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你这不行啊
金浪2020-05-02 13:172,217

  既然确认同意拜师,接下来就是传统的三跪九叩拜师仪式,一切都挺正常的,就是最后的敬师茶环节,在白衣男子大袖一挥之下愣是把茶换成了酒。

  “看来自己这个便宜师父还真的一刻都离不开酒。”轻河在心里嘀咕道。

  礼毕,在一边观摩了全程顺带兼职了司仪的志鹏道友,早就压抑不住内心的好奇。

  只见他很乖巧的坐在了轻河边上,看向了白衣男子:“这位前辈,想必是名震一方的天榜强者吧。”

  九州国为了避免一些爱惹是生非的人得罪大佬,平白增加伤亡几率,于是专门成立了一个部门,对登记在册的修士按实力排了名。并根据实力设立了相应榜单——天榜,华榜和真榜。

  目前九州一致通过的实力分级为——紫气、金丹、元婴、化神、合体、洞虚、大乘、散仙以及飞升。

  真榜记录的境界从元婴到合体,由于修士人数较多,所以只排列了前五百。

  华榜记录了洞虚和大乘,合共七百六十三位。

  天榜记录的是散仙级,也就是传说中的陆地神仙,又称地仙,仅有三十三位,里面的人随便拿出一个都能翻江倒海,顷刻间毁灭一座城市。

  当然一定榜单上名列的只是官方已知的修士,不排除一些比较低调的世外高人。

  白衣青年:“什么天榜,我应该不在里面。”

  听到这话,轻河和志鹏心里同时咯噔一下。“完了,这捡来的师父有点菜。。”

  “不过上午我兴致大发,想去城墙上面喝酒,倒是有三个人不让我上去,一个红色刺猬头,一个戴眼镜的娘娘腔,还有一个弹琴的冰块脸,他们说自己是什么天榜,还叫嚣着要打我。”白衣青年左手托着下吧,皱眉沉思着说道。

  听到这话,志鹏眉头一阵跳动,红色刺猬头是排天榜二十七的红色恐怖,那个娘娘腔应该是排名二十一的阴阳剑,谈情的是排十一的雪满头。

  “根据我得到的情况,这次东城墙确实是由这三人镇守。不让你上去是正常的,不过你也不用灰心,你再修炼个一千年应该是能打的过那个刺猬头的。”志鹏蹲在椅子上说道。

  这边轻河听到青年,确切的说是他师父的话后,突然像抓住了什么希望,毕竟白天东城墙上只有他师父一人,那也就是说……

  白衣青年:“为什么要修炼一千年?他们三太嚣张了,竟然敢打扰我的酒兴!”他越说越生气,猛地咕噜三口酒:“我就不能忍了,本来看他们三个牛逼轰轰的,以为多难缠,结果随便扇一巴掌那三个小娃全飞了。”

  志鹏心里又是咯噔一下:“喝!随便一巴掌?小娃?敢问阁下是何方妖孽!”

  那边轻河已经是主动去给白衣青年斟酒,看来自己是捡到大佬了。

  白衣青年:“我忘了自己叫啥了,太久没听过名字了,不过五百年前他们都叫我风华剑,后来我发现谁都打不过我,觉得没意思,就找个地方退隐了。”

  说这话的时候,男子本该是充满了天下无敌的寂寞,不过轻河却敏锐的感觉到他身下散发出的一丝忧伤和落寞。

  “看来他退隐应该是别的原因,有故事。”轻河眯了一下眼睛,在心里默默的思考着。

  这边听到风华剑的时候,志鹏已经瞪大了眼睛,熊熊燃烧的好奇心突然被冻住了。然后慢慢张大了嘴。同时心里在大声咆哮:“我听到了什么?风华剑?传说?活着的传说?还成小黑的靠山了?”

  随即他迅速镇定了思绪,起身,面朝青年,双手作揖。

  “晚辈拜见华胥真君!”

  轻河看见自己的好兄弟突然这么正经,这么礼貌,会心一笑。

  这小子,突然卖乖,八成是想拉关系敲好处了……

  听到华胥这个名字,轻河忽然想起,小时候老头好像跟他提到过。这是传世榜上的强者,不归任何势力,随心所欲,因为,国家也拿他们没办法。

  榜上记载的只有七人,其中不排除有些强者会因为什么原因而离世。毕竟,这七人都是飞升级,真正的仙人!

  而风华剑,本来是叫疯华剑,因为华胥刚出道时经常喝酒喝的神志不清,性格极难琢磨,经常会做出一些出格的举动。不过随着华胥修为的加深,路人印象也会潜移默化的美化,后来就传成了风华剑。

  华胥:“啊,你在叫我吗?我好像是叫这么个名字。你快免礼吧!”

  志鹏并没有什么动静,依旧保持着作揖的姿势,纹丝不动。

  “这人怎么不上路子!”志鹏在心理嘀咕。

  “年纪轻轻脊椎病?你这不行啊。”华胥看向志鹏,一脸可惜的神色。然后突然发现轻河在对他使眼色,同时抬起右手食指和拇指不停的摩挲。

  这下华胥是看懂了,感情上还得有见面礼!只见他干咳两声,又赶忙喝了三口酒。放下酒壶时,志鹏面前已经虚浮着一把飞剑。

  “喝,怎么又要动手!!!”志鹏吓的赶忙后退,毕竟自己刚被“刮过胡子”。

  华胥:“拿着啊,跑什么,剑烫手不成!”

  某二货迅速又跑回来伸出双手抢一样的把剑收回了自己的须弥空间,这是他手上的戒指法宝自带的功能。确认放进去后,他又赶忙面容一肃:“谢过华胥真君。”

  华胥:“此剑名曰青雀,是我化神前用的飞剑,暂时应该够你用了。”说罢,又旁若无人的喝着酒。

  轻河发现自己有点小透明,这可是自己师父……咋都不给自家徒弟装备。

  华胥将酒入喉,闭眼品味了一番,然后缓缓开口:“轻河,现在你是为师唯一的传人,也是天华门第十三代弟子,这个就是为师送你的第一件礼物,你可保管好。”说完,他手上凭空出现一本蓝色封皮的书,封面上四个大字——《万象心经》。

  “徒儿拜谢师父。”轻河双膝跪地,伸出双手接过这本秘籍。尽管他平时滑头,但是他最大的本领就是能分的清自己的处境,已经当前该做什么。

  很显然,华胥不是在送见面礼,而是在传承!现在拿在自己手上的,正是天华门的的核心功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轻河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轻河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