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和尚也难当
晨风2020-05-02 20:232,148

  陈渝翻来覆去睡不着,他不知道自己活在这个世上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一路跌跌撞撞为了谁,在追求什么。他今年二十二岁,已经是参加高考的第五个年头了,第一次的时候成绩不错,距本科线差三分,随后一年比一年差,今年更厉害,整整差了四十分。

  作为一个出生在工程师家庭的纯洁小少年,他从小便被父母送去参加各种各样补习班,在小学的时候被安排学初中的东西,初中的时候被安排学高中的东西,等到高中文理分班,他又被“勒令”选择了理科。

  陈渝自己却知道,他根本就不是学物化生的命。生物实验课要解剖小青蛙,陈渝感慨生命之卑微,便用了一节课时间为这只小青蛙写了一副挽联,附赠一首合辙押韵的悼亡诗;化学课上让分析烟花爆炸造成的环境污染问题,他触景生情吟诗一首“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物理老师问他国旗飘扬的受力原理,他却说:“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

  陈渝从来不被人理解,他没有朋友,没有对象,也没有一个拿得出手的学历。尽管父母曾告诉他愿意一直供他到考上本科学校,但陈渝自己心里明白,这辈子都不可能。

  所以他是个文学“天才”吗?当然也不是,每一个被赶上架的鸭子在被宰之前,总得抓准机会证明一下自己其实是一只走错路的小鸡。陈渝烦透了理科,但也算不上喜欢文科,他的知识储备量仅限于高中课本范围之内。

  然而这种掩饰更多时候其实毫无意义,它在麻痹你自己的同时也拖累了你的人生。

  “我就是一个一事无成的loser。”陈渝长叹一口气。他回想着自己第一次参加高考时的那种活力迸发,又想起自己这五年来苟且存活的日子:“我受够了,真的受够了。”

  陈渝一步步丧失着自己对生活的希望,而高中女神的结婚就成了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陈渝这么多年一直记挂着她,她长发飘逸婉若惊鸿,是陈渝心目中一朵长盛不衰的红心海棠,是他在一个人的夜里暗自抚慰心灵的唯一媒介,然而终究没有人会为他的这份痴情所打动,到头来为这份精神热恋鼓掌的只有他自己。

  女神结婚那天他刚刚参加完第五次高考,出于人情他随了五百块的份子钱,却在婚礼上被人说,考不上是因为还差三年模拟。

  “我累了,我真的累了。”陈渝面朝着窗前的白月光。

  陈渝感觉自己得了抑郁症,但他打死也不愿去医院看这种病,经过辗转反侧和深思熟虑,陈渝似乎为自己找到了一条通往幸福的最佳捷径。

  第二天清晨,陈渝带着五百块盘缠和最爱的两本书:《红楼梦》和《西游记》轻装上阵,慢慢登上山顶最接近天堂的那个地方。

  中午,他终于到了庙前,由于低血糖,他走了将近半天,见这庙里的扫地师父各个都是恬然自淡与世无争,“这不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吗?”陈渝心想,边拖着脚步走到佛祖跟前。

  “施主可还有其他事?”一个和尚问道,“没有的话您往边上让一下,还有其他施主要添香油钱。”

  陈渝听之走到一边,“师父,我想出家。”

  那和尚顺着旁边一指,“出家可以去那边,这不属于我们的业务范畴。”

  陈渝随后便按着这和尚的意思来到后庙,只见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朝他走来:“阿弥陀佛,施主可是想要皈依佛门?”

  陈渝双手合十回礼道:“回师父,我已经看破红尘,愿投佛门。”

  于是这老和尚便带着他来到佛像前,“皈依佛门需先行剃度,不知小师傅是想用电动推子还是手动推子?”

  “电动如何,手动又如何?”

  “电动快捷但稍贵,手动偏慢但便宜。”

  “那我就来手动吧。”陈渝摸着兜里为数不多的钱,“需要多少?”

  “两百一次,开动不退。”老和尚答。

  “来吧,劳烦师父了。”陈渝依旧平淡。老和尚开始准备下手,刚过不久便听陈渝突然大叫,“啊…。疼疼疼!夹住我头发了!”

  老和尚随即停手,“阿弥陀佛,些许时间不用,竟有些生钝。施主如若想继续,可以另购一块磨刀石,稍等片刻就好。”

  “算了算了。”陈渝摸着头皮,“还是换电动的吧。”

  “施主聪慧融通,以后定是佛门佼佼者。”老和尚会心一笑,拿出了电动推子,“一次三百,负责到底。”

  陈渝此时已经是蛮不在乎。

  完工之后,他对着镜子看着对面剃成光头的自己,竟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洒脱感,“师父,我什么时候可以在寺里住下?”

  “不急。”那老和尚说,他随手指了指门口立的一块牌子,“回去之后只要带上学历证书和身份证复印件,随时可以来报到。”

  陈渝一脸懵逼,他循着老和尚手指的方向看去,醒目的“注意事项”映入眼帘:本寺僧员需满足本科及以上学历,有从业经验者优先。

  就这样,他下山了。

  人如果觉得自己生病了,打个喷嚏都是要死的感觉;如果觉得生活不如意,巴不得一粒感冒药就能把人拉回老死不相往来的封建时代。

  蜿蜒的山路上香客不断,人人都在为着自己的信仰和对美好生活期许而纷至沓来。陈渝怀里揣着来时带的那两本书,心想:“如果这世上真的有块谁都不认识我的地方该多好。”

  呲……哗……

  “救命啊!”突然,一个呼救的声音从陈渝身后传来,只见一个姑娘脚下一滑,已成倾倒的姿势正欲摔下陡峭的石梯。

  “小心!”陈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托住那姑娘,众人见状纷纷伸出援手,姑娘得救。

  就在此时,陈渝却因为低血糖突然眼前一黑,顷刻间大脑一片空白,跌跌撞撞径直滚下石梯……

  恍惚之间,陈渝觉着自己变成了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钱朝大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钱朝大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