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跨越千年的独白
有如三宝2020-05-12 16:491,584

  “狄奥多拉548年死于癌症。此后,查士丁尼就大势将去了。他没有再娶,‘以狄奥多拉之名’成了他最庄重的誓言。甚至许多年后,他让一支胜利的军队停止前进,让整个君士坦丁堡等待,只为他在狄奥多拉的墓前短暂地祈祷、默哀。”

  ——《欧洲中世纪简史》

  【公元559年,君士坦丁堡】

  和匈人的战斗很顺利,没用太多时日就取得了胜利。

  大军班师回朝的时候,狄奥多拉,我又想起了你。

  你总是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就闯入我的心头,像一朵恣肆盛开的罂粟,让人沉醉其中,永远也戒不掉。

  不知为何,我近来越发地想你了。

  想你的纤纤素手,搭在我的脉搏上,便懂得了我多少年不为人知的隐秘痛苦。

  想你柔软的头发,如同绯红的朝阳照亮我单调的世界。

  想你想你纯净的双眸,里面闪烁着倔强的生命力,不仅救赎你自己、救赎我,也救赎苦难的众生。

  这些年,我不再那么渴望重建昔日的罗马了。

  因为你说得很对——我其实并没有读懂神的旨意,我爱我爱的人,却不爱我不爱的人,我还恨我的敌人。

  原本所笃信的荣光不再是荣光,所憎恶的怯懦不再是怯懦。

  我想,我的心和你越来越近了,这种感觉很好。

  但是这还不够。

  所以我下令让大军绕道去圣使徒大教堂——就是你长眠的地方。

  我的身体也要和你紧紧挨在一起才行。

  披着铁甲的战士整整齐齐地站在我身后,气氛肃穆凝重,等待我为你点一只蜡烛。

  它静静地在你沉睡的水晶棺前燃烧,火光里,我仿佛看见了你笑意盈盈的面庞。

  他们总是劝我再娶一名门淑女作位皇后,为我诞育帝国的继承者。

  但我娶的女人,怎么能够不是你?

  我孩子的母亲,怎么能够不是你?

  今天的天很蓝,没有一朵云,和博斯普鲁斯海峡里的海水连成一片。

  经过圣索菲亚大教堂的时候,里面传出宁静悠远的吟唱。

  我的心突然荡漾起了一圈圈不知缘由的涟漪。

  你离开的时候告诉我,你去了千年之后。

  那么,你在那里也能看见这座我们一起修建的教堂吗?

  【公元2020年,帝都】

  我又翻开了一本拜占庭的史书,只有这时,我才感觉我又和你在一起了。

  史学家对你的评判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有的说你暴虐嗜血、好大喜功,有的说你锐意进取、野心勃勃,但无一例外地都认为——你的治下,造就了拜占庭王朝的第一个黄金时代。

  从那里回来后,我每年都会去一次伊斯坦布尔。

  你和我一起建造的圣索菲亚大教堂已经变成了一座清真寺,不负昔日的模样。

  但是博斯普鲁斯海峡里的水却千年未曾改变,正如我对你的思念。

  记得教堂竣工的时候,你说:“所罗门,我已超越你。”

  那时的你,是何等意气风发啊。

  金色的头发沐浴在阳光之下,高傲的头颅微微扬起,入眼的是整座罗马帝国的辽阔版图。

  我如痴如醉地看着你。

  你让我为教堂取名,我说希望它能赐予世间的人们以神圣的智慧。

  “圣索菲亚”因此得名。

  此后的千年,人类经历了一次次浩劫,又获得了一次次重生,我不知道人们是否获得了那神圣的智慧。

  但我知道你懂得了我的意思。

  史书说你在我离开后变得优柔寡断、意气尽失,从此潜心神学——我知道你在思念我,但我相信你的名利大灰更是因为你懂得了我的意思。

  我知道,你看到了那些飘荡在爱琴海之上的不甘的亡灵,看到了索菲亚大教堂里拥挤着的异教徒的幽魂,看到了在火中挣扎扭曲的女巫……

  你赐我以“圣女”的桂冠,让我在离开后的多年里,仍然接受信徒那络绎不绝的朝拜。

  你对我的好太多,数也数不清,而我无以回报。

  唯有一颗为你跳动的心。

  此刻我正坐在帝都的图书馆里,认真地读着和你相关的文字。

  下个月又是春天了,是我初见你的季节,也是我离开你的季节。

  我又将回到伊斯坦布尔,回到圣索菲亚大教堂。

  我们将在那里,隔着千年的时光,紧紧挨在一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拜占庭圣女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拜占庭圣女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