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那一手胸大肌
阿罗汉2020-05-22 20:063,241

  十七岁的季珠珠有了一个秘密,一个令她难以启齿的秘密。

  明月宗的首徒竟喜欢上了自己的授业恩师妙华仙人。

  季珠珠唾弃自己的无耻、道德败坏,可一边又无法自拔的沉迷。

  灵虚境历练,季珠珠只有筑基期修为,她和明月宗弟子却遇上了数万魔族。

  轰隆隆的魔军踏着尘土碾过,灵虚镜里的天空都被明月宗弟子的鲜血映成了粉红色,空气是令人作呕的腥臭味,红色的草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死去的弟子,季珠珠也绝望的闭上眼,她已经连拿起剑的力气都没有。

  结束了。

  一切都结束了。

  她将永远埋在这片土地之下。

  烘热的空气陡然凉下来,一片雪白的雪花落到鼻头,转瞬消逝化作水珠,季珠珠愣了一下,疲惫的睁开眼睛。

  不知何时灵虚镜里下起了小雪,洁白美丽的雪花洋洋洒洒的落下来,对面的魔军也停止了前进。

  模糊的风雪中逐渐走来一位雾色衣袍的男修,手中提着柄冰蓝色的长剑,蓝色的剑芒划破大地。

  他慢慢抬起手中嗡鸣的寒剑,剧烈强大的剑意联通天地,漫天大雪落入剑刃,划出充满天地之力的一剑。

  只一剑,仅仅一剑,数以万计的魔军顷刻间化为粉沫,消散在弥天大雪中。

  季珠珠看着那一人一剑,听到自己砰砰直跳的心脏声。

  师傅。

  男修收起他的寒剑,叹息着一步一步走到季珠珠面前,每一步仿佛都踏进了那个小姑娘的心尖。

  他弯下身,小心的将浑身浴血的她轻轻抱起,神色难得的软化。

  “莫怕,师傅来了。”

  珠珠呆愣的任由妙华抱起,看着他冰雕玉琢的脸,一枚晶莹的雪花落到了他长长的睫毛上,睫毛颤了颤,那雪花便打了个旋,掉到季珠珠的心口上,砰的一声,化入心间。

  自此之后,秘密滋生,永无天日。

  接收完原主的记忆,季珠珠沉默的扶额,她简直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心情吐槽这本狗血小说。

  她动了动身体,发现心脏旁边的那支箭羽已经处理过,甚至原来被戳出来的血窟窿也愈合了,惨白的皮肤上留下狰狞的血痂,纵横交错宛如丑陋的蜈蚣。

  原先站在她肚皮上的粉色毛团不知何时不见了,反而识海里窝着一个睡熟的毛团。

  看来,她昏迷的时间有点久。

  身体还有些发虚,季珠珠仅动了一下就浑身酸痛的就没有再动弹了,她转着眼珠打量了一圈身下的灵舟。

  这是一艘巨大的木头船,船上并没有像凡间一样搭建船舱,而是光秃秃的船板,只在中央立着白色的船帆,上半部分罩着一个白色的光罩阻隔风雨。

  季珠珠正是被随意的放在木板上,身边围了一圈人,灵舟平稳的漂浮在云间。

  她扭了一下头,突然看见自己手上正有一个白色的小人顺着手指往她的身上爬,那个小东西大概半个手掌大,有一颗圆圆的小脑袋,臃肿的身体,很像以前她见过的肥胖版晴天娃娃,半透明的身体贴在手指上是果冻一样的触感。

  季珠珠见那小人爬的艰难,动了动手腕把它提到自己肚子上,那个小东西一时没反应过来坐在那里呆呆地张望了一会儿才慢悠悠的将脑袋转向季珠珠。

  见它呆头呆脑的很是可爱,于是季珠珠冲这个小人咧开嘴笑了笑,可还没等她说话,那小人像受到惊吓似的跐溜一下窜了出去,半透明的身体穿过一条腿,只露出一个发着荧光的小脑袋偷偷看她。

  季珠珠看着那躲起来的小东西,心下诧异:这是什么东西?

  “仙尊,季姑娘伤势极重,在下只能恢复这些。”灵舟上刚施完回春术的医修惭愧的道。

  “您尽力而为就好,多谢医者。”一个温和的男子的声音。

  听到说话声,季珠珠压下疑惑转头看向背对着自己的一袭白衣,上面银色的云纹在暗夜里发出淡淡的光芒。

  是莲业仙尊。

  季珠珠脑海里立刻浮现出关于男主的剧情。

  当年落繁星还在进行宅斗的时候,有次不幸遭到暗算,差点身死魂消,正好让路过的圣父男主撞见顺手给救了,还送给她一个保命令牌,由此结缘。

  见过温柔强大的莲业仙尊以后,落繁星心里难免也留下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一直偷摸的惦记着这个谪仙般的男人。

  直至后来上山拜入明月宗,落繁星才了解莲业仙尊的真实身份,也知道了莲业仙尊是自己死对头的男人。

  在她看来,季珠珠那个蠢货根本配不上温柔强大的莲业仙尊,只有她自己才能配得上如此强悍的人,于是她自然而然的和莲业仙尊在一起了。

  她爱上了这个男人的温柔和强大。

  可让落繁星苦恼的也正是他的温柔。

  他的原则不允许他做背信弃诺之人,宁可违背本心,也要信守承诺,拒绝与季珠珠那个蠢货退婚。

  不得已,落繁星只好把主意打到季珠珠头上。

  反正,她们早就因为师尊撕破脸皮。

  她毫不费力的为季珠珠设计了一个圈套,冷眼看着季珠珠那个蠢货钻进去,被她们二人的师傅男配清理门户,刺丹抛骨。

  眼见她都以为自己成功了,可让落繁星没有料到的是,纵然季珠珠被妙华废掉,莲业仙尊竟还坚持与那个蠢货季珠珠成亲。

  甚至不久之后,喘息过来的季氏像疯狗一样咬上了她,落繁星惨遭人陷害,又斗不过季氏,不得以暂避风头。

  其实到这里,剧情已经进行了大半,妙华为救落繁星陨落,成了女主心中的一抹痛,她发誓与季氏为敌并决心复活师尊。

  恰巧此时落繁星觉醒了魔族血脉,她理所当然的堕入魔道,并收获魔尊男配一枚。

  为了复仇,落繁星特意在季珠珠的婚礼上带领魔族进犯,毁了他们二人的婚礼,并设法让季珠珠入魔,心满意足的看着季珠珠被她刚拜了堂的夫君杀妻证道。

  季珠珠砸了砸舌,没想到她还要经历一波杀妻证道啊。

  她不动声色的扫了一圈周围的人,暗中与原著做对比,又从脑海里过了一下剧情,发现自己好像醒早了,这个时候原主应该还在昏迷中,季珠珠无奈的抽抽嘴角。

  所以,感情她太壮实了?早知道就再苟一会儿了。

  “叮!恭喜宿主您迎来了第一个任务。”

  一道只有季珠珠才能看见的透明光幕出现,她将眼神落到光幕上。

  虽然开局有些惨不忍睹,但任务该做还是要做的,季珠珠是个信守诺言的人。

  她调整了一下心态,忍住内心的激动,等待112发布任务。

  拯救世界!

  我来啦!

  “叮!请宿主在一个时辰内抚摸男主胸肌一次。”

  “啪。”季珠珠兴奋地抬起来的手一滑,掉到了木板上。

  她磨了磨牙,神他妈抚摸。

  听到声响,背对着她说话的莲业仙尊转过身看向季珠珠,女子身上的剑痕已经基本愈合,脸上身上粘着褐红色干涸的血块,一身衣袍破破烂烂的挂在身上。

  他低叹一声,垂下鸦青色的长睫,缓缓跪坐到女子身边,抬手小心翼翼的将她的上半身抱到怀中,白色的衣袍滑过,带起淡淡的莲香。

  还没反应过来的季珠珠僵硬的任他抱起自己,感觉自己进入一个温软的怀中,还香气喷喷的。

  不是,等一下。

  这操作怎么回事,男主不是心怡女主吗?

  为什么还这么含情脉脉的抱着她,这剧情怎么不对?

  身体僵硬的被人抱着,季珠珠下意识的屏住呼吸闭上眼,看都不敢看这盛世美颜,脑子什么也不敢想了,心中默念李狗蛋是忽悠老嘴炮。

  莲业仙尊作为一个称职的圣父,他有一个圣父标配,那就是无论谁和他说话,总能被他精妙的谈吐所折服。

  在季珠珠看来这就是嘴炮王者。

  缓了一会儿,季珠珠思索着把自己的脸哆哆嗦嗦从莲业仙尊的怀里露出来,深吸了口气:“鹭行,今日多谢你搭手相救。”

  莲业仙尊本名裴鹭行,取自“爱君未冠少年郎,语出辄惊鵷鹭行。”,这个名字只有熟悉他的人才知道,世人皆爱称他为莲业仙尊。

  原主遭受刺丹剖骨,被自己最爱的师尊背叛,她这个未婚夫为了讨女主欢心,其实也做了许多推波助澜的事。

  原主虽然不爱这个未婚夫,但她向来敬重他,从未想到连这样风光霁月的人都会被落繁星吸引。

  可裴鹭行却真的喜欢上了落繁星。

  原主不是傻瓜,她一眼就知道了这位莲业仙尊的立场,所以即使当初被裴鹭行救走,也根本不感谢他。季氏女和未婚妻这俩个身份,足够裴鹭行动心,左不过利益使然。

  但现在季珠珠接手了这具身体,她并不打算现在就和裴鹭行撕破脸,更何况季珠珠还有一个奇葩任务悬在脑门上,怎么着也不能得罪大佬。

  季珠珠心下一定,所以,还是苟住小命要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戏精仙尊,保我狗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戏精仙尊,保我狗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