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动物墓场的灵鸟
柴帝2020-05-25 15:554,639

  “乘风,前方有座岛,王印是在那里吗?”白虎掌舵,问躺在船头午睡的乘风。

  乘风打了个哈欠回道:“没有。”白虎火大道:“不是你说是在这个方向的?”乘风道:“的确是在这个方向,不过并没在前方那座岛上感应到王印的存在。”白虎叹气:“也就是说要绕过这座岛继续往前了。”

  乘风伸了下懒腰,站起:“白虎,靠岸,上岛。”朱雀欢呼一声跳下船就踏着海面直往岛上冲去。

  过了会,青龙扶着饿得奄奄一息的玄武从船舱出来,无语:“你小子明明昨天吃完了我们四个人的口粮,居然还饿成这样。”

  这时,朱雀突然跑了回来,大喊:“岛上有好多的动物——”朱雀还没说完,玄武听到“动物”两个字,立即脑子里全是各种好吃的肉,一个纵身跳进了海中,游得比鲨鱼还快。

  “——尸体。”玄武游远了,朱雀的后面两个字才出口。

  紫晶号靠岸后,几人看着前方无边的丛林,乘风问:“朱雀,你说的动物尸体在哪边?”朱雀指了指东面:“我从这里跑进去见到的。”白虎望着西面路口被冲撞的不成样子的草木,叹气:“玄武是往这个方向。”

  乘风道:“白虎、青龙你们两个去找玄武,我和朱雀往东面去看看。大家都顺便带些能吃的东西回来,傍晚回到紫晶号。”

  朱雀脚步轻盈,走过的地方几乎都不会留下什么痕迹,所以当乘风看到有明显的人类踩踏的印记时,便示意朱雀让他留心。

  两人一直往前走着,印记时有时无,朱雀奇道:“人是怎么做到这样的?”乘风同样心生疑惑:“或许并不是人。”朱雀背后一阵凉意:“不是人,是什么?”乘风知道朱雀最怕鬼怪之类的,这种时候也不想吓他,只是笑笑:“或许是鸟人之类的稀有物种。”

  “鸟人?长得像鸟的人?还是长得像人的鸟?话说真有这种生物?”朱雀的好奇心开始膨胀。乘风回了句:“那就不知道了,不过青龙最喜欢看些稀奇古怪的书,知道也说不定。哦,就是这里么?”

  走出丛林,眼前是个草木繁茂的山谷,照理见到的应该是各种珍奇异兽在此地悠闲度日的景象,但现在却是在如此美丽的山谷中倒毙着数不清的动物尸骸,有些似乎刚刚死去,还保持着睡着般的姿态,也有些已经腐烂了一半,更多的则只剩下一堆白骨。

  “朱雀,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乘风往前走去,随口问了句。

  虽然刚才已经见过这个景象,不过只是看了一眼就跑回去了,如今这么近距离地仔细看着这地方,朱雀只觉得头皮发麻,对乘风的问话也有些怔忪:“味道?没有啊,什么也没有。”

  乘风停在一具正在开始腐烂的动物尸体旁,说:“没有腐尸的气味,不是很奇怪?”朱雀这才明白乘风在说什么,也不由使劲嗅了嗅,的确一点气味都没有:“怎么回事?这里有这么多动物尸体,却没有一点腐烂的气味。”

  “谁?”

  一个人影忽在前方的动物尸骸堆中一闪而过,乘风叫上朱雀追了上去。朱雀身轻如燕,论速度还从来没输过,但此时却只是追着前方一点黑影,距离始终没缩短。

  朱雀好胜心上来,用上了全力,整个人如离弦之箭般飞奔着往前,眼看那黑影越来越清晰,心中一喜,却听乘风在后面大喊:“快停下!”

  心神一分,朱雀速度一缓,不过还是往前冲去,猛然脚下一空,直直往下坠去!朱雀这才意识到光顾着追前方黑影,没想到这里竟有处断崖。

  朱雀下坠力道一滞,腰间被猛地一拽,整个人往山壁上一撞,摔得七荤八素,不过还是抬头对上面慢慢拉着自己上去的乘风拍拍心口:“吓死我了,幸好幸好。”

  被拉上来的朱雀心有余悸,突然想起什么:“等下,刚才那个人是怎么过去的?”一旁的乘风看着断崖对面说:“张开翅膀飞过去的。”

  朱雀“啊”一声,也忙向对面看去,就见对面山石上站着的那个黑影的确张着翅膀,不时还扇两下,似乎在向追他的人炫耀。

  朱雀揉揉眼睛,一脸惊讶:“我没看错吧,那是鸟,鸟人!”

  “那才不是什么鸟人,它是传说中的以天地间恶气为食,善辩聪慧的灵鸟。没想到居然真的存在,这座岛简直太棒了!”青龙几乎是边说边跑着冲过来的,双眼冒光地盯着对面悬崖上的他口中的上古灵鸟。

  “嗯嗯,青龙说的对,没有比这座岛更好的了。”白虎拉着肚子滚圆的玄武走来,对他边打饱嗝边赞叹的语气已经没法吐槽了,只好对看着他们的乘风和朱雀解释:“在离这边不远的地方有很多可以吃的东西,听到你们的声音,才拉着这家伙赶来的。”

  乘风点头:“既然吃的和玄武都找到了,那我们也差不多回紫晶号,吧?”

  朱雀指指眼睛发直,从过来到现在就一直死盯着对面的青龙,问:“这家伙怎么办?”青龙对珍奇事物的抵抗力向来都是零,这种时候要让他乖乖回去的唯一方法就是将那只灵鸟捉住。

  乘风叹口气:“办法也不是没有。”青龙的注意力立即转到了乘风身上,一副“不愧是乘风”的喜上眉梢的样子。

  乘风摇头:“这件事只有朱雀有可能办到。”

  青龙又忙用恳切的目光望着朱雀。

  朱雀被看得浑身发毛,挠挠头道:“要怎么做?”

  乘风平静地说办法:“飞过去,确切的说,用你水上漂的本事跑过去。”

  这办法连青龙都下意识地摇了摇头,朱雀更是往后连退了十来米,一副打死都不可能办到的表情,他刚刚可是才经历过从半空中掉下去的惨痛体验。

  白虎皱眉评价:“乘风,这办法太乱来了。”

  乘风摊了摊手:“那我们回去吧。”说着就往回走。

  朱雀已经在前面走着了,白虎拉上玄武对还依依不舍的青龙说:“算了,你总不能为了一头珍兽让朱雀冒险。”青龙点头,声音低落:“嗯,我知道。”

  朱雀回头见到三步一回头的青龙那样子,不由放慢脚步走到乘风边上,想了想还是开口问:“乘风,为什么你觉得我能跑过去?刚才我——”

  乘风打断他:“你刚才自己没发觉吧,其实你当时已经在空中跑了一半的路。”

  “哈?真的?”朱雀不由猛地停住,比刚才见到灵鸟还吃惊。

  乘风笑道:“你一直很努力在练水上漂的功夫,有这种程度也没什么好惊讶的。如果让你在空中有借力点的话,飞跃这个断崖其实很容易。”

  “乘风,我要试试。”

  五个人重新回到断崖边,青龙有些过意不去:“朱雀,你真要这么做?”

  虽然刚才说的很斗志高昂,不过其实朱雀心里也没什么底,当下只好硬起一口气道:“你只要做好落脚点就行,其他的就包在我身上。”

  乘风见两人都有些心慌,拿起一摞绳子说:“放心,如果你掉下去,我就像刚才那样再拉你上来。”

  朱雀见到乘风手里的绳子算是安心了点,不过还是嘴硬道:“切,我才不会掉下去,你们就好好看着本天才的绝技吧。”

  一切准备就绪后,朱雀运起一口气,青龙握着一把叶子蓄势待发,乘风刚要开口,玄武突然拦在朱雀面前:“等一下,那边有响动。”

  乘风他们都知道玄武能听到一般人听不见的声音,不由都安静下来。玄武闭目凝神听着,有一股极强的力量正在地底下往上冲——“是岩浆,对面有岩浆要喷发。来不及了,赶紧跑,快!”

  玄武说完最后一个字,五个人就同时往回飞逃,朱雀速度最快,就拉着玄武狂奔。很快,他们就觉得脚下的大地开始剧烈晃动起来,接着就是一声惊天动地的爆发,然后燃烧着的石块纷纷扬扬地从天而降,整个世界似乎都陷入一片火海中。

  乘风大叫一声:“青龙!”

  青龙立即停下,转身用天女散花的手法打出身上所有能够当做暗器的东西挡下往他们兜头砸下的火石。

  乘风则趁着青龙为他争取的这段时间,长绳甩出同时圈住方圆一里的树木,双手用劲,就见所有的树木全都倒了下来。

  与此同时,玄武双手按住地面,大喝一声。

  青龙一个倒翻,打出最后的暗器,才和乘风他们一起落入已被玄武的排山之力打出的大坑中。而几乎同时,所有的树木也都倒了下来,正好盖住这个大坑,为坑中的五人挡住了仍在源源不断飞来落下的火石。

  听着外面噼噼啪啪烧着的树木,玄武正在坑中控制力道打出一条横向的地道以及出气口,免得四人被燃烧的树木当成叫花鸡闷烧在地洞里。

  朱雀和白虎在一边帮玄武,青龙则有些沮丧地跟在众人身边。乘风看了他一眼,像是随口道:“刚刚我似乎瞥眼见到那只灵鸟在吸食喷发出来的岩浆。”

  青龙猛地抬头:“什么?灵鸟没事?”白虎回头道:“乘风,你别安慰青龙了,怎么可能会有生物能吞食岩浆的。”乘风还是那副随意的语气:“或许吧,不过那是灵鸟吧,应该也有像凤凰浴火重生之类的本事之类的。”白虎无语:“凤凰什么的,只是传说而已。还有别惦记那只鸟了,你们赶紧过来帮忙。”

  “是,是。”乘风挠挠头,和青龙走过去帮忙。趁着白虎转过身去干活,青龙小声问乘风:“你真的看到了?”乘风笑:“我眼力向来很好。”

  几人在地道中也不知道呆了多久,直到玄武说:“安静下来了。”几人才重新回到地面上。

  这景象还真是,已经不能用天绝地灭来形容了,似乎一切都被这场地狱之火给燃烧殆尽了。

  青龙四周看了看,说了声:“我去去就回来。”便往断崖处跑去。

  白虎看着乘风,乘风耸耸肩:“我们也去看看吧,说不定还能见到灵鸟涅槃后的景象。”

  乘风四人在断崖边见到像块石头似的伫立在那一动不动的青龙,朱雀连叫了他两声也没回应。乘风也不由停下了脚步,惊叹:“这就有点灵鸟的样子了。”

  白虎他们这时都走到了青龙边上,这才发现他全部心神都在对面那只闪闪发光的鸟身上了,这时恐怕就是雷声都没法将他震醒了,因为这只鸟实在太漂亮了,或者说是美丽壮观地接近于神圣了。

  过了好久,朱雀才喃喃道:“这是我刚开始追的那只鸟人?不会吧,差太多了。”的确他们一开始见到的那只有翅膀的神秘生物,虽然只见到个影子,但身形和人差不多,现在这只却真真切切的只是一只鸟,体型也只不过是和鹰差不多。

  这时,玄武突然来了一句:“长这么漂亮,不知道好不好吃?”

  朱雀和白虎不由都同时瞪了他一眼,乘风笑了:“这话可不能给青龙听见,要不然他肯定和你拼命。”

  白虎突然想到什么:“不过你们有没有发现,我们现在能很清楚的看清那只鸟的样子,好像断崖的距离缩短了。”被白虎这么一说,几人才发觉似乎的确如此,“难道因为刚刚的火山喷发导致的?”

  乘风道:“不管怎么样,这样要过去就更容易了,是吧,朱雀?”

  朱雀一惊:“啊?还要过去呀?”

  乘风指指还处在石化状态的青龙:“青龙这个样子,不把灵鸟抓回来似乎不行呢。”

  朱雀看看青龙,又看看对面的灵鸟,只好认命:“我知道了。”

  这个时候能泼冷水的也只有白虎了:“就算你们过去了,那只先不管它是什么灵鸟的,它总是一只鸟吧,你们确信能抓住它?”

  朱雀摇头:“我只负责过去,可没把握能抓住它。”

  白虎看向乘风,看他又有什么好说的。

  乘风摊摊手:“抓住它就行了吧。”说着伸手挡住青龙的视线。

  青龙立即解除石化状态,怒道:“乘风,你干嘛挡着我?”

  乘风道:“想要灵鸟就给我做好自己的事。”

  他们要做的事不变,只是这次因为距离缩短了,朱雀能过去已经确信无疑,所以乘风在朱雀腰上绑了一条绳子,等朱雀过去后,乘风就用这条绳子到对面去。

  “朱雀,准备好了吗?”这附近已经只剩下石头了,青龙蹲在地上,握着石子问。

  朱雀应一声:“来吧。”然后猛吸一口气如一阵风过跑了出去。

  青龙的注意力全在朱雀脚下,在他每一步力竭时,手中石子就刚好飞出去到达那个下落点。朱雀就如平时踩在水面一般,轻轻一点,身子就往前冲去。

  两人配合地天衣无缝,朱雀就仿佛是在御空飞行。看得一旁的乘风都在心里暗暗惊叹这两个家伙的默契程度,白虎和玄武更是被惊得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直到朱雀双脚踩在了对面的土地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子历险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子历险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