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好感说没就没
枕星月2020-06-30 11:042,048

  公寓又走进一名男孩,表情有些懵。他扫了一眼在场的三位陌生人,面色不虞,纵然心情看上去不是太好却还是礼貌打招呼,“你们好,我是叶衍。”

  目光从在场其余人身上扫过,打量审视的意味十足,一时之间还没接受接下来要和这么多人共处一室的残酷事实。

  相互之间打完招呼,大家决定上楼看看卧室。

  楼梯狭窄且陡,梯步也有些高,不能并行。

  姜莳决定避开人流,等别人先安顿好再去二楼,她独自去参观公寓,只听得其余人拎着行李噔噔噔往二楼去的脚步声。

  楼板隔音效果并不好。

  客厅陈设简单,一张桌子和沙发。餐厅实木餐椅。厨房一口锅,柜子里是空的,好在还有冰箱。

  姜莳指了下掉在地上的阳台门的锁芯,扭头对摄像机说:“成导,记得找人来修门。”

  阳台门直通公寓后面的荒地,安全系数太低了。

  过了好久楼上没动静了,姜莳才拖着行李上楼。她走到楼梯休息平台,一步也挪不动了。

  其余三个人也犹如石化。

  成导贴心的让工作人员配上字幕:非静止画面。

  叶衍站在房间门口,走也不是退也不是。

  阮知遇握着行李把手,看着房间里厚厚的一层灰,快要哭出来了,她声音很小带着哭腔:“李姐骗我,这哪里是度假式综艺?”

  “来了这儿简直分分钟化身叙利亚难民。”

  程唤也是气得想揍人,没有阮知遇那么含蓄,他对着摄像头挥拳张牙舞爪。等着,我们录完再算账。

  导演很直接地感受到了来自程唤的愤怒。

  观看直播的粉丝心疼自家爱豆,也要爆炸了。

  【节目组是怎么找到的这间公寓?也太省钱了吧。】

  【地上还有蟑螂,墙角还有蜘蛛网,只要一阵风就灰尘扑面呛人,节目组太狠了。】

  【cnm,分明是要虐我儿砸!节目组不做人】

  【地址在哪儿?我要把床快递过去】

  【还有零食、榻榻米、吸尘器……我不能让我宝贝吃灰啊】

  【地址给我,我自愿去做清洁工,不收钱的那种】

  “叶衍,外边日头正盛,你来得晚又一直在流汗,你先去冲个澡吧,别中暑了。”

  这样僵持发呆也不是个事儿,姜莳深吸一口气,错开他们的站位从缝隙立把行李推上台阶。

  突然被cue到,叶衍回头看向姜莳,冷漠的神情破碎出迷茫。

  看到叶衍的表情,粉丝沸腾了。

  【天马行空神游着忽然被拉回现实,宝贝太可爱】

  【我们家叶衍最怕热了】

  【呜呜呜,姜莳太贴心了】

  【加一,我对姜莳有好感了。】

  【叶衍很少笑的,刚刚那是开心吗?好可爱】

  【你看错了,不是开心,那是来自突然被点名的惶恐】

  【哈哈哈,像极了上课被老师点名的我】

  “我也想去……”

  阮知遇扯了扯小裙子,向姜莳示意:我的衣服也汗湿了,黏黏的汗水沾得很不舒服。

  “只有一个浴室,还是在一楼。乖,你待会再去。”

  待叶衍从行李箱扒出沐浴露、毛巾和换洗衣服离开之后。

  姜莳又对阮知遇说:“节目组不做人,先让叶衍试一下置物架和浴霸是不是可用的,然后你再去洗。”

  “姜莳你也忒缺德了。”程唤为叶衍不平,说完就气呼呼地扔下行李下楼了。

  弹幕风向骤变,好感说没就没。

  【就是,凭啥让我儿砸去当小白鼠?】

  【姜莳缺德实锤,原来弹幕里的人不是无脑黑,我道歉】

  【恭贺姜某人又添黑料,真是经不住推敲】

  【日久见人心,这才见面不到一个小时某人就暴露出本性了】

  【好歹是护着软软,没有让我家宝贝当实验品,我保持中立】

  【前面的太自私了,站在我们的立场上想一想好吧?你不该中立】

  画面转到浴室时,屏幕前的粉丝呆住。

  【浴室好像还挺干净的哈】

  【我刚刚说了你们都不理我。姜莳在一楼待着的时候可没闲着,她把一楼都打扫了一遍】

  【现在的年轻人怎么动不动就说人姑娘家缺德】

  【喂,别说我们家程程。是某人自己作天作地作坏路人缘,才被说缺德的】

  【她做了什么让你们印象差?你说出来我听着】

  【为抢角色靠后台挤走闵彤】

  【证据呢?】

  大家消停下来。这怎么举例子列证据吗?姜莳在他们面前也没露过几次面,各种账号都没有,要真说黑料的话还真说不出来。就爆一件事吧,还被揪着问证据,我又不是监控,怎么给你证据?

  【对人不了解就进行人身攻击不是好习惯】

  【善良点,少做键盘侠】

  门被关上,浴室的叶衍当然不知道直播间粉丝吵作了一团。

  二楼走廊霎时空了,只剩姜莳和手足无措的阮知遇。

  阮知遇用手指戳了戳姜莳,压低声音说:“姐,程唤他好像生气了。”

  “两个房间面积一样,都朝阳,脏乱差。你想选哪个?”姜莳没回答,跳开话题。

  “随便,反正都是水泥房。”阮知遇耸肩。

  “好,左边房间给叶衍和程唤,右边房间我们女生睡。干活吧。”

  姜莳从行李箱拿出一件碎花裙,从领口撕开却撕不动,只好简单粗暴直接上嘴,咬开一个口子,将衣服撕成两半。

  阮知遇手拿着一半的布料,呆若木鸡。

  “成导,拖地工具麻烦差人送一下。”姜莳叹气。她严重怀疑这个公寓是不是导演为了这个综艺临时建的,空无一物。

  没人回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豆总想套路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豆总想套路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