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摆渡
東醒2020-06-02 23:122,754

  智者在临终的时候对黑暗妥协,是因为它们的语言已黯然失色。它们也不愁被夜色疑惑,咆哮吧,咆哮,痛斥那光的退缩。

  陆远看着河面的流动,转过头对着沈若问道:“老大你在说什么啊?”

  “我念的是一首诗。” 沈若坐在桥底看着眼前河流拍打。

  夜里黑暗中少许的照明在照亮着这个城市角落,周围寂静伴随着少数河水的拍打声,让人感到舒心。

  “老大,你说的落脚处就桥底下吗。”陆远吐槽道。

  沈若脸上露出笑意看着陆远现在的打扮。

  “陆远我一直想问,你还没发现自己的身上的衣着变了吗。”

  陆远挥了挥手袖,突然感到不对。便发现自己身上的白衣才反应过到自己身上的变化,不由发出惊呼。

  “我我我,我衣服变了,我头上的是什么?”陆远顺着自己的头上摸着,然后拿下帽子只瞧见帽子上写着一见发财。这是!?这不是!老大你之前给我讲的黑白无常的故事吗!我怎么会!?”

  “我之前就想吐槽你是不是cos白无常了,不过也好装备更新。挺不错的呀!”沈若摇头笑着。

  陆远兴奋的抽出哭丧棒挥动起来哈哈大笑。

  “哈哈哈,现在我是白无常大爷!勾魂大神!”

  沈若坐在地上拖着下巴看着对岸,没有理会陆远的活宝演出。

  “老大,你知道我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的吗?”陆远玩耍完将哭丧棒系在腰间,走到沈若身边坐下。

  “不知道。”

  沈若的目光看着河对岸心不在焉的回答。

  深夜小镇街道一位男子在街道上不停的逃跑,身后像是有什么在追赶着他。紧张的喘息和奔跑的脚步声,打破了这寂静的夜。

  男子看见河边远处有着一艘船,这是他今天晚上看见的第一个人。

  只见船上有一个青蓑笠,绿蓑衣打扮的船夫在船上手上拿着一根竹杆。

  奔跑到港口边的男子大喊道:“船家让我渡河!”

  船夫摸了摸青竹笠,默默地将船驶到岸边。

  “后生,你跑得这么急是何事啊?”

  男子急忙的说道:“后面,后面,有一只怪物追了我好久。好像是想要杀了我!”

  “你想要渡河么?”船夫勾起嘴角看着眼前的衣裳有些破洞的男子。

   

  “渡渡渡!我渡!”男子急忙的回应。

  “行,渡河之前你先要答我的问题作为船费。”

  “我,死老头后面可是有怪物啊!还问什么狗屁问题?你是不是想死!?”

  男子想要跳上船,可发现脚触碰碰不到。身体直接穿过船落在水中突然惊愣。

  “怎么可能。”

  就在男子惊楞落在水中的时候,身后港口处出现一条黏糊的触手进入河水中,缠绕着男子的小腿。一股巨力将男子拉出水面甩到岸上,男子惊恐着用双手扣着地面流下鲜血,口中痛苦不甘的呐喊着,但巨大的力气拉扯下男子绝望的看着河面被拖进黑暗。

  不甘的惨叫声飘荡在河边……

  船夫的面容表露出不屑:“就这德行,连个问题都回答不上还想渡河。难咯难咯……”

  随后船夫转身看向身后远方的对岸。

  “没想到竟然还有客人。”

  便使着船往身后的对岸而去。

  陆远看着远方并用手指着正飘来的小船。

  “前面有船驶过来了!”

  不久之后,船只驶来青蓑笠,绿蓑衣打扮的船夫站在船头。

  “贵客这是要渡河?”

  沈若向船夫行礼,

  “老人家,我二人正想要渡河,不知老人家是否方便。”

  船夫笑呵呵的看向沈若身旁的陆远再将目光转向沈若提出问题。

  “渡河可以,你们先要回答我一个问题。”

  “我在渡什么?”

  渔夫看着面前二人提出一个奇怪的提问。

  “老人家自然在渡人也渡自己。”沈若嘴角上扬回答船夫的问题。

  船夫脸上也露出笑容然后哈哈大笑

  “没想到,这么多年了竟然还有人说我渡我自己,那么敢问这位客人。渡河之后打算做些什么?”

  远方对岸,黑暗缠绕着那片区域,渗人凄凉的嚎叫声不断传出。

  “渡河之后想看看,对岸有什么。”

  船夫拉下青竹笠嘴角勾起。

  “老夫不建议客人前往对岸,那边可是有着域。”

  陆远在一旁看着二人对话有些好奇提问。

  “域是什么?”

  船夫充满笑意的回答;“域是怪异聚集之地,同时也称为诡域。而我的工作就是将无意中陷入域的人类摆渡过来。而这船是通过域的工具。但想要上船就必须回答出,我的问题这是规则。”

  船夫坐在船头拿出葫芦抿了一小口。

  “客人,我看不透你。但老夫还是劝你别去对岸的域。那里很危险!”

  沈若从大衣口袋中拿出兰州,但犹豫的放回口袋。身上的大衣随风舞动,月光下的沈若脸庞认真的说道。

  “我在寻找一个答案这和怪异有关!对岸的域是狩猎场吧。”

  “客人既然知道就应该马上退回,以前也有人打算渡河前往域。只是可惜最后却没有回头。”

  船夫拿着手中的葫芦摇了摇扔给沈若。

  “喝了吧,渡河能轻松一点。”

  沈若接过手中的葫芦喝了一小口随后拿给陆远。

  “能不能不喝?”陆远犹豫的表情看着船夫。

  “不喝的话,陷入域的拉扯,我可不管。”船夫勾起嘴角打趣道。

  陆远强忍着心中不适,喝下了这葫芦里的酒。随后跟着沈若上了船,踏上船陆远感到摇晃。

  随着船夫一声吆喝声;“上路咯!客人们请坐稳咯!”

  小船缓慢飘向河的对岸,这时陆远才发现这船是用纸做的。

  河面上渐渐起雾,周围寂静无声只有船夫的竹竿发出声音。

  “这船是纸做的?”陆远用手捏了捏船上的小部件。

  船夫大笑道;“因为我也是怪异啊。那位客人不是早就看出来了吗?你这娃子怎看不出来咧?”

  靠躺着的沈若闭目养神像是在思考着什么,随后沈若睁开了眼睛看着船夫的背后。

  “这船本来就是怪异,老人家心中有执念才会选择渡船的吧。”

  船夫手上的工作没停,眼神深邃的回想起过往随后叹了一口气。

  “30年前老夫还是个渡人船夫也兼职捞尸,那时没有怪异的存在人们也不知道这场灾难,后来我心脏出现问题身死在船上,不知不觉就成为怪异,然后我和这船儿在河水上飘荡了30多年,于是就干起了渡人的老本行。”

  沈若将目光看向河面江水的波动和白色阴冷的雾气,

  “其实渡人也同样在渡自己。”

  船夫看着江面摇头:“老夫渡人即使对方回答不出问题也会渡,只不过要收取对方10年寿命换他们一命。”

  陆远恍然大悟的说出:“代价吗?”

  沈若又闭上眼睛感受着江面上的平静与阴冷。

  “这很公平,10年换一命还能救许多人。”

  船夫停下手中的动作将竹笠拉下遮掩住脸上的表情。

  “现在回头还来得及,一但踏入域老夫就帮不了你们了。”

  沈若看着船夫的身影语气坚定;“老人家,我意已决。多谢老人家的好意了。”

  “也罢,我就在岸边等着你们回来。”船夫叹了一口气继续划动小船。

  小船驶过白雾来到岸边港口,沈若和陆远下船后向身后的船夫道谢。

  船夫看着渐渐消失在港口的两道身影,摇头叹息苍老的声音传出。

  “希望你们能活着回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扶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扶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