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绣罗衣裳照暮春
步非烟2020-05-08 16:227,436

  对于入学院来的这第一堂课,每个人都充满了期待。如果将李玄排除在外的话。

  在哪里上课?上些什么内容?君千殇、谢云石等人就是上着这样的课程,成为天下第一流的高手么?

  所有的生徒都已聚集到太辰院中,却见常傅皓华抱臂站在院中,就像是一座山岳一般。众生徒见到,都不由肃然起敬。看到皓华常傅那凌厉的眼神,每个生徒的心都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仿佛,接下来,会有一件大事发生!

  皓华常傅深吸一口气,众生徒都屏住了呼吸,等着他宣布出天地风雷为之变的大事!

  皓华:“点名!”

  众生徒耸然动容。这可是学院中的一大酷刑!多少英雄豪杰,他可以成就无上的功业,可以获得罕见的名声,却在这酷刑之下,俯首帖耳,不敢有丝毫违抗。

  不过今天大家的心,还有一丝镇定,因为大家到的很齐。

  皓华缓缓踏开一步,他身后露出一只大鼎来。

  众生徒精神又是一震,难道这就是终南山上两大上古秘宝之一的太皓天元鼎?

  皓华:“你们看到这座鼎了么?”

  李玄笑道:“这么大个鼎想看不到都难啊!”

  他说得有道理,太皓天元鼎高一丈多,矗立在太辰院的正中间,样式古拙威严,中间透出一道毫光,直冲九重天际,与氤氲在摩云书院中的无边紫气搅在一起,将这座古老的书院映照得神秘万分。

  想看不到,的确很难。

  皓华淡淡道:“那你走到鼎前。”

  李玄依言走了过去,皓华:“看到鼎上的北斗星相了么?”

  李玄点了点头。还是那句话,想看不到很难。鼎身上刻着七枚星辰,其中七枚排成北斗之形。虽然沾满绿色铜锈,但不时有微微精光闪过。当精光闪过时,整座鼎身就变得深沉浩瀚,仿佛真的是星空一般,而这七枚星相,也就如化成了真正的北斗,带着某种震撼人心的神秘力量。

  只有瞎子才会看不到。

  皓华:“将手按在第一颗星上。”

  李玄笑道:“这鼎是吃荤的还是吃素的?不会将我这只手吞了吧?”这自然是俏皮话,李玄挑剔地寻找着星辰的角度,将手掌按了上去。就在他的手掌接触到鼎身的一瞬间,一道绿光倏然自星辰中发出,迅电一般沿着李玄的手臂直透而上,将他的全身耀满。

  李玄张大了眼睛,惊讶地看到自己的身体在绿光的映照下,逐渐变得透明,所有骨骼、经络、肌肉,全都显露了出来,历历在目。他试着伸展了下手臂,就见那些透明的肌肉、骨骼随着他的动作扭曲、伸展。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感。

  李玄大叫:“不得了啦!这鼎是吃荤的,我的身子被它吃掉啦!”

  皓华:“把手拿开。”

  李玄抬手,却发觉手掌就跟铸在那枚星辰上一般,无论如何都拔不下来。他吃了一惊,奋力拼搏,几乎用尽了吃奶的力气时,绿光才慢慢退缩,他的手掌自铜鼎星辰上移开,铜鼎也恢复了原样。只是那枚被他按过的星辰变成了碧绿色,宛如玉石所雕,看去极为鲜艳。

  一道绿线自星身上划出,一直通到第二枚星辰上。李玄咦了一声,大声道:“原来这鼎不是吃荤的,它吃的是我的力气!”

  皓华:“不错。当你按上鼎身九仙瑶星时,透出的碧光并不是普通的光,乃是鼎中元尊的目光,也就是能穿透万物的十方刹那光。这种光能照出你身躯的每一个细节,所以,绝不可能作假。刚才就是让元尊认识你的过程,只有得到元尊的认识,你才算真正成为摩云书院的弟子。”

  李玄皱眉:“鼎中元尊?那是什么东西?”

  他这句话还未说完,突然,太皓鼎碧光一闪,整个太辰院都变成了通透的碧绿色,他们就仿佛站在了一块巨大的琉璃上。

  大地、墙壁、草木、山石,完全失去了本来的模样,成了玉石所雕,他们的目光毫无障碍地穿过它们,甚至能看到山门外的景物。

  众人正在惊讶间,大地、万物中的碧气倏然向太皓天元鼎中汇聚,迅捷无伦地形成一条透明的玉流,惊龙一般沿着鼎身盘旋而上,在到达鼎身最上端的龙形雕像时,李玄在瞬间产生了种错觉,那条龙忽然活了过来!

  碧气自龙嘴中喷薄而出,轰的一声大响,化作一条碧色闪电,笔直击在李玄的头上!

  李玄一声惨叫,身子顿时被烧成了焦灰!他直挺挺地摔倒在地,身子像是不是自己的一般,动都动不了了。

  鼎头龙口张开,一道碧水喷下,李玄焦灼的肌肤在这道碧水的洗涤下,迅速恢复了原状,就仿佛从来没有过任何损伤一般。只是那痛苦却丝毫未减,继续在他身体内肆虐着。尤其过分的是,他此时的意识要多清醒就有多清醒,简直想晕倒都不可能。

  他咬牙想咒骂泄气,皓华淡淡道:“看到没有?这就是鼎中的太皓元尊。你若是对他不敬,就会挨雷劈。越是腹诽,它就劈的越厉害。最厉害的一次,它老人家把整座终南山的元气都移来,那个人的下场……”

  皓华住口,摇头不言,但看他的神色,也知道被太皓元尊用整座终南山的元气劈中的那人,究竟有多惨。

  李玄吓了一跳,急忙闭口。他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闪电般捂住自己的肚脐眼。

  崔翩然格的一声笑:“原来你也有怕的啊。果然恶人还要有恶人磨。”

  李玄狠狠瞪了她一眼,苦着脸闷声退到了最后。

  皓华:“今日是让太皓元尊认识你们。十方刹那光会胶住你们的手掌,必须用尽全身的力量,才能将手掌移开。记住,是全部的力量,若是有所保留,太皓元尊一定会发现。元尊不喜欢不诚实的人,后果就是跟你们的大师兄一样。大师兄的职责就是什么都要抢先试,什么苦都要带头吃。”

  咦?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这么一条规矩?李玄在心底又将紫极老人臭老头骂了十七八遍。

  耳听皓华念道:“石紫凝。”

  石紫凝上前,将手按在第二枚星辰上。同样有碧光闪过,石紫凝眼中也爆出两点碧光,迅速鼓起全身力量,将手掌掣回。她修为已有根基,便不像李玄那么狼狈。

  接着,崔家三姊妹、卢家四兄弟、郑百年、封常青都按过了手掌。七星轮完了之后,就再从头开始。

  有两个新面孔,一个是男生,李玄恍惚记得曾在书院里见过他一面,只是印象极为浅,听皓华念名,叫做边令诚,是个奇怪的名字,李玄听过也就忘了。另一个是女生,见过她的人,却没有一个能忘掉的。

  她一袭白衣,是那么皎洁,那么纯粹,她的肌肤更比白衣还要白,几乎连一点血色都没有,仿佛是九天上的新雪融成的一般。那双眼睛却漆黑如明星,淡淡地扫过,李玄几乎连呼吸都忘了。

  她的美,丝毫都没有凡俗中的感觉,就像是一片雪,或者应该说是雪中诞生的精灵。美得让人惊心动魄,而偏生又空灵出尘,令人兴不出任何亵渎之心。

  她的面容很冷,但不同于石紫凝。石紫凝的冷,是拒人千里之外的。但这女子的冷,却令人忍不住想靠近,想要温暖她。

  而她又是那么纯洁,纯洁到令人心疼,只想好好捧在手中,呵护她,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太辰院中响起了一阵低低的吟哦之声,那是卢家四兄弟精神开始恍惚的证明。

  只见他们折扇轻摇,目光呆滞,口中念念有词,足下跃跃欲试,却是连半句话都说不出来。封常青更是连哈喇子都流了下来。就算是少年老成的郑百年,也不由自主地偷看了这女子一眼又一眼。

  她缓步前行,那真是步步生莲,男生徒们恨不得身化大地,享受被她踩着的荣幸。

  只有李玄还保持着冷静,他把目光从她的身上移开。

  对这女子,他只有一个形容词:

  尤物!

  如果还有另一个词语的话,那就是:祸水!

  这女子以后行走江湖,必定是红颜祸水,走到哪里,就祸到哪里,不祸到天崩地裂、日月无光是不会罢休的。古人曾说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士之怒,流血五步,天下缟素。以李玄之见,什么天子之怒士之怒,都比不上美人之怒。美人之怒,祸国殃民。

  他李玄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他只想离她越远越好。这等美人,跟她扯上任何关系都没有好下场。

  太辰院中碧气轰鸣,一连串的闪电自太皓鼎巨龙口中喷出,在每个男弟子头上狠狠击了一道。所有人都被雷击的趴倒地上,但没有一个人后悔的。

  崔翩然撇嘴:“活该!”

  李玄也被击的趴倒在地,他欲哭无泪。

  “为什么连我都击……”

  话还没说完,又一道粗大的闪电狠狠轰在他头上,让他什么抱怨都说不出来了。

  皓华念出了她的名字:“苏犹怜。”

  趴在地上的男弟子,都露出脑力运行过度的神色,显然正在将这个名字深深刻进脑子里,就算再过十生十世都不能忘。

  女同学都用鄙夷的眼光看着男同学。

  每一个男生心里都在飞转着念头,这位苏犹怜同学没有参加迎新大会,看来是后来才入学的小师妹了,有了这样的小师妹,书院的生活可真是有趣多了。

  提起小师妹,李玄迅速发现一个问题:“怎么不见龙薇儿?”

  皓华:“龙薇儿比较特殊,她由司业谢云石亲自教授,不跟我们一起上课。对了,从今天而后,你也不用来了,因为你是祭酒紫极老人点名亲自要带的。”

  什么?还有这样的待遇?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李玄不由得在心底暗暗思索着。

  皓华:“现在太皓元尊已经认识你们了,你们看到没,这就是你们力量的代表。”

  他指着鼎身上的北斗七星,七星已被连在了一起,透出微微的碧光。循着七星的柄,蔓延出一条寸许长的光芒来。皓华:“这道光芒就是你们的力量总和。”

  他的手指沿着那道光芒划出去,一直划到北极星的位置:“这就是你们的目标。等你们的力量总和能达到极星时,基础课的考核就算过关了。只要总和达到了就可以,不必每个人都达到。这是你们每一天要进步的分量。”

  随着他的话语,光芒的末端到极星之间,被突然出现的细线分成了许多个等分的小块:“每一天,你们都要至少进步这么多才行。若是进步的幅度不够,则不能打开太皓鼎,你们就无法上课,全体同学都要一起受罚。摩云书院的规矩很宽松的,旷课无所谓,只要每次上课的人的力量总和能打开太皓鼎。你们清楚了么?”

  众同学一齐点头。规矩倒是很简单,就是听上去有点奇怪。

  皓华点头:“清楚了就好,那么我们就开始上课了。”

  他伸出手掌,按在九仙瑶星上。一道碧光闪过,那道小小的光芒突然激增拉长,直通到极星。那枚极星倏然大放光芒,众人眼前一阵光华缭乱,突然,整个世界都隐去了。

  他们惊骇地发现,他们站在了天空中!

  下面云雾缭绕,他们就踏在一团雪白的云彩上,天风呼啸,下面是茫茫的大地!

  封常青脸色立即变了,他一下子扑了过来,紧紧抓住李玄的衣襟,闭上眼睛,再也不敢多看一眼。

  李玄怒道:“你干什么?”使劲想摔开他,但要打要骂都行,要封常青放手,那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的。

  皓华:“欢迎同学们来到摩云书院算学课的课堂。”

  李玄怪叫:“这是课堂?这是什么课堂?”

  皓华笑道:“你以为真的是在天上?不是的,你其实身在太皓天元鼎的世界中。你所看到的,感受到的都是幻影而已。”

  李玄定了定神,迟疑道:“你说这些都是幻影……是假的?”

  皓华微笑:“不错。但它们又无比的真实。”

  这句话彻底让所有的同学都迷惑了,既然是假的,为什么又无比的真实呢?

  皓华解释:“常言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所以,经由紫极老人亲自担纲,历经十数年的时间,摩云书院终于成功地实现了‘镜生还真’的教学方法。借由太皓天元鼎这件上古神物,创造出了一个几乎跟我们身处的世界完全一样的世界来。在这个世界中进行教学,可以让同学们更直观地认识事物,加深学习。现在,我先带你们去看看你们的图书馆。”

  话刚说完,众人眼前又是一阵缭乱,等景物全都定下来之后,他们发觉眼前出现了一座巨大的石塔,塔分九层,直指穹天尽头,壮观无比。又是一阵眼花缭乱袭来,他们已经进入了塔中。那是塔的第一层,一个无比巨大的空间,堆满了各式各样的图书。这第一层中就分了三层,每一层都不一样,越向上,越是金壁辉煌,庄严肃穆。

  第一层堆积着无数的线装书,分经史子集四部,整整齐齐罗列着,怕不有几千几万本。李玄忍不住发出一声浩叹:要什么时候才能读的完?

  第二层让李玄眼睛亮了起来,那是无数的金子啊!都打成极薄的金箔,上面用银汁写满了稀奇古怪的字——这难道就是金章?金箔整齐地摞在一起,几乎触到了顶。

  第三层仿佛是神仙境界,一团团云气漂浮着,每一团云气中裹着一片或大或小的玉石,不时有清光自玉中闪过,照耀出其中沉浮着的无数细小的符篆来——这难道就是玉简?

  李玄的眼睛睁得好大好大,他不由自主喃喃道:“图书馆真是个好地方啊……我以后要常来……”

  他脸上挂着一丝诡异的笑容,狠狠地盯着那些金章玉简——这些,是不是很值钱?

  皓华:“你们刚入学,只能翻阅第一层的书籍。”

  李玄:“为什么不能看第二层、第三层的?”

  皓华看了他一眼:“你没有这个限制,因为你是大师兄。若是你想上去看,没有人阻拦。”

  李玄大喜,咚咚咚跑上了三楼,过了一小会,他臭着一张脸又跑下来了。

  崔翩然忍不住问:“你怎么不看了?”

  李玄没好气地道:“没有一个字是看得懂的!”

  众同学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就连绝色冷艳的苏犹怜也为之破颜,又让男同学们好好欣赏了什么叫做一笑倾城,再笑倾国。

  皓华:“图书馆是大家都可以进来的,只要将手按在九仙瑶星上就可以。每个人都有一个座位,供学习之用。上课的时间比较少,摩云书院重在自我修炼,顿悟,所以,你们大部分的时间,都会消磨在这里。”

  他看了众生徒一眼,见大家都没有疑义,道:“基本的情况清楚了,现在开始,正式上课。第一堂课是四门基础课中的算学。算者,演也;演者,推其理而穷其意,明其道而尽其用也。所以算学涵盖甚广,书院中在算学之下开设了七门分科:天文、地理、术算、格物、禽兽、草木、金石。

  天文学测星绘辰,依照天上星斗的运行推演天下大事。地理学分井定脉,举凡山川海岳,都包括其中。

  术算学讲的是加减乘除,奇门遁甲。格物(也就是物理)格物致知,推究万物之理而为我所用。

  禽兽学研究天下万类禽、兽、虫、蟊、鳞、甲的产地、习性、伏法、源流等,为将来你们学习的专业课中的幻身、御神做知识储备。草木学学习花、草、木、菌、苔、藤类的分布、培植、药用、珍异等。

  金石学学习金、木、水、火、土五行五质的特点、生成、养护等。

  算学可以说是一切学问的基础,目的是要了解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让一心与天地合,与世界合,彼此无间,通行无碍。日后你们所学的术、剑、阵虽然看似与算学无关,但当你们晋升到一定境界之后,便会发现不但不会无关,而且息息相关,甚至你们以后修为的高低,都由这些基础所决定。切不可轻乎对之。今天我们这第一堂课,是算学中的天文学。”

  一语方罢,众同学周围景象立即错乱变幻,再度立身九天之上,时间也换成了夜间,那黑夜仿佛一块巨大的乌琉璃,将众人包裹在中间。身周罗列着点点星辰,仿佛能够触手可及一般。

  那些星辰遥遥看去,各种形状都有,有方的,有长角的,有像棍子的,不过以圆球状最多。颜色也各式各样,红蓝青绿,都有,以白色最多。每一大星的周围伴随着无数的小星,似是组成了一个集体。

  星辰有的如玉,通体透明,有的却像是金铁铸成的,彩辉缭绕,赤炎万丈。大多数的星辰都静静地悬浮在空中,只有少数拖着长长的焰尾,不时划空而过。大小的玉屑从它们的焰尾掉落,洒得满空都是,众同学都看得目瞪口呆,赞叹不止。

  皓华指着周天星斗,一一讲述它们的名称,由来。有时还会带领同学们挪到小星星的边上,让他们触摸一下。

  太皓天元鼎虽然能模拟诸天星象,但也仅仅只是模拟而已。皓华讲到,这些星星虽然看上去很小,但实际上广大无比,是泰山的万亿倍。

  这席话说得众人桥舌不下。皓华又讲起星辰之间的分布,以及他们之间的联系。诸天星辰并不是游离的,往往几万亿颗组成一个小小的集体,彼此之间息息相关,牵一发而动全身。

  这些星星虽然远在天边,但宇宙中的一切事物,本源上都是相关的,天象运行,往往影响到人间生灵,而人间生灵的生息繁衍,也往往会上体天象。因此,人的修为到了一定的境界,便可借天象运行推演出祸福休咎来。

  而且这些星辰已经存在了千万年,其中蕴蓄了天地初开时的阴阳之气,有些星辰中所蕴蓄的力量甚至比整个大地所藏都要丰沛。如果熟知天象运行,便可将这些力量取为己用,那就几可无敌于天下。只是借用星辰之力艰难无比、凶险无比,古往今来虽然无数人穷尽心力于此,但成功者却不多。星象之道浩繁深邃,却不是一年两年就可掌握的。

  皓华侃侃而谈,讲了一个多时辰。众生徒听得晕晕乎乎的,但全都兴趣昂然。这第一堂课便眼界大开,不由得赞叹不休。

  突地,一道明亮的光芒自九天尽头驰纵而来,仿佛最灿烂的流星,倏然就冲到了众人面前。同学们尚在惊慌躲避,皓华笑道:“不要害怕,那是司业谢云石的逐日旭光舟。”

  同学们一听,立即兴趣大生。那光芒到了面前,悄然散开,露出中间八只银白色的龙马。每只龙马身上都生了一双洁白的羽翼,垂天扩开,神物英俊,刹那间就吸引住了所有的目光。

  龙马身上带着七彩的丝缰,系在它们身后那架由整块玉石雕成的浮舟上。

  舟极大,比他们方才去过的图书馆小不了多少,玉帆高张,光芒就从玉帆上腾出来,将整个玉舟护住,在舟身下结成七彩的祥云,托起舟身。舟上是七层的楼阁,最上面一层探出的头,居然是龙薇儿!

  她跟谢云石并肩而立,对着大家笑道:“你们好么?天上很好玩啊!”

  皓华微笑致意:“司业也在上课?”

  谢云石颔首:“遥遥看到你们,过来打个招呼。”

  两人举手互相道别,逐日旭光舟身上的光芒倏然合在一起,偌大的舟身被强烈的光芒包住,里面的景色影影绰绰地看不清楚了。八匹龙马齐齐嘶啸,牵动玉舟化作一道流星,向繁星深处投去。

  李玄看着逐日旭光舟中谢云石与龙薇儿亲密并肩,不知怎么,心头上萦绕了一丝淡淡的不快。

  他用力摇了摇头,想将这丝不快甩掉。

  “我马上就要走了,这些都跟我没有关系,不是吗?”

  李玄轻声,喃喃对自己说。

  以往,他都这么宽解自己,每次都很有效。

  但这次,那丝不快却很难消掉。所以,他决定赶紧离开摩云书院。

  不能再呆下去了。

  就在他要溜掉时,皓华突然一把将他抓住。

  “你要去哪里?”

  “我……”

  李玄眼珠子骨碌碌转着。

  “您的课不是上完了么?我要休息去了。”

  “休息?”皓华常傅笑了。但怎么看,他的笑都有点不怀好意。“别人可以休息,你不可以。”

  “为什么?”

  “因为你是大师兄。我刚才说过,紫极老人要单独给你授课,还不快去!”

  皓华说完,太皓天元鼎上猛地又跳起一道紫雷,狠狠地劈在李玄身上。

  李玄惨叫一声,惨叫声半途戛然而止。

  这次大概是劈的太厉害,他整个人都消失不见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舞纪(全四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舞纪(全四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