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谁去?谁敢去?
枕星月2020-06-30 11:042,092

  “???”

  姜莳脑子还晕乎乎的,程唤这一口一个老师说得还挺顺溜。她白他一眼,

  “你老师我怎么认识?求不了。”

  叶衍:“你往后看。”

  季承竹:“我收学员,只看诚意。”

  声音似风铃,细腻柔软。

  程唤挺起胸脯,就比如他,特别有诚意。

  轰隆一声如五雷轰顶,姜莳快急哭了,大脑一团浆糊。

  她才不要转身!她刚才说了什么?

  这么好听的声音宛如天籁……季承竹为什么会来?

  她为什么要听叶衍的待够三个小时?

  谁能做个好事赶紧挖个地洞把她送走?

  季承竹提着熊本熊的大脑袋,绕过姜莳放在桌面上,顺手拿起画笔,看向阮知遇手里的白纸。

  阮知遇忙不迭跑过去,把被汗弄皱的白纸在桌面上铺好。由于太激动声音都在颤抖,小心翼翼,“季老师,请问可以帮忙画个爱心吗?我们在拍综艺,有任务。”

  季承竹:“好啊。”

  转眼纸上已不再空白,摄影师阿胖给了爱心一个特写。

  直播间的观众笑的抽风。

  【姜莳你转身看,再好好说你认不认识程程的老师】

  【我估计她应该已经慌得一批了】

  【她可能以为程程说的是大学老师吧】

  【季神的爱心诶,赶快截图,好想要亲笔】

  【还好叶衍提出待够三个小时,居然有季神入镜的福利,太值啦】

  【节目组该不会是早就想好要蹭季神热度吧?先是请来季神的学员程唤,再是阮知遇找程唤要季神签名,又是湖畔季神偶然入镜,这一连串的事用巧合二字解释太勉强】

  【你这么一说,好像真的是,人不在的时候强行语言带出场,季神那么忙哪能这么巧路过又碰巧入镜】

  【姜莳傻站在那儿干啥?快把熊本熊拿走,全是汗,别让我宝贝碰】

  【姜莳偷懒也太光明正大了吧,赶紧的】

  熊本熊的脑袋被放在爱心旁边。

  季承竹背着身子微垂着头,没人看得到他的表情。

  静了许久,他说:“天气热别穿人偶服了,太闷。”

  姜莳如浑身触电,恍然醒过神来。

  在对她说话!

  她快步走到季承竹背后,在离他半米远的地方停下,鞠躬,“季老师好。”

  不管她有没有听清记住,季承竹抬步径直离开了。

  没有回头。

  随着他走,观看直播人数直线下滑。

  阮知遇用一张白纸盖在爱心上,另一张白纸垫在表层,认认真真卷好季承竹碰过的白纸,里外一层包裹的严严实实。

  程唤戳一下熊本熊脑袋,手支着桌子,问姜莳:“你不认识我老师啊?”

  姜莳瞪他,不认识个鬼!

  季承竹穿的还是早上看到的白色Gucci连帽衫,背面是一张笑脸,整个人清瘦干净。

  好想……抱。

  程唤:“老师都走远了,你还看着这边做什么?”

  姜莳昧着良心,面不改色,“我忏悔。”

  叶衍:“你看着季老师的背影忏悔,他也不知道啊。”

  姜莳跳开这个话题,“黄昏了,要不我们中晚饭一起吃得了。”

  她脱下人偶服叠好放在桌子上,太热太闷不穿了。

  阮知遇:“……”

  居然对着季神离开的方向思考吃的。

  背影它不香吗?麻烦摄影师给背影镜头,给粉丝们一些福利。

  【软宝贝这追星迷妹的小表情小动作啊,和我看她的样子如出一辙】

  【小心卷好哈,记得回去找导演要这张爱心】

  【空中飞人季神,行程超满,能在毫不相干的镜头看到他几分钟我表示很满足】

  【姜某人,让你说大话,就问你脸疼不疼?后悔了吧,在季神面前出糗】

  【我去,还以为姜莳是对自己的话忏悔,没想到……】

  【求个季神的背影特写】

  微风拂过水面,不减盛夏的燥热。

  渐有居民走出家门来到湖畔遛狗散步,人流越来越大。

  众人收拾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还没走上两步就迎面撞上匆匆赶来的导演,身后跟着一波摄像头。

  成导满面春风:“大家下午好啊。”

  姜莳抖了抖怀里抱的人偶服,小眼神飘忽着往天上瞟,那意思太明显了。

  导演吭了一声,又抖机灵。

  他向工作人员做了个手势,很快他们手里的东西被工作人员拿走。

  姜莳笑嘻嘻:“导演有什么事宣布吗?这能把人烤熟的天儿还要劳烦你从空调房跑出来一趟教人怪不好意思的。”

  程唤强忍住笑意,规规矩矩,声音不大不小:“导演辛苦了。”

  莫名讽刺,叶衍憋笑,也跟着附和了句“导演辛苦了。”

  “你们派一个人从盒子里抽卡片,卡片上对应的数字就是你们明天的生活费。”

  鬼机灵。成导气得拍脑门,作出一个伟大的决定:明天开始跟着他们,免得再出什么幺蛾子。

  这拼手气的事……谁去?谁敢去?

  大家一身不吭皱着眉。

  反倒是程唤听到后特高兴:“综艺而已,玩一玩就过去了。”

  姜莳略有同感,刚想附和,后腰一股力度。

  还没来得及表达意见就被人给推出去了,惊恐转身看向幸灾乐祸的程唤,每一步都无比沉重。

  这么重要的事咱先商量一下行不?

  阮知遇不开心撅嘴,脱口而出:“程唤你不想吃饭是不是?为什么自作主张?”

  《是归期》的事她可听李姐说了,姜莳一进组投资商就纷纷撤资,进度停滞不说可能前面的都要推翻重拍。本来想去试戏的,就因为这事她放弃了。

  忽然想起这件事,阮知遇更郁闷了。

  该说姜莳是运气差还是太倒霉?好像都一样叭,结果都是又要继续饿肚子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豆总想套路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豆总想套路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