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天字营
可乐龙七2020-05-25 19:542,145

  (四十七)第四十七章:天字营进城执法

  天刚黑不久,进出栎阳城的人开始稀少起来。栎阳城主门守城卫兵看着城内炊烟四起,松了口气。一天就快过去,又是一个平安无事的好日子。

  一个卫兵疑惑的推了身边的另一个卫兵一下:“瞧,那是什么?”

  四名卫兵同时朝城外看去。只见城外一片黑压压的慢慢移来,看不清到底是什么。卫兵们都做好了戒备,岗哨所里的军官也走了出来,他大声通知城墙上的卫兵注意,随时警示。等那片黑色走近了,军官和卫兵们都看清了来人,这幅打扮的毫无疑问正是飞虎令府的执法士。军官和卫兵们从没见过如此多执法士同时出现,直到执法士走到面前,都不知所措。

  天字营统领徐立执飞虎令牌喝道:“依律,飞虎令府天字营进城执法。”

  前些时候,飞虎令府执法士已经冲进城执法过了,还烧了嬴晔的府邸。军官记得很清楚,上次也是这名将领带队,先冲进五百,转眼又有近半迅速冲出,进出都没打招呼,视守城卫兵为无物。今日怎么这么客套,居然先来讲明。

  军官道:“请请。”心里想着又有哪家不长记性的王公贵族去惹飞虎令府了。

  徐立继续道:“依律,飞虎令府执法期间,四门禁闭。”

  军官听见四门禁闭,不由得就犹豫了。他不记得飞虎令府还有这样的权力。他只记得这样的命令只属于左庶长府和秦公府。

  徐立重复大喝:“依律,飞虎令府执法期间,四门禁闭。”这次,军官清楚的听到面前的天字营统领说的是依律,就不再犹豫。这飞虎令府永护秦国,天塌下来由他们顶着,怕甚?军官朝城墙上大喊:“关四门。”

  城墙上的早听清徐立的命令,见军官遵照执行,立即起鼓。三声鼓后,另外三个城门也遥遥传来了鼓声。军官道:“各位,请加速。一通鼓后,四门禁闭。”

  刘榛站在中心大道上。四门都已禁闭,禁闭后只有秦公的命令才能重启。没有秦公的命令,禁闭会直至天亮。这时间足够刘榛做完想做的任何事。八百执法士由统领徐立带领无声的站在刘榛的身后。这时,久违的雨就突然下了起来,从淅淅沥沥到连绵不绝很快就成滂沱之势。刘榛抬头,雨水立即打湿了他的面纱,将他全身都浇透。这场雨,若是来的早些,或许就没了白家庄的惨案。但时间直管前行复前行,没有若是,不会后退。刘榛长舒了一口气,将心中的郁闷之气都散发了出来。刘榛道:“这真是一个杀人的好天气啊。”

  栎阳城内的地图深深刻在刘榛的脑海里。他慢慢的从中心大道越过秦公府,绕到王公贵族集聚的城北大道。

  秦人辛劳,习惯白起而作,夜休而眠。这个时间正是城内的老秦人饭后串门的时间。他们看见刘榛缓缓经过,身后是那整齐步伐的执法士,便知发生了什么。于是都马上回家,大开房门,人人站于房门外。依秦律,搜捕执法,周围民居必须大开房门,既方便搜查使罪犯无处躲藏也显示坦然。

  转到城北大道,这里截然相反,只听得不断传来各府关门的声音,府内都传来了恶犬狂吠的厉声。刘榛站定了,冷哼了一声。一名男子从旁边的弄堂串出,朝刘榛深深一拜。此人正是地字营副统领徐根有。徐根有掏出一枚骨哨吹响。小小的骨哨居然吹出了震天的响声,这声音划破天际,撕裂雨幕,使栎阳城内所有的人都惊愕失色。

  刘榛继续前行,站在了第一家府邸门前。这是中大夫邱永年的府邸,他曾随着太子傅一起到飞虎令府问政,此刻正躲在府内,惊恐不安。白家庄一案,邱永年参与商议,原本只想搞场大械斗,抵制的是卫鞅宣布的新法禁止私斗法。是想看看卫鞅会怎么依法处理涉及数千人的大案。倘若卫鞅处理不当,正是攻击变法的极好理由。谁知竟然发生了破堤这样的惨案。中大夫邱永年知道此祸太大,会殃及全家。一听说出事就将妻儿送出栎阳,自己仍旧待在府里,一来吸引飞虎令府注意,二来也是忍不住赌一赌,看飞虎令府究竟会不会查到他身上来。

  徐立上前敲门,平静的声音:“飞虎令府执法,开门。”

  一名府丁上前开门,邱永年绝望的闭上了眼。他曾下令闭门不出,这名府丁自作主张开门,想必也是飞虎令府地字营的人了。邱永年已经遣散了所有怀疑的府丁,没想到还是有遗漏。

  徐立进门,环顾四周,所有的府丁执刀看着徐立进门,不敢阻拦,眼里透着恐惧,刀尖缓缓垂下。徐立道:“飞虎令府执法,反抗者,当场杖毙,株连全族。”

  众府丁的武器咣当落地。邱永年见大势已去,绝望的捡起长刀。徐立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使他不能动弹:“哪能如此便宜一了百了。”

  邱永年道:“此事我全担当了。”

  徐立狞笑:“这样的担当可不是勇气,只是笑料。且不说你谋划破坏变法,阻扰秦国变强,也暂不说那三千多条人命。就说你祸事当头,还试图欺瞒飞虎令府,可笑的想掩盖他人罪行,这已是株连全府的罪。你以为你将你的全家老小送往雍城,就能一命抵千命了么?他们早已在栎水边等你了。”

  邱永年听到此不禁瘫坐在地。他明白徐立所言在栎水边的意思。颁令使者一案,嬴晔等十八人就是在栎水边砍的头。也不知这飞虎令看中了栎水的什么风水,居然把那当作了自己的刑场。

  徐立放开了邱永年的手:“涉案之人,本府都已查清,一个也走不掉。你必须言明自身及其余人等的涉案轻重,对照无误,兴许等保你家小性命。”

  邱永年眼中燃起了希望:“当真?”

  徐立却懒得回这样的问题了,他背转身,朝门外走去。邱永年站起身:“邱永年知罪了。”徐立冷冷回应:“全数押走,焚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