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竟然被杀徒证道了
阿罗汉2020-05-22 20:063,492

  “季珠珠!”

  随着一声呵斥,眼前的黑暗中模糊的出现一抹光,季珠珠艰难的睁开眼。

  “季珠珠,你我师徒之缘就到今日!从此往后你再也不是我明月宗弟子!”

  身上有些笨重,季珠珠下意识的抬起头去看是谁在说话,突然,脊背一弯身体踉跄着往前扑。

  嘴里有一股作呕的血腥味,额头上的血迹蜿蜒着滑过眼睛,季珠珠的视线一片模糊的红色。

  不是,什么情况?

  没记错的话,她不是要穿越到大女主爽文《绝世剑仙:仙尊的心上人》里做任务吗?

  她怎么不记得这本小说里的女主被逐出过师门,季珠珠的脸颊埋进泥泞里,感觉后背有什么压住自己不能动弹,她心下一凉,感觉不妙。

  因为系统在她穿过来的一瞬间屏蔽了季珠珠的痛觉,所以她并不清楚自己的状况。

  她的身上扎了无数个窟窿,心脏处还插了枝箭,鲜血流了一身,连地上的土壤都被血水染红。

  季珠珠勉强歪了一下头,在泥腥和血腥味里抬起模糊的视线,眼前慢慢的靠近一双黑色的靴子,她顺着靴子往上看,雾色的长袍,一头银丝披散肩头,冰雕玉琢的面庞冷若冰霜。

  季珠珠咳出口中的血沫,看打扮应该是书里的男配师尊,妙华仙人。

  季珠珠心中更凉了,她悲催的发现自己竟然穿到小说里的恶毒女配身上。

  《绝世剑仙:仙尊的心上人》讲的是女主落繁星从一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废柴一路打脸逆袭修道成仙,美男环绕的升级流大女主爽文。

  既然是大女主爽文,那就一定着重一个字,爽!

  所以原著里设定了一个季珠珠这样兢兢业业搞事情的恶毒女配给女主打脸刷怪用。

  也就是她现在穿过来的这具身体。

  面前那双黑靴动起来,伴随着它的移动,季珠珠惊悚的看见蓝色的寒剑出鞘,空气里凝结出细微的霜花,连地上的鲜血都凝出了血碴。

  等一下!

  大兄弟,你拿剑干什么!

  季珠珠一个激灵张开口想大声叫出来,可身体仿佛不是她的一般,嘴里竟然只轻声喃喃出两个字:“师……傅……”

  脊背一沉,耳边传来长剑划过皮肤的细微岑岑声,接着是金属与骨骼撞击的沉闷声。

  “锵——”长剑入鞘,头顶传来男子冷酷低沉的话:“你心狠手辣,卑鄙顽劣,不配拥有剑骨。”

  身上的汗毛根根竖起,季珠珠喘息着睁大双眼。

  她想起来了!现在的剧情是女配季珠珠被妙华刺丹剖骨!

  当初看小说的时候不觉得,可现在那锋利的剑刃割开皮肤的那一刻,季珠珠即使没有痛觉也真切体会到了有多么恐怖。

  你妈的!你妈的!剧烈的愤怒涌上心头,季珠珠险些气血攻心而亡。

  原主季珠珠和所有修仙世家女子一样,她傲,她看不上修为低下的人。

  作为整个修仙界最大的宗族季氏嫡系长女,她有目空一切的资本,她拥有纯净的木系单灵根,修仙资质绝佳。

  而且她还是天生剑骨,堪堪十岁便能以剑入道,人剑合一,被夸为千年难得一遇的天才。

  季珠珠五岁离开家门,拜入明月宗,成为掌门妙华仙人的首徒。

  是人人羡慕,人人爱戴的大师姐,堪堪百岁就入了元婴,是修士少英榜之首、百花榜之首,公认的修仙界女神。

  她季珠珠的师尊是八大门派之一的明月宗掌门妙华仙人,少年时定下的未婚夫是仙界魁首莲业仙尊,她的宗族是第一大家季氏,而她更是修仙天才,不论哪一点都让她有足够的底气自傲。

  可季珠珠引以为傲的一切都被那个坏女人毁了,季珠珠永远都忘不了那个女人是怎么调笑着将自己一点点拉入深渊。

  她最敬爱的师尊竟然为了这个女人生生挖掉自己的丹田、毁去自己的修为、当着所有人的面亲手挖出自己的剑骨。

  她恨、她哭、她嘶喊、歇斯底里的挣扎,可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她,她多想和最爱的师傅说:珠珠好疼啊,珠珠要疼死了。

  可那个昔日里敬爱的师尊却仿佛冷漠的如同一块万年寒冰。

  季珠珠战栗着看向那个原主的师傅妙华仙尊,滚烫的泪水簌簌地夺眶而出,她仿佛感受到原主的绝望和痛苦。

  笔挺的背影走向远处,妙华将那刚剖出来的碧色光芒的剑骨放到一个赤衣女子手中。

  季珠珠感觉原主又掌控了这具身体,她拖着遍体鳞伤的身躯往前爬了一步,可抬头的一刻,那个女人正不屑一顾的把她爱之重之的剑骨随意丢到地上。

  “剑骨?呵,贱骨头罢了。”

  屈辱痛苦涌上心头,季珠珠多想站起来撕烂这二人的嘴脸,那是她的剑骨,那是她生来便有的剑骨,任何人都没有资格说她不配!

  季珠珠的脸埋在肮脏的泥地里,眼睛被滚烫的鲜血滑过,她听到一个痛苦的声音在心里说:站起来,季珠珠你这个废物站起来啊,你拿起剑杀了他们啊。

  季珠珠沉默地看着狼狈的女子悲凉的笑起来。心底传来一声叹息,这就是她爱的人哪。

  深夜的凉风刺骨,山上的绿树被冷风吹起阵阵涟漪,仿佛微波粼粼的湖,沙沙作响,一个个修士踏着仙剑逐渐飞走,在黑色的夜空拖着条条美丽绚烂的光辉,最后上千人只剩下了几个。

  季珠珠身体一颤又掌握了身体管理权,行刑台上的人基本走光了,她艰难的看向不知何时起身前逆光站着的一个身影。

  眼前的男人俊美如斯,夺人心魄,笔挺的鼻梁,清冷谪仙的眉眼流光溢彩,仿佛天河之畔的星辰,一袭飘逸的云纹白色衣袍,宛若仙人即刻就要乘风归去。

  不,不对。

  他本来就是仙人,莲业仙尊,也就是原著里的正宫男主。

  季珠珠作为季氏宗族第一顺位继承人还有个与之身份相匹配的未婚夫——莲业仙尊,正派魁首,御龙宗主。

  这位男主,之所以能够在众多大女主文里脱颖而出,是因为莲业仙尊新奇的圣父人设。

  没错,他是个圣父。

  季珠珠不争气的在心里默:念李狗蛋是个忽悠老嘴炮。

  靠着狗蛋法则,勉强从盛世美颜里清醒过来。

  夭寿了,修仙界的男人都这么好看吗?

  原谅季珠珠见识短浅,她就只是现代一个平平无奇的凡人,上哪去见这么好看的人啊。

  面前的男人依旧不冷不热的看着她,没有发话,冷风吹得季珠珠下意识打了个寒颤。

  又一阵凉风刮过,她胆战心惊的看着李狗蛋儿,哦,不,莲业仙尊,恨不得立刻马上昏过去,可眼睛越瞪越精神,心下只能痛骂嘤嘤怪。

  嘤嘤怪是季珠珠从现代带过来的拯救世界系统,编号112。

  她被112拯救系统选中,来到此方世界做任务,以嘤嘤怪的话来说就是季珠珠被选中成为天命之子,拯救即将崩坏塌陷的世界。

  被扎成刺猬季珠珠咳出一口血沫:可去他的天命之子吧。

  身上的窟窿汩汩的冒着血,黏腻的泥泞粘在脸上,空气里刺鼻的血腥味和泥腥味混合在一起,组成作呕的味道。

  几次闭上眼强制自己昏迷都以失败告终。

  季珠珠只能硬是讨好的看向眼前的男人,眼睛里传达出求救的信号。

  但愿这个圣父男主可怜可怜她,早点救治一下她这个刺猬。

  她的肚皮上缩着个粉红色的小毛团,一跳一跳的失声痛哭。

  “宿主你不要死啊,112现在就给你提升精神气,嘤嘤嘤……”

  然而无论它哭的多么大声,除了季珠珠并没有人看得见这个毛团子。

  甚至连季珠珠都懒得搭理它。

  眼前发生的这一切也让季珠珠深刻的认识到自己被骗了。

  说好的天命之子!说好的拯救世界!怎么就成了只刺猬!

  穿书之前,嘤嘤怪特意给季珠珠看过剧本。

  她以为自己会穿到龙傲天女主身上,所以当时对这个故事非常满意。

  谁知道竟然穿到了被杀徒证道的女配身上!

  女配季珠珠作为明月宗掌门的首徒,女主落繁星上山之前她一直都是整个明月宗最炙手可热的修仙天才。

  但,季珠珠曾经的优秀只是为了给女主做垫脚石,以此衬托更加清新脱俗不做作的落繁星。

  女主带着她的马仔轰轰烈烈的拜入了明月宗,甚至被季珠珠的师尊所欣赏,收下她做了关门弟子。

  本来一开始季珠珠安静如鸡的做她仙界第一美人,可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冷心冷情的师尊爱上了女主,偏心偏到了须弥海。

  因着种种不甘,女配正式开启了她的作死之路,并非常完美的演绎了一个恶毒女配的基本涵养。

  季珠珠颤了颤睫毛,她又忍不住对着李狗蛋吐出口血沫,喉咙弥漫着鲜血的腥甜,有些作呕。

  现在的剧情已经到了季珠珠被师尊刺丹剖骨的地方,这时候男配已经能为了女主去死,男主也喜欢上了强大自信的女主。

  季珠珠眼前有点发黑,她觉得就是大罗金仙也挽回不了剧情了,她可真是天命之子呢!

  寒凉的夜风吹起莲业仙尊的衣袍,男人沉默的看向地上宛如丧家之犬的女人,温润的眸子闪了闪。

  他眉目深邃,透白的皮肤被火光照的泛起一丝暖意,因为唇角天生上扬,面上即使并无表情也看起来好似在笑。

  终于,莲业仙尊收回了视线:“带回御龙宗。”

  无视还在她肚皮上哭丧的毛团子,季珠珠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被什么东西拖住,慢慢飘起来,她咽下口血,放心的昏过去开始接收原主的完整记忆。

  死不了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戏精仙尊,保我狗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戏精仙尊,保我狗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