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拔下脑袋当球踢
阿罗汉2020-05-22 20:053,374

  袖袍拂过,裴鹭行的灵戒闪了闪,掌心多了一块手帕,他拿着那块雪白的手帕柔和的拂去季珠珠脸上的血迹,神色依旧还是那么温润,就像一缕春风。

  “珠珠莫要这样说,这本就是我该做的。”

  说完,细细的抹去季珠珠唇边的一块血迹,神色愈发温和,眼珠里仿佛温柔的能掐出水,上扬的唇角微微勾了勾显出一分宠溺,又轻和的道:“身上还痛吗?”

  不知道为什么,听了这话,季珠珠炸起一身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

  如果不是看过原著,接收了原主记忆,季珠珠简直要以为她魅力无限,让裴鹭行爱上自己了。

  看裴鹭行这副温柔宠溺的样子,她都觉得自己不是那个被杀妻证道的炮灰了!

  她今天之所以能被顺利挖骨,还要感谢裴鹭行为女主提供她的信息,帮落繁星补全圈套。

  虽然不知道裴鹭行要干什么,季珠珠还是忍住头皮发麻的痛苦,非常不识相地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痛,珠珠好痛啊。”

  啧,谁还不是个演员。

  男人拿着手帕的指尖僵了僵,显然没想到她会这么回答,不过转瞬间他又恢复了温和,熟练的把他的小未婚妻往怀里揽了揽。

  “再过会儿就到御龙宗了,珠珠忍耐一下,嗯?”

  季珠珠转转眼珠,知道裴鹭行言外之意就是:疼也得给我忍着,毛病。

  “可是珠珠真的好疼啊,鹭行你给珠珠呼呼好不好?”季珠珠故意嗲声嗲气的边说边皱起眉,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她被陌生男子抱在怀里非常不自在,只能想这个办法恶心一下他,借机把自己丢出去。

  季珠珠明显感觉裴鹭行的怀抱僵了一下,他收起脏污的手帕,似笑非笑的看向季珠珠躲闪的眼睛,随后缓缓勾起唇:“好啊,珠珠哪里痛?”

  季珠珠打了个哆嗦,她觉得裴鹭行明显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

  原著中,裴鹭行的人设虽然是圣父,但他对那个未婚妻的态度一直不冷不热,甚至他们之间的接触都很少,而且作为大女主爽文里的男主,必不可缺的就是痴情,并且是只对女主痴情。

  可现在是怎么回事?!

  难道按套路,他不是应该把自己这个女配无情的放下,冷哼一声:“想得美。”吗?

  见自己的小未婚妻一时哑然不回复,裴鹭行难得愉悦的挑起细长的眉毛,垂下头。

  季珠珠愣神的功夫,发现男子精致的眉眼越来越近,她瞳孔收缩,感觉自己脸颊上吹过轻轻的凉风,仿佛落了一个吻。

  腾地一下,季珠珠刚被擦净的脸颊涨得通红。

  夭、夭寿了。

  救命!

  没见过世面的季珠珠在裴鹭行再次呼呼的一刻,迅速的把脸埋进男人充满莲香的怀里,险些撞到男人挺直的鼻梁。

  整张番茄脸仿佛涂了一层红色的颜料,掩埋在层层叠叠的云纹衣袍中。

  裴鹭行笑着挺直脊背,温柔的神色不变,只是点墨的眼眸看向掠过的黑夜。

  任季珠珠在怀中磨蹭,他将修长的手放到她的发间,乌黑的青丝缠绕在指上,裴鹭行轻轻按了按女子的脑袋,又慢慢抚摸着她的青丝,仿佛安慰。

  无人看到,他眼眸闪过一丝暗芒,转瞬即逝。

  “怎么了,珠珠?”

  男人温和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季珠珠松开攥在手里的云纹衣袍,勉强稳住心神,哼哼唧唧道:“我、我不疼了。”说完又往衣袍里拱了拱。

  丢死人了。

  【宿主,不要怂啊!】睡醒的嘤嘤怪的声音从脑海里响起。

  【闭嘴,我才没怂。】

  【那宿主为什么不敢看他嘤?】

  【我、我这是战术,你懂什么,我这样才有机会完成任务。】

  季珠珠苦恼的皱起眉,如果裴鹭行长得没这么好看,或者裴鹭行没这么温柔,她都不至于这么怂。

  想她一个母胎单身,没见过世面的棒槌,压根就不敢直视裴鹭行的脸,修仙界真是美人生产基地,何况他还这么温柔,这完全满足了季珠珠对男人所有的幻想,甚至比她想像中的还迷人。

  她不是原主,对裴鹭行没有什么怨恨,所以根本无法抵挡他的荷尔蒙喷发,这简直太要人命了。

  感受着脑袋上温和的安抚,季珠珠心下一颤一颤,头皮更麻了,仿佛一只吓傻了的小鸡仔,瑟瑟发抖的被捧在掌心。

  【嘤,112太笨啦,宿主你加油哦。】

  嘤嘤怪的声音又从脑海里响起,拉回了季珠珠颠到大草原的思绪。

  对,她还有不完成就要遭雷劈的猥琐任务,不能飘。

  男人身上清淡的莲香萦绕在鼻尖,季珠珠揪住裴鹭行的衣袍领口,突然意识到,这不就是完成任务的绝佳时机吗?

  季珠珠其实是不太相信嘤嘤怪给自己发布的猥琐任务能拯救什么世界,这摆明了就是耍流氓。

  可依据112所得的数据来看,主系统陨落了那么多任务员都没搞定,说不定还真是因为任务太死板,那个小蝴蝶的翅膀没扇出龙卷风。

  112的这波骚操作,搁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说不定就发生点不一样的事情呢,毕竟她只是个业务员啊,总不能违反领导的命令不是?

  虽然这个任务是112发布的,但季珠珠还是不得不承认,面对如此绝色,她自己也有点想耍流氓。何况这个人还是她名义上的未婚夫,她耍流氓貌似好像还是合法的,啧啧啧。

  想到这里,季珠珠呼吸一窒,为裴鹭行的节操默哀两秒钟,她兴奋地抖抖手指,思考该怎么完成任务。

  干这种事情,首先对方起码得对你有那么点意思,否则那就叫犯罪了,季珠珠默默的想了想,裴鹭行可是她未婚夫,那点意思有了。

  其次吗,你还得脸皮够厚,季珠珠她、她妥了。

  最后也是非常关键的一点,那就是快、狠、准!

  手里揪着的云纹衣领被她扯的皱巴巴的,季珠珠眼尖的透过扯开的领口看到了一片雪白坚硬的肌肤,她想她知道怎么个快狠准法了。

  头上还罩着一个温暖的手掌,裴鹭行另一只手为了防止她磕到木板上也动弹不得,所以说裴鹭行现在一时半会。

  毫无反抗之力!

  季珠珠咽了一下紧张的口水。

  察觉到怀中人的反常,裴鹭行又安抚性的摸摸小未婚妻的头:“怎么了?”

  接着浑身一僵。

  季珠珠那只罪恶的爪子快、狠、准的从敞开的衣领钻进去,迅速在滚烫的肌理上滑过,期间碰到一个小凸凸还不自觉的捏了捏。

  纵享丝滑。

  裴鹭行僵硬的低下头,仿佛触了电,那丝电流从胸口瞬间传达全身,他下意识的一抖,砰的将怀里的人扔了出去。

  灵舟的光罩猝然炸响,飓风呼啸而起,整个灵舟上陷入混乱。

  “嘶——”被摔出去的季珠珠扶住被灵舟上的死角磕到的老腰,在烈风里极力抬起脖子看向明显呆滞的裴鹭行。

  那张时刻挂着温柔笑意的脸,此刻露出了一个错愕的神情,就仿佛一张完美的面具出现了一条裂痕,在寒冷的夜里散发出一分诡异,季珠珠脑门流下一滴冷汗。

  糟糕,翻车了。

  对面的男人错愕的跪坐在原地,季珠珠心虚的看着裴鹭行的视线落到自己脸上,冷汗冒的更多了。

  “仙、仙尊,你听我解释!”季珠珠脑子一懵,两腿猛登向后挪,哼哧哼哧退出一大截,下意识的结结巴巴道。

  飓风将裴鹭行的衣袍吹得猎猎作响,垂到木板上的乌发也飞扬起来,眸子幽深黑暗。

  那一瞬间季珠珠竟然觉得这个男人宛若妖物。

  其他站在灵舟上的人听到响动,也都走过来看着他们,脸上带着疑惑,显然,他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裴鹭行依旧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盯着季珠珠,脸上毫无表情。

  季珠珠吐出被风吹进嘴里的头发,胡乱抹了一把脸,将张牙舞爪的发丝弄到一边:“那什么,我、我看见你衣服里有东西!”

  救命,正常人都不会相信啊!

  裴鹭行从木板上站起来,眼睛却盯着季珠珠不放,就像一匹盯着猎物的狼,高大的身躯留下一片阴影。

  季珠珠拿自己的项上人头保证,那一刻裴鹭行绝对想拔下她的脑袋当球踢。

  就在季珠珠以为她的小命要交代在这里时,沉默黑暗的灵舟上突然闪起亮光,裴鹭行的灵戒一闪一闪的发出青芒。

  随着闪光越来越频繁急促,他墨色的眼珠慢慢的从季珠珠身上移开,看向灵戒。

  季珠珠哆嗦着吐出一口气。

  男人的手中多了一支发着白色光芒的青玉简,他指尖一点,青玉简浮到了空中。

  “阿行,你为什么带走她,你明知道我讨厌她!”玉简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

  落繁星一接通裴鹭行的玉简就无法克制的质问他,她厌恶季珠珠人人皆知,为什么裴鹭行要与她对着干!

  听到落繁星的声音,季珠珠觉得那简直就是这世间最美妙的声音,这玉简早不来晚不来,现在来的是刚刚好啊。

  裴鹭行沉吟一瞬,他的眼眸略过躺在地上睁着眼说瞎话的女人,重新看向青玉简,脸上的神色也柔和了下来。

  白色的袖子一挥,灵舟上的防护罩恢复,他的身侧也形成了一个圆形的青色灵罩,与外界隔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戏精仙尊,保我狗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戏精仙尊,保我狗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