颐军队越界十五里,我军将士正与之搏杀。”秋不归说。

  “你在宫里,前线何人指挥。”陈敬问。

  “徒儿高飞飞和无字城城主钟明。”秋不归答。

  “信得过吗?”

  “徒儿武功盖臣但谋略欠佳,有钟明兄弟搭档亦可独当一面。”

  “敌方主帅何人?”

  “番和城城主,柳自卿。”

  陈敬站在将士跟前徘徊良久,走到水佳宁跟前时看着这个矮自己半头的女副将说:“水丫头,你不害怕吗?”

  水佳宁气贯长虹:“回陛下,不怕。”

  “可有心上人?”陈敬话锋一转开始八卦。

  “这……”水佳宁支支吾吾,抬头看了一眼秋不归却被陈敬及时捕捉,“从军为报国,不为求良人。”

  陈敬恍然若思,转身对着裴云海说:“老裴,收拾几件衣服,我要随将士们共赴边疆。”

  秋不归、水佳宁、裴云海齐声劝言:“陛下三思。”

  陈敬说时低沉而有力:“国家危亡,我就要试试天子守国门。”

  众将士齐声应和:“陛下英武!”

  圆月依旧,皇宫里经过上下这么一折腾霎时间热闹成一团,早已经休息下的公主陈欢也寻着部队的动静来到殿前,到达时看到陈敬已是一身戎装。

  “哥哥!”陈欢唤了一句,“你又要走了吗?”

  陈敬闻之走到陈欢跟前拿手轻抚着她的发梢,看着妹妹清素若菊的脸颊不无娇宠地说,“对呀,哥哥是皇帝。”

  “那,我等你回来。”陈欢的眸子里噙着泪。

  “我答应你,拉钩。”陈敬勾起陈欢的小指,“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说话要算数。”陈欢笑靥终又如明月,“我得加这一句。”

  陈敬微微一笑,便和秋不归领着将士走向宫门,陈欢如雪中梅立在殿前,柔弱体躯却尽显国家傲骨,目送着哥哥步步向前。

  “水水水水……。”

  咣……啪……

  一个不合时宜的声响从身后传来,陈敬闻之回头,却看到一个衣着光鲜的男子倾倒在殿前台阶上,上演了别具一格的出场方式。

  裴云海一眼辨认出这人,惊讶地拿拂尘挡住嘴巴:“咸……咸尚书,您这是干嘛?”

  摔倒这人是东华国工部尚书咸允鹤,行事莽撞不会奉承,却生的一双巧手,成为远近闻名的“发明大王”。

  “水……水将军”,咸允鹤显然是为了水佳宁而来,“这是给你的。”他倒在地上笑出一脸褶子,年纪不大倒是一身老态,而在他身后本来跟着的那三个徒弟也慌慌张张躲到柱子后,仅留着个脑袋扒拉在外面,任凭自家师父出丑也不去扶。

  “咸允鹤!”水佳宁略显尴尬,“谁让你来的,快滚!”

  咸允鹤一惊飞速起身,整整齐齐地将一套精致盔甲送到水佳宁跟前,这盔甲色泽沉郁犹如土灰,似钢似铁却又不甚繁重,如鳞般齐整而又不至铺靡,“经过我数月研制,终于为你成功量身打造了这副咸式盔甲,虽然颜色丑了点,但是战场上绝对有用。”咸允鹤痴痴一笑。

  水佳宁却未领情,一脸嫌弃道:“谁稀罕你的东西,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害臊!”

  咸允鹤丝毫不羞:“无字城风沙大,这盔甲颜色和周围极易融为一体,刀剑无影,没准可以顶大用。”

  “真这么好用?”陈敬走到咸允鹤跟前,“我能穿吗?”

  咸允鹤在胸前比了个双峰隆起的动作,“依臣看,不行。”

  水佳宁霎时腮红如桃,提起剑柄朝着咸允鹤戳去:“不要脸!”

  咸允鹤宛若痴汉。

  陈敬继续追问到:“你刚才说这叫什么?”

  咸允鹤答:“回陛下,咸式盔甲。”

  “什么怪名?”陈敬细细端详,“这倒有点像我见过的迷彩服,不如就叫它迷彩盔甲。”

  “好名字好名字!”咸允鹤奉承起来也是鸡毛水准。

  陈敬展开迷彩盔甲比了比大小,觉得真是不合身之后便给了水佳宁,“给你的就收下吧。”

  咸允鹤愿望达成满心欢喜,水佳宁给了他个白眼排泄怨气。

  “老咸,你还会做别的武器吗?”陈敬问。

  “回陛下,应该会,但是没试过。”

  “好!”陈敬指着宫门外候着的马车,“别收拾东西了,一块走,看看前线将士们的武器怎么改良更好。”

  “啊?”咸允鹤初显排斥,“这……我那三个徒弟,他们……”

  “别墨迹啦,赶紧走!”陈敬拿出来皇帝的气势,“这是圣旨。”说完便走进了外头的马车。

  随从将士准备完毕,陈敬和裴云海居中间,秋不归在前,水佳宁在后,咸允鹤选来选去最后上了水佳宁的马车。手撩开帘子之后一只脚刚踏进车里,边随着“噔……”的一巨响应声坠地。

  水佳宁撩开窗口:“当着陛下和师父的面让我出丑,呸呸呸!”随后怒气冲冲地甩开目光。

  咸允鹤带着满身尘土,一瘸一拐地走到秋不归将军跟前,见他只骑了一个高头大马无法载人,又虑及当兵的实在不好惹,思来想去便又狼狈地爬到陈敬的车里。

  陈敬权作这是征途中的一点乐趣。

  东华国地势东高西低,东部沿海有小块平地,设边张城、断九城;西部平坦一马平川,自南向北依次为四归城、和决城、双明城、无字城。陈敬一行人戎装北上,到达无字城前沿阵地时已在七日之后,而无字城的冲突也在陈敬到来的两天前就已结束,绿颐军失利退至国内,东华折损巨大但精锐尚存。

  胡雁哀鸣,塞尘渐起,陈敬所到之处尽是倚靠在残垣断壁上的死伤将士,“老高,怎么这周边净是我们的尸体。”

  高飞飞却把话推给了钟明:“回陛下,我方将士善远攻而不善近战,绿颐国此番进攻用的是南云五门城战马,速度飞快,我们根本来不及反应;且这次敌军使用新式作战用长矛短刀,锋利而轻盈,威力巨大,这亏,吃的太大了。”钟明带着悔说。

  “他们能用,我们为什么不能用?”

  “南云皇帝自登基以来东征西战,从西竹国那里挖来不少能工巧匠,军械制造精密,再加上南云素以军事治国、投入巨大,这才有了我军接二连三的失利。”

  “依你看,无解?”

  “难解。”

  陈敬听完沉思良久,瞬间恍如千斤压顶、重担难负。

  “不过”,钟明接着说,“据东情局来报,此次绿颐国只是试探性进攻,并未调集主力,两国重心皆放在和北派争执领域中,便把这次战役作为新武器的试验场。如此一来,我军也可稍稍喘息。”

  “消息可准?”陈敬问。

  “戴自更局长亲传,南云分处郑小凡供。”钟明答。

  如此一来危机告一段落,陈敬悬着的心也稍稍放下,“可有战俘?”

  “仅有三人。”

  “带来见我。”

  随从将士便左推右搡过来三个身着戎装的年轻女子。

  “怎么全是女人?”陈敬不解。

  “绿颐国以女性为主,三军将士也多为女子,此次南云国没有出兵,便未得下战俘。”钟明解释道。

  “松绑!”陈敬看着这几个女子心生怜悯,却不曾想她们各个都是经了沙场的战士,“姓名,年龄。”

  这三个女子却齐声答道:“绿颐将士,与国同龄。”

  说完一把夺过钟明腰间佩剑,“呲呲呲……”三人随即自刎于陈敬跟前,血溅七步,当下毙命而无一人生还。

  陈敬慌乱中后退两步,对着秋不归说,“秋将军,强军之路任重道远,你得好好抗。”

  秋不归应允。

  陈敬随即对着咸允鹤说:“老咸,你身为工部尚书,务必要及早配制出火药,他们骑马打天下,我就要拿炮轰得他们找不着北!”

  “臣领旨。”咸允鹤应声附和,“不过,不知陛下口中的火药是什么东西。”

  “就这条件还赢个屁呀。”陈敬一拍脑门,随即告诉咸允鹤说:“硫、碳、硝,这三种东西你可识得?”

  “识得。”咸允鹤答。

  “好,比例自己找,能炸就算成功。”陈敬言简意赅。

  高飞飞提着剑在陈敬周边巡逻,策谋之事一概插不上嘴。

  夜幕将至,边城角声至哀,随着高台烽火渐熄,白日战骨已在沙场中层层销残,陈敬站在烽火台高头望着北方边境和窸窣灯火,觉着眼前这荒凉孤邃便是东华国长此以往下去的遍野景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钱朝大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钱朝大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