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秦钰是陆盈盈的情劫
湫璃落2020-07-02 11:472,160

  敲门声越来越清晰陆盈盈擦了一下自己的口水因为坐在地上久了屁股和腿都有些麻,陆盈盈刚刚推来门又被绊了一下。

  双膝跪在了地上,秦钰慌乱的退后几步“陆姑娘不用行此大礼!”

  秦钰轻轻的挥了挥扇子,瞳孔转向别处,陆盈盈捂脸,都说膝下有黄金,这怎么就跪下了。

  现在她的眼睛还是涩涩的,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裙摆,看着秦钰孤男寡女的这的确…

  “秦公子来找我何事啊?”陆盈盈拍了拍手看着秦钰说道,秦钰看她的眼睛有些红以为是她哭过。

  他拿出拿出了一根糖葫芦“听说你们姑娘都喜欢吃这个,所以我就买了,在黄酒楼的事我也的确没想到,不知道陆姑娘和陆盈珺到底有什么恩怨?”

  陆盈盈接过糖葫芦,咬了一口,嘴里都是满满的甜,而且果肉很多。

  “谁知道那群神经病发什么疯,我凑个热闹都被扣了个屎盆子。”陆盈盈把山楂咬下来的时候都特别的用力,突如其来的冤枉换做谁,谁不生气。

  陆盈盈满脸的不服气,秦钰点了点头,陆盈盈的确和那些姑娘不太一样,秦钰让太监去调查陆盈盈,不是说陆盈盈天生胆小吗,但是这完全就不像啊!

  看来传言终究是传言啊!

  陆府

  一盏茶杯应声而碎,热茶撒了出去,在房间里的丫鬟们都低着头没有人敢说话!

  烛光闪烁,陆夫人狰狞的脸上怒气未消,她轻轻的揉了揉额头,陆盈盈用苹果砸的。

  “真是反了,真是反了!”陆夫人满身火气的,双眼充血就像一头猛兽,她现在恨不得杀了陆盈盈。

  “夫人息怒,大小姐已经被赶出陆府,现在已不是陆府的人,夫人又何必动这么大气。”

  陆夫人的贴身丫鬟见她火气大,想让她消气气坏了身子,陆夫人突然一瞪,丫鬟被吓得一惊。

  “你的意思就是说我故意去找她了,珺儿现在都已经吐血了,你居然还帮着外人说话,你这个贱婢!”

  陆夫人气势汹汹的扬起手直接就给了丫鬟一巴掌,清脆的响声让屋子里其他丫鬟都心惊胆战的。

  “夫人,我没有啊,只是陆大小姐已经被您赶了出去,这次二小姐受伤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搞鬼,若真是大小姐克的,那就请个大师来做做法。”

  丫鬟跪在地上红肿着脸拽着陆夫人的衣摆,轻轻哽咽,脸上火辣辣的疼,这丫鬟生得本就水灵,那楚楚可怜的样子真的让人太心疼了。

  大师!

  这丫头倒是说到了点子上,是该请个法师了,最好把陆盈盈给弄死。

  “你给我找一个有名的大师过来,让他看看要用什么办法才能解决掉陆盈盈那个丧门星。”

  陆夫人抬腿把那个丫鬟踢倒在地,丫鬟捂着自己的脸,点了一下头跑出了房间。

  这一夜就这么过去了,陆盈盈也还算睡得安稳,因为秦钰送的糖葫芦拉肚子了,陆盈盈已经进了三次厕所了。

  来到酒楼走路都是扶着墙,平时陆盈盈张狂习惯了,书生们见到陆盈盈扶着墙走都在偷笑。

  她走到酒楼门槛上坐着捂着自己的肚子,还在咕咕叫,就一串糖葫芦咋就拉肚子了。

  “陆姑娘今日为何起了这么早!”秦钰也走过来坐在了门槛边,看着快要魂飞的陆盈盈。

  “睡不着,肚子疼啊,就是你昨天晚上送的糖葫芦!”陆盈盈哭丧着脸肚子还在咕咕叫真的很不舒服。

  “我昨日送的糖葫芦怎么了?”秦钰微微蹙眉,一串糖葫芦而已,怎么怪自己?

  “反正今天起来肚子很疼疼的要死!”陆盈盈捂着肚子头埋进了双腿之间,紧紧的闭着眼睛。

  秦钰倒是有些不知所措,他转身对太监挥了挥手让他去大夫那里寻一些止痛的药。

  陆盈盈的头埋在双腿之间,一双白色的靴子印入了她眼帘之中,她抬头,龙简钰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手里拿着一串糖人。

  “给你的!”龙简钰把糖人递给了陆盈盈,她现在肚子很疼哪有心情吃啊!

  陆盈盈挥了挥手,表示她不要“不要不要!”她的语气里带着几分驱赶的意思,她把脸埋进了手肘之间。

  龙简钰抬起的手还拿着糖人,陆盈盈不要龙简钰也不好收回来,他手机紧紧的攥着糖人,平静的脸上隐藏了很多情绪。

  随后龙简钰拿着糖人有了,来到集市上一名妇人正带着孩子,那小女娃见到龙简钰手里的糖人抬着脚蹒跚的走了过去,握住了龙简钰。

  他眼帘低垂小女娃印入眼帘之中,她的小手抓着龙简钰的大手,还有一只手握住了糖人。

  妇人满脸歉意的对龙简钰笑了笑,龙简钰看着小女娃脸上也终于有了情绪,他把糖人递给了女娃,还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

  龙简钰走了没多久陆盈盈抬起头“不行不行,我还得去一趟!”陆盈盈说着捂着肚子又跑了。

  灵龙族

  西柳长老看到,他那双鹰眼变得犀利起来,脸色也缓缓阴沉,他手里的拂尘拿在手里也收紧了几个力度。

  “大哥,这凡人皇帝可是那真凤之人的情劫,要不要……”西柳长老语气里带着杀意,长垣长老双手负在身后,伸出一手轻轻的抚了抚胡须。

  “不可胡来,固为情劫,那就要看看太子和她是否有缘无分,这一切都是天注定,你我又怎了去改变。”长垣长老带着几分警告,已经知道秦钰是陆盈盈的情劫,若能过那个龙简钰和陆盈盈才算得上金童玉女。

  西柳长老垂下眼帘,长垣长老发话,西柳长老也不敢造次。

  “况且他们供奉了我们几百年,若因为真凤之人去杀了他,岂不是有违人道。”长垣长老轻抚胡须,灵龙族和天凤族也世代守护着汐月国。

  若因为此事,过于欠妥。

  “真凤之人每隔三百年便会出一个凤皇,三百年将至,所以要慎重。”长垣长老说得不是没有道理,真凤之人在凡间历劫,情劫,和身劫都避免不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古代当房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古代当房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