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师傅留下的投影
爱流浪的飞龙2020-05-04 02:033,056

  “这个比赛五年才一次,每一次都可能有让人意外的强手出现,谁说得清五年后又有哪个机斗士出现了,我就算没把握赢茱莉亚,她也应该没有把握能赢我,这两年她进步了,我也没落后。”莉娜自信的说道。

  “你确定了要参加?”

  “嗯。”

  “那……我也参加剑斗士的比赛吧,这样就算最后你拿不到冠军,我们的奖金也多一些。”

  “不行,你们剑斗士大赛太残忍,比赛结果几乎一定是以生死结束的,你的实力在里面算不上顶尖,你去就是送死!”

  “好吧,那你要多加小心。”莫尔想了一下,莉娜说的是对的,他实在没有更多可以帮助莉娜的了,只得叉起一块肉递了过来,“来多吃点肉,补充一下。”

  “嗯,你也快吃呀。”莉娜一口吃了下去。

  “叮---”一阵门铃声在屋里响起,莉娜和莫尔都抬头吃惊的看着对方,至从搬到这里,还很少有人来访。

  莉娜站了起来,走到了门边打开了大门,一个漂亮的美女正站在门口。

  “琼,你怎么来了?”莉娜问道,别看琼的样子和莉娜差不多,但已经五十来岁了,她是自己师傅的朋友,至从师傅去世后,自己和她见过几次,但是交往都不多,今天怎么会突然来访?

  “莉娜,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一些事的?”琼看着莉娜开口说道。

  “什么事?”

  “很重要,我想单独和你说说。”琼看见了屋里的莫尔,“能让男侍暂时离开吗?”

  “我今天回去住吧,你也好好休息。”莫尔也听见了琼说的话,站起身和莉娜告别。莫尔一直在D区保留了一套住所,虽然那个住所不过是比棺材大一些的胶囊房,只有几个平米,但也是这个星球奴隶们很普遍的家。

  在这里,无论奴隶还是主人都没有结婚一说,一般男人住到女人那里,就把男人叫做男侍,相反叫女侍,这在整个星际都是通用的叫法,这在某种程度上表明了哪方站主导,不过也有人觉得这只是一种叫法,毕竟你可以是某个人的女侍,同时也有自己的男侍,而且你的男侍女侍更换对象的频率是相当高的,所以它也可以只是一种关系的描述。

  “好吧,你进来坐,我们慢慢说。”莉娜还是很想知道一些关于师傅的事情,毕竟师傅去世的时候,她才12岁。莉娜领着琼进到了屋里,然后倒了一杯水给她。

  “琼,你想告诉我什么?”莉娜问道,虽然琼是师傅的朋友,但是因为每个人的寿命都很长,样子也差不多,互相都不知道父母是谁,所以也就根本不讲究什么辈分和亲戚关系了。

  “明天就应该是你的生日了吧。”琼说道。

  “生日?”莉娜已经很久没有听说过这个词了,因为奴隶只有被创造的日期,也就是受精卵开始孵化的日子,他们从不过生,生日这个说法早已经绝迹了,但是莉娜记得很小的时候,师傅确实给她过生的,“你怎么知道的?”

  “我和你师傅是一起在成长院里长大的,只是后面被不同的主人买走了,几年后我们又遇到了……所以很多事,你师傅都会告诉我的。”琼说道。

  莉娜没有说话,她盯着琼,不知道她究竟要说什么。

  “这是你师傅交给我的,让我十年后,你过生的时候交给你,我明天要工作来不了,所以今天过来了。”琼边说着边从手环上掏出一个小的黑珠子递了过来,莉娜接过看了一下,这是一个存储器。

  “这就是我师傅让你带给我的?”

  “是的。”

  “你看过里面的内容吗?”

  “没有,解锁它需要你的生物认证,不过……我能猜到一些。”

  莉娜接过存储器放入了手环的一个凹槽里,不一会,一组投影出现在了屋子的中间,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正坐在一个椅子上,莉娜一眼就认出这是她的师傅,因为莉娜还保存着师傅不少的照片,投影中师傅正有些疲惫的坐在一个休息区里。

  “莉娜!等下我就要去迎接他们的挑战了,这是这场挑战赛的最后一天了,如果能熬过今天,我就彻底胜利了。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给你留下这段资料吧。”师傅犹豫了一下,继续开口说道,“莉娜,我的宝贝……你一直不知道,你不仅是我的徒弟,也是我最爱的女儿。你可能是这里极少数还从妈妈肚子里出生的孩子之一了,在生你以前,我只听说过怀孕这种事,从没有见过有人这么做,我很幸运体会了一次,只有让一个生命在身体里孕育、成长然后到出生,才能明白那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画面中的女人有些激动,泪水在眼中回荡,“我真正明白了很多古老的作品里说的母爱是指的什么。你的到来带给了我全新的人生,我感觉你就像我黑暗生活中的一抹明灯,带给我无数的欢乐。不幸的是,自我产子这种事在这里是不受欢迎和歧视的,我尽量不让其他人知道,所以怀上你后,我从没做任何检测,你出生后才发现患有一种极其罕见的肌肉萎缩症,为了让你像正常人一样成长,每个月都需要给你治疗一次。三个月前,医生告诉我,随着你的长大和这种病的加剧,这种治疗方式已经越来越没有效果了,再不进行彻底的治疗就晚了,而要彻底治好这种病,最近的治疗点是杜伊尔共和国的治疗星。”

  女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这是一笔巨大的费用,所以我决定参加了嘉年华的机斗士大赛,只要夺得冠军就有足够的奖金来付这笔治疗费了。幸运的是我最终夺得了冠军,终于可以把你送往外星治疗了。不过我还要参加三天的挑战赛,今天是最后一天了,我刚刚听说有两位老对手要来参加,他们不好对付,不过想到你我就充满了信心。亲爱的小娜娜,我从小就发现,你和我一样有着超越一般人的神经反应,所以一直对你进行机斗士的基础训练,我尽量不去想一些可怕的事情,但如果真发生了什么,琼会完成我交待的事,不要抱怨妈妈,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道路了。”

  “女儿,想到过几天你就能健康的回到我身体,我就充满了力量,给我加油吧!”师傅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然后消失了。

  莉娜看完这个投影几乎完全呆住了,她没有想到自己的师傅居然就是自己的妈妈,是亲自生她养她的妈妈。作为雷斯克帝国的一名奴隶,莉娜知道奴隶不会考虑繁育后代,而几乎所有繁育后代的奴隶都是在赎身后,因为繁育后代是一项特别费钱的事,在赎身前做这种事,几乎是不可想象的,因为亲自怀孕产子这段时间不仅没法获得收入,还的给主人大量的金钱,以补偿自己没法工作的后果,所以不仅整个星球,就是雷斯克整个帝国,也很少有人这么做。

  “妈……妈妈。”莉娜尘封的记忆终于打开了,多少年前的事一点一滴慢慢涌入了她的脑袋,她很小就觉得自己与众不同,因为她身边很少发现有同龄的人,几乎她碰到的所有人都没有小孩,而且师傅对自己格外好,自己的要求几乎都尽量满足,每年还要给自己过生,买生日礼物。

  莉娜的眼睛有些湿润了,这些年的艰辛快让自己忘记了过去和母亲一起快乐生活的日子,“你知道师傅是我的妈妈吗?”莉娜问道。

  “说实话,我不知道,艾伦没有告诉我,但是我隐约猜到了。”琼说道,“有段时间,她停止了和外界的任何联系,连机斗士的比赛都不参加了,等到她重新回来的时候,身边就有了你。虽然她对外说你是被领养的,但我看得出来,她对你有着特别深厚的爱。”

  “那我……妈妈真的是在机斗士比赛中战死的?”莉娜问道,尽管她早就被告知过这事,她还是开口问道。

  “艾伦输给了一个老对手,她太疲倦了。”琼叹了一口气,“我早就说过那是一场谋杀。”

  “谋杀?不是在正常比赛中战死的吗?”莉娜问道,她知道师傅是死于一场挑战赛,但她不明白挑战赛怎么会变成琼口里的一场谋杀。

  “你知道吗?那个挑战赛是从你母亲赢得冠军的那一年才有的。”

  “什么?”莉娜有些吃惊的问道,她还真不知道这事。

  “可能是因为艾伦有了你,至从你出生后,她参加的比赛她都会手下留情,即便胜利了,也及时收手,尽量不伤害对手。”琼讲述起了当初的故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们的星际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们的星际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