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突如其来的箭
湫璃落2020-07-02 11:472,199

  秦钰眼中流露出错愕不会这么喝醉了吧,陆盈盈趴在桌上翻到的鼾声传来,秦钰有些后悔的扶额。

  他把陆盈盈驮了起来,陆盈盈就像小鸡仔一样,秦钰本来就是习武之人对于陆盈盈这种女子自然不在话下,但是她喝醉了!

  “哟,公子这是喝醉了啊,要不要找个姑娘照顾一下,酒醒了再走啊!”老鸨看到秦钰要把陆盈盈驮走上前拦住了秦的去路。

  “不用了!”秦钰语气低沉给了老鸨一锭银子然后驮着陆盈盈走了,陆盈盈就跟死人一样,要是扔在乱坟岗都不会有人觉得她是活的。

  两个人走了出来以后,陆盈盈打了一个酒嗝,秦钰是非常嫌弃的挥了挥手。

  “大河向东流啊,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嘿嘿嘿嘿!”陆盈盈突然一曲高歌把秦钰吓死了,而且还跑调了,秦钰是真的欣赏不来陆盈盈唱的歌。

  “喝酒啊,不醉不归,那就这么好喝走什么走啊!”陆盈盈现在说话带着浓浓的醉意,脚步虚化,就像一个游魂飘忽不定。

  还把秦钰的步伐也变得左右摇摆起来,陆盈盈一边唱歌一边带着秦钰这里走一下那里走一下,原来的路两个人都找不到了。

  现在天都黑了,来来往往的人都只能看到一个大概的轮廓,长什么样子都看不清,而且建筑物很多。

  陆盈盈现在醉酒她没什么,可是秦钰就不一样了,他的身份不同,就算他是微服私访也会有一些居心叵测的人查到他的位置。

  他的父皇就被刺杀过,但是同样的事不可能只会发生一次,他可是皇帝,这皇位谁不心动。

  他们在这个巷子里兜兜转转一直都转不出去,秦钰在漆黑的巷子里用脚踹了几下,就是怕在看不到的情况下撞到墙上。

  今天的月光很朦胧,方向和建筑物秦钰都有些不太能看得清因为太黑了,也不是陆盈盈乱走走到哪里来了!

  房顶瓦片有了一丝响动,秦钰整个人的心弦都绷紧了,他掌心出汗却死死的驮着陆盈盈,她现在还在醉酒。

  他扭过头去鼻息之间都是冷气,月光缓缓朗照突然一片瓦落在了地上,应声而碎。

  “喵呜~”房梁上突然窜出来一只黑猫,秦钰警惕的心也算是放下了,那只猫也突然跳下来消失在黑夜中。

  好在现在月光明朗了,秦钰能看得清,带着醉酒的陆盈盈慢慢往回走,但是他心里的心弦又一次紧绷了起来,现在街道上十分安静打更的人也还没过来。

  除了月光以外其他任何光点都没有,或者是说太渺小,秦钰的呼吸现在都变得格外谨慎,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很有可能会因为一个呼吸而错失。

  陆盈盈浑浑噩噩的醒了过来,她的头现在非常的痛她伸手揉了揉,她感觉得到自己的手腕处一阵凉意,是因为秦钰驮着她手出汗了风一吹就会有这种感觉。

  “这是走到哪来了?”陆盈盈环顾四周都没有任何一点亮光心里不仅有些发毛,她打了一个哆嗦双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自己胳膊上的鸡皮疙瘩。

  “我怎么知道,现在我们两个都已经迷路了,说不定还会遇上一些劫匪。”

  秦钰见她醒了以后也放心了,打开自己的折扇一件轻松的样子,他的目光和耳朵已经都一刻都没有敢松懈,因为过于的紧张让秦钰的额头上出现了一些迷汗。

  陆盈盈一听会遇到劫匪她赶紧捂住了自己的钱袋,顿饭了秦钰的身后。

  “秦公子不知道你会不会武术之类的,如果你不会那如果真的遇到劫匪我们两个都没活路了!”

  陆盈盈紧紧的拽着秦钰后背的玉帛悬挂于玉帛上的玉佩也有些许晃动。

  “本公子不会武术,还指望陆姑娘保护我呢!”秦钰语气里带着几分打趣的对陆盈盈说着,他也是想逗逗她而已。

  可谁知陆盈盈居然当真了“不是吧,你居然不会武术,是谁说古代人都会武术的那些小说真是害人不浅。”

  陆盈盈开始抱怨,她真的以为秦钰不会,她心里是怕得要死,双手抠着裙摆四处观望到底那条路才是回去的,早知道就不出来喝酒了。

  陆盈盈是真的要急死了,秦钰嘴角勾起一抹轻笑,召来了陆盈盈的白眼。

  她转身突然一阵疾风而过,秦钰伸手干净利落的将那根射来的短箭打偏在地,锋利的箭头狠狠的插进了玉砖里还打出了一个小窟窿。

  陆盈盈的瞪大了双眸,心里骤然一抖,后退两步,秦钰挡在了她身边。

  秦钰那双桃花眼低垂,那张俊脸变得阴沉起来,他手中的折扇轻轻晃动拿起来,有了一些破损。

  “那只箭从哪里射出来的?”陆盈盈回过神来她脸色被吓得瞬间煞白,紧紧的抓着秦钰身后的玉帛,警惕的看着周围。

  “我本以为是冲着我来的,看来不是,陆姑娘是冲着你来的。”秦钰把那把折扇无情的扔在了地上,拍了拍手看着远方。

  他作为下一任君主从小到大接受的训练那都是非常严苛的,听风辨位那可是看家本领。

  “冲着我来的,一定是陆府的人,一定是!”陆盈盈一口咬定就是陆府的人,秦钰微微侧眸,秦钰那双眼眸中并没有荡起多大的涟漪,她怀疑是陆府的人也是有依据的。

  “陆姑娘为何一口咬定?”秦钰双手微开,就是怕他们会变动位置或者根本就不是一个人。

  “因为陆府的人巴不得我死,我在这没亲没故的欺负我。”陆盈盈把自己说得很委屈,但是秦钰早就已经把她调查清楚,对于这件事他只是观望而已。

  但是今天他是没想到如果真是陆府的人那真的太明目张胆了,没有把汐月国的律例放在眼里,那就是没有把他秦钰放在眼里。

  “陆姑娘,你现在很危险你说我是救你还是不救你!”秦钰缓缓开口,陆盈盈没想到秦钰居然问出这种话,今天一起喝花酒也算是至交了居然……

  “难不成秦公子也是那种见钱眼开之人?不为交情所念吗?”陆盈盈微微蹙眉小小的一张脸扭在一起,但是现在陆盈盈说话是越来越不像以前那样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古代当房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古代当房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