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步非烟2020-05-08 16:225,663

  青笙绝望地抱紧手中的孩子,看着那个男子慢慢走近。

  祥辉般的光芒从他的身上散发而出,灼伤了她的灵魂,她的身体。这光芒,似乎能杀死一切。

  光芒太过于强烈,使她不能看清那人的面貌。这垂天而下的光芒让她不敢仰视,只有战栗与恐惧。

  一缕银发自光芒中缓缓飘落,这让青笙忍不住喘息起来,她剧烈地咳嗽,鲜血从她的口中溅出,滴在她金色的长袍上。

  她拼尽了自己千年的修为,施展出的紫凝爪,就只抓落了他一缕银发。她,强大的妖龙族的公主,在这一刻,无能为力,任人宰割。

  光芒越来越近,青笙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吟,紧紧抱住了手中的婴儿,挣扎着,用身子替他挡住这杀人的白光。她不能让她的孩子,受到任何伤害。

  孩子却并不畏惧这强如天地之光,向着母亲绽开了纯洁的笑容。

  青笙的泪滑落。

  光芒自她身上流淌而过,散开在这片漆黑的焦土上。焦土仿佛有了生命。一缕青翠自土中奋力鼓出,那是一只很小的嫩芽,却在光芒的环绕下,瞬间变成了寸余长的青草。

  光芒逐渐腾远,不久就在青笙身周形成了一片绿洲。奇异的花草就在这片刻的空隙中,绽放出勃勃的生机。

  青笙的瞳孔缓慢收缩,因为她知道,这里是地狱。

  九天十八狱中的玄冰狱,本不应该有任何生灵。

  她抬起头,凝视那团光。

  然而,即使以青笙可以洞穿九幽的目光,却也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因为有十二支宽大的羽翼在他背后翔舞着,将他围裹了起来。

  羽翼每一翕合,便有大片的光芒腾出,而那绿洲就扩大一分。那羽翼并不象鸟的翅膀,而似是完全由无形无质的光芒组成,张开在无尽的轮回后。

  虽就在眼前,却非青笙能够掌握。

  在羽翼之外,一双宛如星辰般的眼睛,正漠无表情地望着她。

  青笙整个身体都颤抖起来,嘶声大叫道:“君千觞,你为何不放过我!”

  十二枚光之羽翼依旧翔舞,毫不因她摧肝裂肺的嘶啸而停歇。

  平和却冷漠的声音响起:“青笙,你是妖,而我的责任,便是将所有的妖都斩尽杀绝。”

  青笙的颤抖更加剧烈,她悲怆叫道:“为什么?就因为你师父的一句话?”

  那个被称作君千觞的银发男子淡淡道:“不,是为了天下苍生。”

  青笙大笑了起来:“苍生?难道妖就不是苍生了?”

  君千觞沉默了片刻,缓缓道:“你的话我会考虑,但你必须要被禁锢。放弃抵抗罢,你敌不过我的轮回之剑。”

  他叹道:“其实你本有机会逃走的……”他的眼神中难得地出现了一丝落寞。

  青笙仍在笑着,大颗的泪水却同时滑落,坠在孩子娇嫩的脸上。

  她无法不笑,因为她的确有机会逃走,如果不是她还想再看那人一眼。

  如果不是那人袖手。

  如果不是……

  往日恩情何在?

  那软咛低语何在?

  那款款深情何在?

  那千誓万盟何在?

  青笙的心突然剧烈地疼痛了起来。她喃喃道:“你不明白,生灵之间的分别,并不是人与妖,而是他们的心。”

  她缓缓站起,那高华的光芒焦灼了她的肌肤,每站起一寸,她就遭受更强一分的凌迟。

  她的目光落在婴儿的脸上,婴儿高兴地看着她,张开双手想抚摸她的脸。

  那一刻,她的笑容终于变得真实起来,轻轻道:“孩子,支持着妈的,不是那个人,而是你啊。”

  泪纷纷而下,孩子不懂妈的眼睛里怎会有这么多水,于是哭了起来。

  青笙徐徐抬头,仰视着君千殇身周的光芒,轻声道:“我随你去那无尽的地狱,但你不要为难孩子。”

  君千觞沉默着,缓缓摇了摇头:“师尊说除恶务尽,我不能放过他。”

  青笙的眼睛倏然抬起,盯在君千觞面上。眼中满是怨毒。

  君千觞岿然不动,只是流转周身的光芒在若隐若现地闪动着。

  青笙发出一阵凄厉的笑声,厉啸道:“好!”

  她的身子倏然弹起,那张娇媚的面容电般隐去,显露出了她的原形。

  巨大的雷霆自虚空中落下,将她全身笼罩。

  电光旋绕在她身周,她昂然仰头怒啸,整个玄冰狱都仿佛被她那无比的力量震动着,颤抖着。

  她显露出巨大的本体。那是她真正的面目,强大,狰狞,身体的每一分每一寸,都充满着非人的力量。

  她疯狂地咆哮着。她本已决心,不再在任何人面前展露她这一面,她本想永远都掩盖起来。

  但,为了孩子,她要做最后一击。

  君千觞轻轻叹了口气,澄澈如幽潭的眸子中再现落寞。

  曾经有个人御使着四极龙神,以君临天下的无上威严向他一击,却被他轻轻一剑,斩入了轮回。如今青笙的修为虽高,在他眼中,却无疑于婴儿,纵然她本是妖龙公主,却仍连让他用剑的资格都没有。

  只是,他也有些困惑,要不要连婴儿也一起斩杀。

  他的道术几可参天,却仍然无法直视婴儿那通透如琉璃的眼睛。

  那是妖么?

  于是,他微微犹豫了一下。

  在妖龙宛如山岳的躯体前,他像是一枚尘埃,皱着眉犹豫着。

  就在他犹豫之际,青笙已做好了准备。在雷电激烈的缭绕下,她那青翠的鳞片闪烁出点点冷光。

  青笙的眼眸中露出刻骨的痛,巨大的身躯颤抖着,十余丈长的巨尾痛苦地抽打着玄冰狱那千年冻结的土地,突然,一抹影子自她身上分离,渐渐凝成实体。

  那是几乎跟她一模一样的妖龙,唯一不同的是,这条妖龙的鳞片是粉红色的。妖龙才一出现,就发出冲天的怒吼声,立在青笙背后。

  玄冰狱中无时停歇的飓风更加凌厉了起来。

  青笙的面孔变得苍白,她的身躯仍在颤抖,又一片影子慢慢凝结而出,化成一条湛蓝的妖龙。青笙再也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

  两条妖龙的身影同时一暗。

  君千觞身上的光芒仍没有半分波动。

  只有妖龙中的皇族,才能用上古洪荒时遗留的龙骨,练成跟自己形状一模一样的妖龙幻身。而一旦练成之后,幻身的法力也跟本身一模一样,修为平添了一倍,威力无穷。但此法极耗心力,以青笙千年的修为,也不过堪堪能御使两条妖龙幻身。

  青笙只觉心在勃勃怒跳着,妖龙幻身一明一暗,明的时候散发出强烈的幻光,暗的时候几乎就要消失。那代表着,她的力量,达到了极限。

  但她知道,这远远不够。

  她一咬牙,闪电般拔出佩刀,血光暴涨,她的两根手指离身飞起,才飞到她口际,便蓬散成一团血光。

  青笙一张口,将血光完全吸噬到自己体内。

  《大至经》云:妖龙乃最慈之精灵,最忌自相残杀。若吞噬同族血肉,则堕落成魔。

  血光才入口,青笙仿佛受到了极为惨烈的重击,身子猛地腾高,重重摔在地上。无数骨做的尖刺,从她体内生出,穿透了她的血她的肉,带给她凌迟般的痛苦。但她的体内仿佛有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托着她轰然飞起。三道精光自她身上倏然射出,瞬间膨胀为三只巨大的妖龙。

  但无论是青笙,还是跟她一起并列的五条妖龙,全身鳞片都变成了诡秘的漆黑色,直至它们的瞳仁。

  青笙面无表情,残缺的左手竖起,巨大的声浪自她口中喷涌而出,振荡着玄冰狱中的天地。五只妖龙幻身也以同样的姿势与她一起持咒,不同的是,每念颂一句,青笙口中便涌出一大口鲜血,缓慢消失在虚空中。

  君千觞的脸色终于有了一丝改变:“祈天神术?”

  便在同时,青笙的念颂倏然中止,她的手向天指去。

  那是苍茫的,漆黑看不到半点星光的天。

  但就在她的指伸出的瞬间,天幕仿佛被一股极强的力量生生剖分,在无数道激电雷霆中,慢慢撕开。

  雷霆的中间,一道眩目之极的七彩长虹横亘苍穹。

  一瞬之间,君千觞与青笙都被这伟大的美丽震惊了,他们默默无言,感受着自己在这天地大美前的渺小。

  赤色妖龙发出一声凄厉的怒吼,向赤光冲了过去。它那庞大的身躯在接触到赤光的一瞬间,立即化为一团飞灰,轰天炸开。

  青笙全身如受火灼,她的半边身躯仿佛探入了地狱的烈火中。她咬牙勉力承受,因为她知道,更苦的灾难即将到来。

  突然,橙光变化夭矫长虹,向着青笙落下。

  又一条妖龙窜出,爆射在橙光上。惊天动地的巨响连绵响起,妖龙灰飞烟灭,那橙光也结成了光团,悬浮在赤光球的旁边,

  光带连绵而下,妖龙一条条跃起,消失,用它们的生命暂时让天之光辉沉寂下来。

  几乎让每一条妖龙化为飞灰,青笙的脸色便惨白一分。等五只妖龙幻身全都消失,青笙的身子摇摇欲坠,几乎连指诀都捏不住了。

  但因这五条妖龙的殂击,天之圣光结成的光虹,已只剩下一道紫光,沿着她的指尖,缓缓流入了她的身体。

  一瞬之间,她的精神仿佛裂成了无数片,每一片都被丢进玄冰烈火的地狱中,受着无比的煎熬。

  这道紫光乃是九天光辉的本源,天之圣辉的前五道光分司杀、劫、凶、灭、灾,这道紫光乃是圣辉本源,是妖的克星,但她此刻,却用妖的身躯承受着这道光辉,以自己的血肉之躯将这道光辉的霸威磨去。

  那是怎样的痛苦?

  但青笙却在笑着。因为她怀中的婴儿,正甜甜地看着她。

  她虽然化身为妖龙,但仍然强行留着人类的面容,便是因为这双幼稚的目光。

  为了他不受惊吓,为了让母亲美丽、温婉的影子,永远留在他的心中。

  为了能得到他的微笑,她所受的辛苦又算得了什么?

  她并不是妖,她只是长了妖的躯体。

  青笙一向这样认为。

  妖,不该是受人蔑视的存在,绝不是。

  她口中的鲜血汩汩流出,化成了一团迷雾,将婴儿的目光挡住。

  婴儿看不到母亲,着急地啼哭起来。

  青笙脸上显出一丝满足的微笑,她的胸膛突然裂开。紫光喷涌而出,柔和而缓慢的没入了婴儿的身躯。

  那是她为他祈来的天之光芒。有生必有死,有阴必有阳。福佑与痛苦,总会同时存在,但在这束光中,却没有任何痛苦。

  因为,所有的痛苦与灾劫,都被母亲用身躯磨去了。他一生中应该经历的杀、劫、凶、灭、灾,全被母亲的血洗涤净去,只留下六种福佑:长寿,平安,康健,如意,善知,顺遂。

  他将,成为只有福佑、没有灾劫的天之子。

  青笙脸上显出一丝骄傲,傲然注视着君千觞,一字一字道:“现在,就连你也没资格伤害他了!”

  庞大的龙身忽然萎缩,因为她所有的力量都已失去。

  君千殇身上的光,照在了婴儿身上。但是,这能够消灭一切的光,却再也伤到婴儿了。

  青笙宽慰,她终于无所牵挂了。

  她的孩子,将生活在荣光的包围中,再没有人因为他身上流淌着妖之血脉而看不起他。

  君千觞轻轻挥手。

  婴儿自她怀中飞出,她想抓住他,却连一丝力量都鼓动不起。

  一缕光华自天上降落,将婴儿托起,送到了君千觞的手中。

  君千觞目光流转着,也不知是在看那婴儿,还是看着青笙,良久,缓缓道:“是的,就连我,也没有伤害他的资格了。”

  他的手感受着婴儿的脉动,他能够感到天之光芒在婴儿的体内流转,他看着青笙,赤,橙,黄,绿,靛五色光球环绕着她,象征着地,水,火,风,雷五种本源力量无时无刻不在炽烤着她,那是她为婴儿所承受的罪之罚。

  君千觞淡淡道:“你所施展的祈天神术,并不正宗,你的儿子虽然能得到福佑,但这些福佑,必将以你的痛苦作为代价。”

  他的声音再度剥离了所有的感情,就仿佛那随时会降临的天罚:“他将具有过目不忘的聪慧,但每得到一分学识,你的脑中就会长出一根尖刺;他将拥有无上的潜力,天下任何一种武功道法在他手中都能具有独特的威力,但他每学会一项道法,你的体内就长出一只毒瘤;他将获得钢铁一般强健的身躯,就算受伤流血,也会很快痊愈,但他每流一滴血,你都将受到烈火的烤炙;他将成就天下传闻的名声,但他每得到一声赞美,你将接受十八地狱中的一道酷刑。你将永远存活在这玄冰地狱中,为他的光荣而受到无尽的折磨。就算这样,你仍愿意为他施展祈天神术么?”

  青笙淡淡地笑了。

  她凝视着婴儿,仿佛从君千觞的话中想象出了他那光辉灿烂的一生。

  这一切,都是用母亲的苦难为代价的,但哪个母亲会跟自己的孩儿计较呢?

  青笙并没有再说话,只是任由玄冰狱中的黑寒飓风卷起冰屑,将自己堆满,覆盖,直至化成一块承载着悲凉与记忆的玄冰。

  她的目光仍然落在婴儿脸上,从此虽有冰狱万里相隔,为母亲的柔情将永远伴随着他。

  婴儿大哭起来,风劲。

  君千觞动容。

  他没想到,青笙丝毫没有犹豫,难道这就是母爱?

  他看着婴儿的脸,忽然有些不忍。

  他不忍让悲剧发生,也不忍让青笙失望。

  一团光芒自他的指尖流泻而出,贯入婴儿的体内。

  以轮回之名义,将未完成的祈天神术圆满。

  六种福佑随着他身上的光芒重新流入了婴儿的体内,但维系着婴儿的福佑的,仍是母亲那颗拳拳的爱心。

  这是君千觞所不能代替的。

  他凝视着婴儿哭泣的脸,心中兴起了一丝茫然。

  师尊,我为维护神州,杀尽万妖,真的没有错么?

  光芒淡了下来,银发如雪,覆盖住他的身躯,他的神情忽然变得有些萧索。

  承继了无上力量的他,平生未尝败绩,他的一生实在太过顺遂,顺遂到从未犹豫过。但见到青笙舍命施展出祈天神术,他的心忽然深深地震动了。

  那是母爱么?

  君千觞从未迷惑的心忽然茫然了起来。他托起孩子,慢慢走了出去。

  那片绿洲并未退却,环绕着玄冰,飘摇浮沉。

  玄冰中,有母亲深深眷恋的目光。

  君千觞浩然长叹,他忽然觉得有些悲凉——这婴儿的一生,会是幸福的,还是痛苦的呢?他必然会成为一方豪杰,甚至在祈天神术的福佑下,君临天下。

  但他的每一分荣光,都会成为在母亲灵魂上碾压的刀斧。

  这,还将是福佑么?

  “我,将以君千殇为名。”

  “从此,我……再也不除妖了。”

  那闪烁着光芒的羽翼黯淡下去,玄冰狱陷入了宁静,赤,橙,黄,绿,靛五色强光环绕着一块人形的冰,冰上,隐约有一丝笑容。

  五色的光芒,已开始发挥作用,将痛苦与凌迟,施加在人形的冰上。那也预示着,婴儿的人生,已展开了。

  随着他的人生越来越长,玄冰狱中的凌迟,将会越来越残酷。

  有一天,他会封侯拜相;有一天,他会名震天下。

  但这所有的一切,都会以母亲的痛苦为代价。

  但是,他不会知道。

  永远都不会知道。

  玄冰化成的雪,是黑色的,将一切都淹没。

  君千殇也已经走远了。

  也许,母亲的牺牲,将会永远被遗忘在这里,没有人知道。

  雪,是黑的。

  传说,也即将展开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舞纪(全四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舞纪(全四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