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那成那漫天2020-05-20 10:063,176

  为了一个安身的地方,那成突然体会了当年屈伯追随母亲的不容易。连着几天,那成都堆着一脸的笑纹,逢人就是亲切的面庞,而且花钱如流水。乔良从新加坡联系到之前的师兄师姐,然后返回马来找到那成的时候,那成正在一个才做好的祭台前面盘腿坐着吃马来炒面——一种以前从来不吃的油腻玩意儿,边吃边叨叨,声儿很小,乔良是通过读唇发现的。

  “你们,你们都局气,就我小心眼是不是?”那成一大口面咕噜咕噜的咀嚼,但教养好,不吧唧嘴。

  “你说你知道我妈为什么死,你也说我爸虽然谈不上好人,但绝对不是坏人,要看立场!你说你是委曲求全了!我妈呢?更有意思,死的时候我呆不呆、傻不傻,就那么一个半大孩子……”那成喝了一口水,咽了下去。

  “你们可真放心啊!世道多乱啊!我一个半大小子,就那么糊里糊涂的活着!没学坏,没走歪路!”那成抹了一把脸,一手都是水:“您总是说我有爸爸!可是他为什么不来管我呢?还有您,死的时候说我爸多么多么爱我,爱你!可是呢?他早就结婚了!你知道么?他的近期的事儿,我这里有一厚本!”那成从身后挎包里拿出一个牛皮纸本子。

  “为了看完,我是一天一夜走回来的!”

  “屈伯,你说你是我妈的忠实部下,你死时候,咋就不想嘱咐我几句?”那成彻底嚎啕起来。

  “他们要我去对付我爸!你们知道么?他们觉得,我最恨的就应该是我爸!这人我从来没见过!我恨不起来!因为我不缺爱!我不缺!”虽然激动,但是那成依然声音很小的在喃喃自语。

  乔良从一边退了出来,门外席地而坐。

   

  孩子们是在一个废弃的学校里安顿了下来,大的孩子主动开始做活计,吃完饭后。大家自动的聚拢了一块,用一个小的音箱开始播。这里虽然废弃,也不是因为年久失修,只是因为生源不足。

  “要说西游记的独角兕大王,其实就是青牛精啊!那是老子出函谷关的唯一坐骑。要说青牛,其实是老子以前的一个药童儿……”,屈伯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断断续续的,大孩子给小的讲解着,小的也提着问题。那个小音箱就放在之前的轮椅上,轮椅的腿儿向前支起来一个角儿,轮子坏了一个,看茬口不新。

  “那胖子,有东西到了。”

  一个四四方方的包裹,上面写着那成收,在角落里,有隶书写的:先思退。

  包裹里有的事物,让那成觉得有点意思,一个是废弃学校的地契以及所有权属,还有一个是空白协议,上面描述了只要他接受后面的事儿。

  “拾掇拾掇,我们得走了!”那成招呼了几个人:“这次是酬劳先付!”

  随后,又拉着几个大点的孩子一起,聚在一块堆儿,好像商量事儿。

  “我们要去一段日子,你们几个最大的孩子了,要知道怎么办了?”那成特别认真的和大家说。

  “和以前一样你每天都会视频进来,和我们一起听故事么?”一个大孩子看着那成。

  那成呆住了,这个他还没想到,但是他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责任就和以前屈伯的责任一样!现在就是那成了,那成成了这群孩子的主心骨,也是最大依靠。

  “嗯,以后我都会,我忙开了,你们对儿哥、良子哥也会进来!我就撂句话儿:你们认我们,我们就是一家人!”

  几个孩子想哭,但是忍住了,现在这几个大孩子成了大家临时的主心骨,所以不可以哭。最大的孩子揉着小孩子的脸蛋:“别忍了,哭出来就好了!”最小的胖子哭了出来,但是没有声儿,只是流泪。

  乔良看着几个孩子,与冯对儿、那成互相望了一眼,他觉得这些孩子就好像自己的从前,这时候他突然意识到冯对儿脸色不是特别好,手里提溜着一个小木匣子。

  “屈伯的箱子,是不是我们应该随着一起烧了?”冯对儿询问大家。

  “你就一点好奇心都没有?”乔良最是古怪的一挑眉毛:“要论谁最了解我们,肯定必然是屈伯啊!他没有留话?不能!肯定早就备着!肯定是想我们去看的啊!”

  “如果屈伯留了话,说是千万别开,估摸着你也会说那是激将法!并且我们也没有一个人是听话的乖宝宝?”那成在一边不知道从哪找出来一块口香糖,在一起吧唧嘴的吃着。

  其余俩人一起点着头。

  兄弟仨人找到了僻静的屋子里,打开以后,是三个本子,与其说是本子不如是一个文件夹。第一个本子上面写着《得看!》,第二个是《看不看?》,第三个《千万别看!》。

  乔良趁着俩人还在犹豫,一把拿了那本《千万别看!》。

  “小良子!打开了,就看下去吧。这本几乎就是给你的!”乔良突然觉得鼻子有点酸,抹了一把眼上的水,盘腿在地上开始翻看,这时候其他俩人也开始翻。

  “这个本子大体上就是三段,你从哪来,我教了你什么,将来你怎么办。但是最后一段你可以当成我在椅子上的遐想,不作数。前边的,如果看见不乐意的,也就当没看见……”

  “你和其他孩子不一样,我在你身上花的时间是最多的……,好奇心,可以说是你最大的好处,但这个能力需要善用,……”

  “你家里没什么大不了的,别自己瞎琢磨,看了电影就说自己父母是黑帮仇杀,看了小说就惦记自己父母是不是一起家族案的主角,我想告诉你,你爹妈都是寻常人,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你爹妈的信息都在那成那里,你们商量着办,我想说的是他们有他们的,你们有你们的……”

  乔良看着那成,那成那一叠更厚,那成已经在哭着,不停的那种。乔良的一嘴话,这会儿都说不出口了,那成哽咽不停。

  一边的冯对儿拿着最薄,一脸求助的看着那成,也不好意思开口,怎么开口?人家都哭成那样了!

  那成抬头看了俩人一眼,把自己厚厚一摞的资料抽出一块来给俩人,冯对儿看文字的东西有个臭毛病,喜欢读出来。

  “那成,你看到这些字儿的时候,要么就是我住院昏迷,要么就是已经没了,估摸着俩都差不多。劝你一句,别太难过,真的,该难过的是我。我一直想和你说,我不是好人!真的!但我信一些冥冥之中的玩意儿,今儿估计天气不错,和你说个事儿,听了别急眼,毕竟我是已经死了或者马上就要死了的人。我是你妈妈的司机以及保镖,以前算是吕家的人,我以前和你说过只是追随你妈妈,我是骗你了,最初,我去你妈妈身边是为了杀她,但是后来,也就是追随了。”冯对儿读着看了一下那成。

  乔良在一旁:“您读就读!学什么屈伯的腔调啊你是?“

  “多的事儿不说了,就说你一直想知道你母亲死的那次。你们关紧门了么?“冯对儿看了一眼大门,乔良打开,关紧了。

  “我说的,兴许和你看见的不那么一样,以下是我多年装孙子去寻摸来的一些蛛丝马迹拼出来的,多少真的,还真没准,需要你去证实,或者你们小哥仨去证实。事儿呢,就是这么个事儿。起因,我不知道你有多少记得,你舅舅,就那个现在吕家的主事儿……“

  屈伯还是那么碎碎叨叨的,中间涉及到他调查的那成的父亲那满天的企业,发迹以及那成母亲如何回到槟城,以及最后死的一些细节,这些细节让那成闻到了一丝很诡异的味道。

  “你妈妈才是翠玉吕的主事儿人呢?”乔良开口就问的是节骨眼儿:“你爸爸也不赖啊!在大陆有那么一个专门做文玩儿的公司!还是很有意思的。虽说,也是玉器行,一南一北,也没有什么可以粘黏的啊!怎么你母亲就去了北京?”

  “按照屈伯含糊的说法,当时母亲是为了离开,她要逃避什么呢?”那成有很多东西想不明白。

  有了这个本子,就和着翠玉吕给出的那些只鳞片爪的信息,让那成觉得一切都让人越来越糊涂。

  “看不明白了!你们俩觉得怎么样?”那成看着俩人,俩人有点儿忧郁。

  “最近的信息源在哪?”冯对儿戴上墨镜:“我是说最近,最了解你父亲那满天的信息,你知道,虽然可能偏薄,但,毕竟有句老话说过,最了解你的人就是你的敌人。”

  乔良已经走开打电话去联系车辆以及找人脉了。

   

  翠玉吕家,遭贼了!凌晨,整个翠玉吕家几个办公机构都搞得乱七八糟,损失了不少玉器以及现金,槟城、吉隆坡都有涉及。吕家主事儿吕盛奇查看现场时,虽然觉得愤怒,但是也觉得奇怪,但马来警方的效率,让一切很快都波澜不惊——忒慢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忒有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忒有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