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第一次说谎
文丑2020-05-16 14:093,357

  从小身边的长辈、亲人、朋友、老师、都告诉沈畅要做一个积极善良、勤奋好学、以德报怨、诚实守信的人,可是沈畅却没有从他们身上看到从他们口中说出来的一切。

  相反却还在他们身上,看到一些与之相反的事实。好高骛远、谎话连篇、忘恩负义、勾引算计等等。而这所有的一切也狠狠影响少年时的沈浪,甚至也影响他往后二十二年的青春。

  1998年2月3日,正月初六,离刚过去的除夕只有六天,大街上村庄里,还是红色喜气的景象,大多数人还沉浸在春节带来的喜庆日子里。

  在江城的郊区农村的小村庄里,一户普通的组合家庭里缺丝毫没有新年的喜气,反而正在发生让人难以置信的家暴,怀孕女人被打到瘫倒在地,流血不止,旁边的小女孩被吓到大声哭喊:“别打了,别打了。”巨大的哭啼声被邻居发现到不对,赶来一看,场面不堪入目,悲惨至极,而沈畅就在这场家暴下出生了。

  在后来的回忆中,沈畅也在想自己的存活是不是一场错误,如果当时就死了,是不是就不用经历后来的那些痛苦了。

  与旁人的家庭不同,沈畅的父母是属于特殊组合家庭,父亲沈义是当地有名的混混,只有恶名,没有地位和钱的那种。35岁还是一个光棍,在当地丝毫没有女人愿意嫁给他,到最后才恳求当时在当地打工做农活的沈浪母亲。

  母亲黄莲虽然没上什么学,但是私底下聪明好学,是一个善良漂亮还聪明能干的女人,虽然是二婚,在此之前还有一个女儿,但并不影响他是个有特殊气质的女人。

  随着沈畅父母的结婚,这个女孩过继给了沈义,跟着沈义姓沈,叫沈琪,因为组合家庭的关系,沈浪的姐姐沈琪被带到了当地,说好听些是过继,可在当地人眼里,这就是个不知道哪来的野种和拖油瓶。

  面对这种种流言,母亲黄莲却丝毫不在意,这些语言上的话并不能给她带来什么,无非就是某些农村村妇在乱嚼舌根而已,并不妨碍它去继续做一个能干好母亲。

  而父亲沈义又是另一个极端,村里那些人的流言蜚语给爱面子的沈义,造成他觉得自己极度丢脸的感觉。别人调侃他,白得一个五岁的小女孩,赚大发了,可是他知道这些都反话,别人都在嘲笑他,种种原因,造成了他恨沈浪的母亲,还有那个每天喊他爸爸的小女孩,也是后来长期家暴的一个导火索。

  沈畅大部分小时候的记忆,都来自两个极端,一边是父亲的家暴,一边是母亲劝导。不管这个家庭如何,母亲很多时候都是在忍耐,一边强行保护和教导两个孩子,一边还要照顾这个家。

  所以在沈畅八岁以前并没有太在乎家里发生的这一切,因为他知道母亲会保护他和姐姐,他和姐姐在学校的成绩总是名列前茅,思想方面也是积极乐观,哪怕在学校受了欺负,母亲也会告诉他们,要用智慧解决问题,与同学交好在于共同爱好和乐趣,还要懂得分享。

  直到沈畅十岁那一年暑假,一切全变了,刚从学校拿完成绩单的他,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离婚代表什么意思。因为在他的世界里,母亲一直告诉他,只需要好好读书就行了,在该有的年纪去做该做的事,其他的一切都有妈妈在。

  沈畅丝毫记得很清楚,那天中午,太阳很大,晒的人有些皮肤发麻,但他还是很高兴的拿着那个蓝色小本本回家了,当时的沈畅还有些小骄傲,又是全年级第一名,老师告诉班上的同学要向他学习,同学们的目光都是羡慕的仰视着他。

  越过家门的石阶,沈畅飞快的回到自己的房间放下书包,并从书包里拿出那一张张“三好学生““优秀班干部“的奖状跑到后院厨房去找妈妈。在他的印象中每到放学回家的日子里,母亲的身影总是很准时在厨房里忙碌,做着沈畅这辈子都吃不厌的饭菜,哪怕是一盘清水白菜也是沈浪在后来日子里,永远想要渴求奢望的。

  可是这次沈畅却没有看到妈妈的身影,相反让他感到意外的,是哪个从来不做饭不进厨房,一连几天都不在家,在家就跟母亲吵架的男人身影,也就是他的父亲。沈畅在此之前对父亲沈义基本没有什么太好的印象,除了偶尔一个星期回一次家,回家就要钱,不给钱就对母亲打骂以外,他似乎真的回忆不出其他的画面。

  厨房外沈畅站在门口,犹豫很久想问妈妈去哪里了,可是似乎很难开口叫出那声爸爸。

  没过一会,沈义从厨房炒好两个菜端了出来,看见沈畅站在门口像个木愣子一样,便抬脚不重不轻的踢了沈浪一脚,并怒瞪着说道:“在这站着干嘛?赶紧去拿碗吃饭。”说完,沈义便不再管沈浪,直径的像堂屋的饭桌走去。

  就留他一个站在那里不知所措,且些还有些愣了神,他很害怕这个父亲,虽然刚刚那一脚不是很痛,但是他更害怕刚才的那个眼神,这个眼神是母亲从来没有过的。

  纵使沈畅突然有些不想吃饭了,但是刚才那个眼神还是让他不知所措的拿着碗,添了饭,慢悠悠的走到了堂屋饭桌旁,小心翼翼的坐了下来。

  沈浪坐下后,低头不语,却也没有吃饭,说出那句思绪已久闷闷的从嘴角冒出一句话:“我妈呢?还有姐姐去那呢?”说这句话时他并不敢抬头,突然消失不在家的妈妈和姐姐,让他很没有安全感,也更加惧怕这个父亲。

  这时只见父亲沈义把筷子狠狠地往桌上一拍,斜眼看着沈浪生气的说道:“你狗日的只会喊你妈?你妈跟劳资离婚了,你妈已经走了,不要你了!”

  哐嘡,听到沈义的这句话,瞬间如同一到雷击,一把刀子直接狠狠地刺捅到沈畅的心里,他眼泪不直觉的就流了下来。他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才一个上午,怎么一切都变了,那么爱自己的妈妈和姐姐怎么都消失不见了,他们怎么舍得离自己而去呢?沈畅内心接受不了这一切,突然从长条凳上站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什么趋势他敢说出那句差点被打死的话,他指着沈义哭喊着说道:“不可能,妈妈不会不要我,更不会抛弃我,是不是你把妈妈逼走的?是不是?”

  听到这话,沈义瞬间暴跳如雷,用筷子狠狠地砸在他的脸上,沈畅下反应的拿手抵挡,缺没想到又是一张大手掌狠狠打在了沈畅的脸上,持续地把他打倒在地,边打还边骂道:“你个狗日的,邪完了,劳资是你爹,你心里只有你妈,狗崽子,狗崽子,白他妈养你这么大,给老子去死。”

  在持续的拳打脚踢之下,沈畅似乎很后悔刚才说出那样的话,他是真的怕了,他害怕真的会把自己打死,只能下反应不自觉的抱着大声头哭喊:“别打了,爸,我求你别打了,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可是沈畅越哭喊的声越大声,沈义也越打越气愤,好在最后沈义打累了,停了下来,看了一眼抱头躺在地下的沈畅,骂了一句:“跟你妈一样贱呸子。”说完,沈义就离开家出去了。

  在沈义离开家后,沈畅在地下抱头躺了好半天,整个家显得异常宁静,夏日的烈阳光线照在家里,他看着地上的光线,还有打倒在地的饭菜,飞来叮咬的苍蝇。一个人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只是慢慢的带着哭腔的抽泣,慢慢的抽泣,他很渴望母亲这一刻能过来抱着他,护住他,告诉他“没事,有妈妈在。“

  可是过了半晌,他也没等妈妈,更没等到那句话。

  他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抹掉了眼睛的眼泪,跑到饭桌上,拿着仅剩的白米饭一口一口吃了起来,他似乎明白了一些事,只有快快长大才能脱离这一切,只有自己强大才不会受欺负。

  吃过饭,沈畅强忍住身上的伤痛,跑到后院烧水洗澡,灰头土脸的他心里一直告诫自己,必须得照顾好自己,强大起来。好在沈畅骨架子好,平时也比较活泼运动,在持续好几分钟的挨打下,沈畅只是受了些鼻青脸肿的外伤,加上右边胳膊好像是脱臼般的使不上劲,也不是特别疼,好像麻木了。

  洗过澡,沈畅一个跑到妈妈的房间里,想找一些红花油,以前也不少挨揍,但是都是妈妈给他涂药,所以他一点也不害怕,可是这次妈妈的房间空空如也,桌子上妈妈经看的书,衣柜里的衣物,还有衣柜最上方的行李箱,都不见了,还有连同姐姐的东西也都不见了。

  突然某一刻沈畅瘫软在地上,不管之前沈义怎怎么说他都不愿意相信,可是这一刻他不得不信。看见这一切,内心某一刻他觉得母亲骗了自己,姐姐也骗了自己,他记得母亲说过,永远的都不会离开自己,姐姐也说过要永远在一起的。

  可是这一刻就只剩下沈畅他自己了,剩下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这个屋子里,他内心某一刻突然升起一股恨意,他恨这一切,恨父亲沈义,是他破坏了这个家,恨母亲黄莲,是他骗了自己,抛弃自己,恨姐姐沈琪,为什么只留下自己一个人。

  可是他越恨这些,他就越会想起这些来,他讨厌甚至憎恨父亲这种人渣,可是沈畅后来也没想到,原来近墨者黑是真的,原来自己真的会变成自己曾经最讨厌的样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二十二年的谎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二十二年的谎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