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临异界(1)
风行烈2020-05-15 22:253,377

    秦城的冬天通常特别寒冷,僵硬的石阶,矮窄的房屋,美丽的风车,组成了这个充满乡村气息的大陆南方小城。

  城市南面的一大片地域,是这里的主宰者秦氏家族培养家族精英的训练场所。

  傲风躺在单人寝室的躺椅上,目光呆滞地瞪着光华的天花板,双腿无力地晃荡在下方,就好像一个刚刚被捞出水的病人一样。

  这个姿势她已经维持了整整一天一夜,直到现在她还无法真正消化掉头脑中突然多出来的那一部分记忆。

  经过了这么长一段时间的思考,椅子上的人终于发出了一声无奈的呻吟,不得不承认,自己似乎遇到了那传说中的穿越。

  她号称地下第一的王牌佣兵秦傲风穿越了,而且是无比乌龙的穿越!

  或许是因为同名同姓的关系,傲风直接附在了这个名叫秦傲风的少女身上,从她的记忆里可以勉强知晓,这个少女是个相当懦弱的人,因为天赋极差,从小就对自己没有信心,又是这个庞大的秦氏家族的直系血脉,是以,拥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号。

  秦傲风,秦城年仅十五岁的废物七少爷!

  “明明是个女孩儿,为什么大哥一定要我要改变性别女扮男装呢?”微微眯起眼睛,傲风漆黑的眸子盯紧手中一枚极为古朴不起眼的戒指。

  从这个世界的秦傲风的记忆里知道,这枚戒指是她从小便佩带在她身上的东西,叫做幻器,能力是伪装,即伪装自己的性别,好像是母亲遗留下来的遗物。印象中那个对她极好,温柔英俊的少年兄长千叮万嘱,千万不能将这枚戒指取下来,否则必会招徕大祸,直到前天被人在街上殴打致死,傲风也没有将之脱下来。

  是的,这个世界的秦傲风,其实已经死了。

  就在两天前,她被一群凶神恶煞的秦家子弟围殴,奄奄一息爬回这个宿舍后,便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那些人殴打傲风,甚至没有一个特别正当的理由,只因为,那个叫秦傲洛的堂兄一向嫉妒自己的大哥天才傲天,自从大哥走了以后,他隔三岔五就会前来欺负傲风一下。

  原本的秦傲风生性懦弱,又不能成为幻师,总是被打得遍体鳞伤,只有小叔叔疼爱着她护着她,可是她太软弱了,秦傲洛随意威胁她两句,被欺负了之后,她竟然也不敢向小叔叔告状,这才让秦傲洛和家族旁系的子弟秦奎越发猖獗。

  前两天从帝都来了一批身份尊贵的客人,勾起了秦傲洛输给秦傲天的回忆,或许是因为被那些人给无视了,便气得纠结一班子手下,把傲风拉到秦城一处冰冷的墙角毒打致死。

  想到这里,傲风的眸中便闪过一抹冷酷的杀意,敢对她动手的人,向来是没有任何好下场的!

  这个身体现在已经是她的了,两世的记忆却都是那么清晰鲜明,甚至连感情也是同样的强烈,就像她此刻看到这枚戒指,是如此地思念自己那个远在帝都秦家本门的兄长秦傲天,这就是原本这个世界的秦傲风的感情。

  虽然那个秦傲风的灵魂已然不存在了,可是却可以说,她是以另一种方式活了下来。

  如今的傲风,根本不想去分清楚自己究竟是哪个人,也可以说两个人都是,只不过性格和灵魂上她却是那个二十一世纪的黑暗佣兵,懦弱胆小已然离她远去,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种人若犯我灭他满门的极端观念!

  叹了口气,傲风从躺椅上站了起来,身上的伤口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全数愈合,这种神奇的恢复速度让她觉得极为古怪,不过从小好像便是如此,再严重的伤势不出两天就会全部康复,如果不是这次被打惨了,估计也能很快恢复如初。

  这个秦傲风的身上,果然藏着一些秘密啊!

  从柜子里找出一身精致的黑色长袍,将身上那破破烂烂的衣服给换了下来,又稍微打理了一下仪容,傲风刚把衣装整理好,外面便传来一阵叫喊声。

  “傲风!不好了不好了!秦奎,秦奎他又来了!”

  房门被“吱呀”一声打开了,门口探进来一个面带慌张的脑袋,那名少年是秦家的旁系子弟,名叫秦非,就住在傲风的隔壁,是傲风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另一名隔壁房间的少年叫做秦九,也是较为维护傲风的人。

  傲风为人虽然软弱,却是相当的和善,毕竟是直系家族的七少爷,生活物资上向来不缺,每每得到了一些好吃的好用的都会分给隔壁的两人,这两人虽然不敢正面和势力庞大的秦傲洛作对,却是真心把傲风当朋友的。

  也正是因为她“七少爷”的身份,秦奎那个旁系中天赋还算不错的家伙才会每个月前来向自己收“保护费”,前两天才刚刚收过,今天又找上了门,显然是知道她被秦傲洛打了一顿,趁着这个时候耀武扬威。

  “他来了?正好,我正想去找他呢,这下可省事儿了。”唇角扬起一抹冷傲讥嘲的笑意,傲风走到门口的少年身前,淡淡问道:“他人在哪里?”

  “呃,他刚到外面的训练场上,我是在巷子里看到他的,傲风你还是快躲起来吧,只要他找不到你一会儿就会离开了,咦,傲风你,你干什么去啊?”秦非急急忙忙说了一大堆,下一刻却瞧见傲风已然一挥那身精致的黑色长袍,鞋跟摩挲着地面,优雅地朝着玄关走去,顿时吓了一跳。

  “出去。”傲风简单干脆,头也不回地说道。

  “哎,你糊涂了吧,那边可是秦奎他们来的地方啊!这边走,赶紧一点,这里才是后门啊。”秦非焦急地追上她一边拉扯一边说道,心里暗叹,前两天的一顿打不是把她脑袋打出了问题吧?怎么连前门后门都分不清楚了,而且性格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酷了?

  傲风停下步子,漆黑的瞳眸深深看了秦非一眼,唇角漾起狂傲十足的笑意:“为什么要走后门?前门开着不就是让人走的么?从今天开始,我秦傲风,再也不会像丧家之犬一样从后门溜走!”

  一句话说完,傲风也不管愣在当场的秦非,继续昂首挺胸地往前走去。

  秦非呆滞在原地,已经分不清楚这是真实还是幻境。

  刚刚那个少年看他的那一眼,仿佛连灵魂也会被深深震撼。

  他从没见过秦傲风流露出那种眼神!

  那就像是一个真正的贵族一般,高高在上,傲视天下,仿佛所有的人在她面前都只能卑微地低下头去,那张一向原本就相当俊美的脸孔蓦地便散发出了一股奇异的魅力,配合着一身精致的黑色长袍,酷帅的劲头十足!少年的身影好像蓦地便高大了起来!

  那真的是那个秦城的废物七少爷?

  秦非怀疑地瞪着眼睛,他只觉得,秦傲风这次好像脑袋真的被打出问题了,而且问题还不小。

  “傲风!你……你别胡闹了!你以为秦奎是什么人哪,他可是四剑幻师!你连幻力都无法聚集,要怎么和他打?”出于朋友之谊,秦非不得不再次提醒傲风,他实在不想看着傲风前去送死。

  “七剑以下的幻师尚不能操纵幻兽,是吧?”傲风偏了一下脑袋,调出了这个世界的大致资料。

  “呃……虽然是如此,可是幻师本身就拥有战士的力量……”

  “那就好办了。”傲风冷冷一笑:“不能操纵幻兽的幻师,仅凭借那一点点内功似的幻之力,也配做我的对手?哼!”

  作为王牌黑暗佣兵,前世的她,什么样的对手没有遇到过?中式的武道,搏击之术,拳脚功夫,这些都是她最拿手的,而且她还有丰富的战斗经验,在这个世界中,她就是个天生的战士!

  至于那在这个世界里盛行的幻之力,这一天来她也试验过了,感觉上和内力并没有什么区别,这具身体里的幻之力少的可怜,正是因为如此,秦傲风才会被称为废物。

  秦非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内力?什么不配做她的对手?她的意思是四剑幻师不是她的对手?开什么玩笑!疯了,疯了!这个人是真的疯了!

  “哎!我不管你了啦!你要找死,就去吧!”秦非跺了跺脚。

  傲风没有理会身后的抱怨声,只是安安静静地迈出每一个步子,隔着一道门,她已经能听见宿舍外面吵吵嚷嚷的声音。

  随手打开屋门,便瞧见十余名少年组成的小团伙围在门前,原本正各自笑闹,见她突然走出来不由愣了一愣。

  傲风眸中平静的目光扫过众人,最终落定到中心那个身穿马革短褂,人高马大,看来颇为威武的男孩身上,他就是秦奎。

  “哎呦,不逃跑了啊?刚刚不是还看见秦非那小子给你通风报信去了?亏我们还派了两个人出去堵后门呢,总算是明白违逆我们没有好下场了吗?七少爷啊,我们哥们今天十几个人正要出去吃吃酒呢,可惜我手头实在紧张啊,就借给我十个金币吧。”秦奎流露出一股趾高气昂的态度,理所当然地伸出手来,在傲风面前招了招,轻蔑的看着她,好像在等待一个自己的仆人送来东西似的。

  傲风的黑眸突然深谙了下去,紧接着,一缕摄人的犀利精芒骤然浮现。

  作为一个黑暗佣兵,她有着自己的原则,恩还十倍,仇还千倍!

  从今天开始,她替这个世界的秦傲风而活,第一件事就是让那些逼死“自己”的家伙统统付出血的代价!就从这个秦奎开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