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梦落三千坠凡尘
棠茉烟2020-05-15 06:435,527

  01

  魔界

  一座华美的殿宇在蔚蓝的天空下,透着丝丝高贵神秘的气息,静默的矗立在这片毫无生机的枯林朽木中,凋零了多年的林子,层层雾气浮动,衬得中心的宫殿若隐若现,遥远难及,远远看去,说不出的诡异

  一袭黑衣的魔界士兵警戒的在周围巡视,殿门前的侍卫恭恭敬敬的守着大门。魔界的众兵,皆用自己的行动忠诚地守卫着自己的王!

  暗沉的颜色中,一抹朱红闪过,似刺破黑暗的初阳,耀眼夺目

  寒倾君足尖轻点,裙摆飞扬,径直略过侍卫,进入大殿

  “寒非离!”

  一声河东狮吼响彻殿中

  魔界唯一的公主袖子一甩,一脚踹开书房大门,怒气难掩,“你驳回了东领主进攻仙界的建议!”

  里间的男子尚捧着一卷杂书,朱红小笔也不知在写些什么,他模样俊美,皮肤白皙,挺鼻薄唇,尤是一双桃花眼分外惹人,潋滟无双,纵是最简单的看人一眼,也能勾出无限情丝,此时却微微瞪大,仿似有些惊讶:“君儿,你这是听谁说的?”

  “你管我怎么知道的!仙界残害我魔界甚久,此刻受创还未恢复,你竟然退缩,对得起祖母她们的牺牲吗?”寒倾君怒极,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书桌顿时“嘎吱”一响,“噼里啪啦”地碎成几段,连带着桌子上的茶具也一同掉落,满室脆响

  寒非离拿妹妹这脑子着实无奈:“君儿,仙魔一战,仙界虽受重创,但我们魔界受创却更甚,此时进攻,实非明智之举……”

  “够了!”寒倾君打断他,“你不就是因着那个叫引缘的仙子而畏畏缩缩罢了,儿女情长,都忘了血海深仇,你不去,我自己想办法打,你别阻止就好,哼!”

  说罢,转身就走,背影不带一丝留恋

  寒非离揉着额,叹气,手一挥,招来侍卫,吩咐道:“你去澈水山寻百花大仙子来。”

  “是。”

  02

  我叫寒倾君,是魔界尊贵无比的公主,我自小在宠爱中长大,祖母宠我,父母宠我,二叔宠我,哥哥宠我。刁蛮任性、不守礼法是对从前的我的形容,然,自仙魔一战后,父亲母亲生死未卜,祖母拼去性命才堪堪护住魔界,我气怒之下,不知危险的跑去仙界找机会刺杀,几番挫折之后,冷静不少,我学会了巧取

  既然从外部打不进,那就从内部打

  经过多方打听,我得知北海水君素与仙帝不和,遂我费劲心力取信水君,然后从中挑拨,水君的脑子果不负我欺,他很相信我!而后,我又从流言八卦中得到了一条重要消息,仙后与月老青梅竹马,却被仙帝从中破坏,更重要的是,仙帝在守了仙后五百年后,终于开始移情别恋,打压凤族,于是,我建议水君与仙后联和,果不出我所料,这两人很快便结成同盟,自此,我们有了一个共同的目标——推翻仙帝

  为了更进一步了解仙庭,我掩住魔气,以鹊妖七瑶的身份,冲破层层阻碍,终成了当今月老之徒,在魔界时,我坚信月老就是个白胡子老爷爷,直到初见,男子斜卧在美人塌上,紫玉束发,面如冠玉,眸色如墨,却带着十足的慵懒,院子里桃花飘洒,粉色的花瓣旋转了几圈,才敢轻轻落在他身上,似也不忍惊了这绝色之人

  从此,我瞬间懂了我哥,开始了两面派的生活,在师父面前,我乖巧可爱不闹事,在北海水君面前,我足智多谋不怕事,后来,我哥妥协了,派了羽魅混在散仙群里来助我,连我的座骑金鹏鸟也被他通过北海水君送来 ,我唯一失策的地方,就是让北海水君去妖界购置大量毒瘴之气,我本欲以此来达到折损仙界大量兵力的目的,却未料水君办事竟不牢靠,以致消息泄露,最叫人心塞的,莫过于这事还归我师父负责,好在我哥与三个百花仙子交情尚好,有她们三个在,就算东窗事发,我也死不了,我跟那三人关系还可以,除了一开始有些小误会,误会解除后,也就没什么了,主要是,她们知道我身份,她们威胁我,我不敢不从!但幸在她们尊重别人,只要我不惹大祸,我还是可以与魔界联系的,至于攻打仙界,她们表示,她们什么都不知道

  我:“……”骗鬼呢!

  03

  散仙,是指修成仙后,因交不出奇珍异宝不能进入仙庭、长期游离于南天门外的仙

  每次七瑶犯了错,就会被百花大仙子赶过去,美曰其名:体验成正式仙的不容易

  说得具体点,就是可以与魔界联系了

  ……

  南天门

  “七瑶仙子,您又过来了呀!”

  守门的仙将熟络的跟她打着招呼

  七瑶毫无被罚的尴尬,自从大仙子给她教规矩以来,十个月中总有九个月会在这里度过,还讲什么面子,里子都没了,她好兄弟似的拍拍守将的肩,笑道:“两天不见,想我了没?”

  守将也不吝啬字:“哪会不想您,这南天门几百年无正式仙来,仙庭中也无人归管,好在您还愿意过来看看,青墨那群散仙们也挺想您的,天天跑过来问,您何时回来呢!”

  七瑶抿嘴一笑,感慨道,还是这里好呀!忽然想到什么,素手从袖子里掏出一个荷包,将里面仅有的两颗药丸递给守门的两人:“一人一颗,这是可提升仙法的药丸,大仙子给的,都接着,不许跟我客气!”

  守将果然惊喜异常,接了药丸,不住道谢

  七瑶绽放出乖巧的笑,款款出了南天门,往散仙群那边走去

  心内却并不那么轻松,那俩守将对她还是好的,但若要进攻仙界,南天门无疑为一处突破口,她回头,看见他们毫不怀疑的将控灵丹吞下,然后甚为感激的冲着她笑了笑,眼角顿时有些湿润

  握拳,如果你们还能活下来,我就拉你们回魔界好好享受!

  ……

  片刻,乖巧好人模式结束,不怕事模式开启

  散仙群依旧如常热闹,赌博逗鸟赏字种花……此中全然不似仙庭死气沉沉,反倒多了几分人间的烟火之气

  “阿瑶,”迎面走来的少年风流倜傥,一身青衣衬得身形更加修长,如果脸上不挂着那么猥琐的笑,就更完美了,“又来找羽大美人了,我说你可别因为人家美,就连自己是男是女都分不清了。”

  七瑶冷哼,投向他的目光满是鄙夷,这思想……要搁平时,她才没那心思理他,但偏偏如今有兴致,本着不调教好属下以后会丢面子的精神,她飞快的踮起脚尖,一巴掌拍在了青墨的脑袋上:“十二月,你怎么还是这么龌龊呢!我可告诉你,在我心里,我师父才永远都是最美的,所以,我永远都是碧玉年华的少女。”

  十二月,是七瑶对青墨的专称,青墨原本是这一片散仙群的老大,无奈在那场决定命运的赌局中,他惨败,从此退居老二,而七瑶为了显示自己的地位,非要给他取个专称,青等于十二月,专称由此而来

  看着她气呼呼的模样,青墨哈哈大笑,手一伸,大大方方的搂住七瑶的肩,却突然降低声音跟她咬耳朵:“阿瑶,你可算回来了,你再不回来,兄弟们的面子都没了,前天新来了个散仙,一出手,除了我还未曾跟他交手,其余的兄弟都败在了他手上,这家伙,赌技可不容小觑!”

  “哦~这样啊!”七瑶双手抱胸,饶有兴趣的点点头,“放心,我会去会会他的!”

  七瑶活了两百年,早在二十岁时就被魔界某些不守礼的人带着赌,经年累月的积累,沉淀下来的都是精华!

  她倒对这位赌赢一大片兄弟的人很好奇!

  “不过,要等我找完羽魅回来才行。”

  “没问题,”青墨表示理解,主动提供线索,“羽大美人现在在净水池。”

  “净水池?”七瑶皱眉,“怎么去那了?”

  青墨摸着头,装老实:“不知道呀,听说是有人送了她一支花簪,她拿去试了。”

  什么!七瑶立刻卷起袖子,疾步走向远处仙气缭缭的池子

  她魔界的护法什么时候被人套走了!她怎么不知道!

  ……

  净水池畔,美人理妆

  女子拿着一支漂亮的昙花簪久久未回过神,目光于簪上多番流连,嘴角挂着让人无法忽视的甜蜜笑容。

  “咳咳咳!”七瑶半掩拳放在唇边,清咳几声以引起注意,这郎有情妾有意的诡异感是怎么回事?

  羽魅如期一惊,回头见她,花了片刻的时间确定四下无人,便慌忙跪下拜见,“属下见过公主!”

  “还知道我是公主啊,我还以为你已经被那小情郎迷的分不清东西了呢!”七瑶故作生气的道

  羽魅自小伴在公主身边,对公主脾性可算了解,惊慌一下后,便笑意盈盈的炫耀:“公主,属下孤身多年,难得遇到心动之人,听凡人说,世上最幸福的事,莫过于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话落,她端正跪姿,诚恳道,“羽魅斗胆,请公主在这一事结束后,给属下与夜尤瞬赐婚 。”

  夜尤瞬?昙花仙君!

  七瑶扶额,仙界花仙名字一般由百花仙子所赐,而百花二仙子、百花三仙子通常又不管事,以致此事全权交与百花大仙子,百花大仙子充分发挥了她随意的性子,随手翻起凡间的话本子,看哪个字顺眼就用哪个,少女一阵惋惜,真是糟蹋了这么多俊男美女呀!

  她沉默半晌,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在暗暗赌气,可恶的羽魅,不就是找到了个情投意合的心上人嘛!待复仇结束,我立即就把师父抢回魔界,有本事咱们比一比谁的婚礼盛大!

  七瑶一生起气来,脸就鼓鼓的,煞是可爱!羽魅忍不住拿手戳了戳,笑出声来:“公主,别生气了!月律上仙不愿意跟您,又不是您的错,对吧?”

  魔界刁蛮任性的公主一时无语,七瑶反思,是不是自己平常对羽魅太过宽容,以至她在她面前正经不过三秒。

  ……

  云悠悠,水通彻。

  七瑶两人抱膝坐在池边,抬头,是无尽的悠悠白云,俯瞰,是人间四季之景。

  “听祖母说,九重天之上,便是神界,你说我们要是再往上飞几重天,是不是就能看到了?”

  “公主还是不要再做这种无所谓的幻想,想一想接下来事情该怎么做才是正道。”

  羽魅毫不留情地将她唤回现实。

  七瑶撇撇嘴,谁说魔界的公主刁蛮任性不服管教了,她从小到大就服羽魅!总是破坏她的好心情!

  “事情还有什么好想的!要准备的都已准备好,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还多操什么心!”

  “可是……”羽魅还想说什么,七瑶却挥挥手,不满的打断她:“我是魔界的公主,我说没事就没事!”

  交谈的两人,谁都没有注意到她们身后的不远处,有一道白色身影驻足良久。

  ……

  “老大威武,老大威武,老大威武!”

  看着旁边为她加油助威的那一群家伙,七瑶捂着脸,险些崩溃,但凡厉害的人,手下个个都冷漠不已,到了她这,她的小弟们,简直太丢人!忧伤完毕,少女果断的恢复了赌场小霸王的风范,脸丢了就丢了吧,反正要脸也没什么用!

  “你就是新来的那个散仙!”不是问句,而是肯定。

  赌桌对面的人一袭月白长袍,长相偏于普通,放在芸芸大众中,一千眼都找不到,但胜在耐看

  苏渐然微微颔首,作揖道:“早听闻七瑶姑娘大名,小生成仙不久,诸事欠妥,如有冒犯,还请谅解!”

  “不必多说,请!”七瑶手一挥,露出恰到好处的笑容

  ……

  十局,七瑶胜

  为什么要十局,因为前九局都打成了平局,最后一局,七瑶堪堪胜利

  “苏公子,承让!”少女笑容明媚如花,仿佛要晃了人的眼

  苏渐然也不恼,好修养的道:“七瑶仙子赌技高超,苏某佩服! ”

  她的小弟们早已经乐得找不着北,前面赌输的面子瞬间便赚了回来

  连忙端茶倒水、捶腿按肩,七瑶一下子恍若回到了在魔界的时侯,闭着眼睛享受

  “百花大仙子有令,召七瑶仙子速回百花宫。”

  一阵突兀的声音煞风景的响起,带着几分威严

  七瑶惊得险些把茶水喷出来,定晴一看,来人竟是流柳

  04

  苍苔露冷,花径风寒

  女子垂着眸,端跪于行刑台上,头顶天雷涌动,似有奔腾之势

  七瑶规规矩矩的跟在月律身后,脑子里还有些懵

  昨天她被流柳匆匆忙忙叫回来,大仙子面还未曾见到,就被二仙子一脚踹了出去,紧接着三仙子一路拽着她扔回了月老宫

  什么情况?

  茫然之下,师傅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刚见面就吩咐了一句:“引缘仙子触犯仙规,私自篡改姻缘簿,于明日午时行刑,你准备一下。”

  啊?

  然后莫名其妙她就到了这

  引缘仙子跪在阵法的正中央,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偶尔拿眼睛幽怨的看着师父,不过通常被师父无视,七瑶只见她咬咬唇,曾经熠熠生辉的眸子此刻黯淡无光

  发生了什么?

  自诩最睿智最聪明的魔界公主完全没弄清楚情况

  有小仙传言,师父外出游历时,得知引缘仙子违反天规,特归来禀告仙帝

  真的吗?

  ……

  假的!

  百花宫三位急成了一团

  花仙楹气愤的一拍桌子,早知道她就不把七瑶的身份告诉月律了,本是怕他查出北海水君之事,给魔界带来麻烦,却不想他竟用这种方法推迟毒瘴气调查时间,硬生生拖了引缘进去

  可恶!这护徒弟的!

  “大姐,现在怎么办?”花仙舞焦急的跺脚

  花仙绽也气得把刀耍了几遍

  “先把消息告诉寒非离,让他召集魔界的兵前来相助,我们趁乱救人。”

  “是!”花仙绽两人对视一眼,纷纷抱拳,离开

  ……

  此时,最伤心的莫过于引缘,心上人风尘仆仆的来求她:“这人是我在凡界交得的好友,我看他情路坎坷,不知可否求仙子相助?”

  明知一旦被发现,便是死路,她仍一无反顾的去做,哪知从一开始便是他的局

  触及他清冷的眉眼,引缘苦笑,若她有再来的机会,定不要再爱上他!

  ……

  雷声沉闷,魔兵涌入

  仙魔大战,再触即发!

  ……

  几百年后

  “那次仙魔之战可谓凶险,魔界大举进攻,北海水君集兵造反,得亏仙后娘娘明智,早做了防备,重伤魔界之王,不想仙帝贪恋美色,不幸遇害,百花宫也因勾结魔界,悉数重罚!”

  “那月律仙君呢?”一小仙举手

  讲故事的老仙君一捋胡须,怅然道:“月老于此事之后,不久便自请下凡历劫了!”

  隐在人群中的白衣男子讽刺一笑,他腰上,美玉精致,金光浮动,隐隐现出个“然”字,现今仙后掌权,谁敢说她谋杀仙帝陷害水君呢?袖子一挥,转眼消失在人群中

  那个,我写完这篇就不再发了,因为刚刚才知道爱艺奇不收在别的地方发过的,之前听人说爱奇艺好,所以下载了,看它那可以直接点成为作者,就冲动点进去了,后面才知道它不收,现在也删不了,弃坑不知道可不可以,应该……没什么问题吧,有兴趣的可以去话本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丝绕指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丝绕指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