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语不惊人死不休
可乐龙七2020-05-23 09:152,026

  (十八)语不惊人死不休

  “一万铁骑如数交还。本令看过了,战力卓越,能胜那黄鹰军一筹。战场才是他们最该去的地方。让他们上最前线,让他们依新律去立功受爵。”

  秦孝公心中因飞虎令容貌而起的疑虑终于被消除的干干净净,他为之前的最后一丝疑惑心存惭愧。他起身执礼:“谢飞虎令。”

  刘榛道:“本令还有两个要求。”

  秦孝公道:“但言无妨。”

  刘榛道:“让天字营单独成营。本令许他们挂飞虎令旗,多年来归属飞虎令府的荣耀,会让他们在战场上勇气倍增奋勇直前。”

  秦孝公将木牌拿给嬴虔:“改为飞虎营,挂黑色飞虎旗,永不改编。”

  刘榛继续道:“天字营的饷银还是照拨飞虎令府。”

  秦孝公:“许了。”

  刘榛继续道:“还要多五倍,而且要立即运到。”

  嬴虔已经被刘榛惊了整个上午了,他现在觉得,这个飞虎令说什么做什么都是极为正常的,还大惊小怪就是自己的见识太短了。他听见秦孝公问:“原天字营一年饷银几何?”

  嬴虔道:“一千金。”

  秦孝公转问卫鞅:“国库够么?”

  卫鞅如嬴虔一般的想法。他也在告诫自己,若是再一惊一乍,就显得自己没见过世面一般,丢师门的脸了。他的思维继续围绕着飞虎令的身份打转。这掌控局面的架势,这让人不由服的能力,师弟是肯定不可能了,曾闻师尊有一位不世奇才的师弟,却不知道是不是眼前这位。听见秦孝公问,卫鞅赶紧停了念头答:“够了。”

  秦孝公思索了一下:“若是秦公府和各府减缩下开支,最多能凑多少?”

  卫鞅思量了一下:“八千金。”

  秦孝公这才对刘榛道:“如何?够么?”

  刘榛乐了:“秦公都不问本令想干什么,就给本令涨到八倍了么。”

  秦孝公道:“渠梁只是知道,飞虎令若为金钱故,凭飞虎令的本事,去楚国魏国齐国,都能赚到八千金的十倍百倍。飞虎令要钱,定是为了秦国,渠梁只怕飞虎令要的太少。”

  刘榛道:“本来不想说的,秦公如此大方,那就说吧。”

  秦孝公道:“按祖训,飞虎令可不报。”

  刘榛道:“还是说吧,因为明年还要再加。秦公总该知道这钱花去哪里了。”

  八千金,居然只是一年,而且明年还再加。秦孝公的心不由得抽痛了一下。当初山东六国密谋分秦,他命当时的栎阳令如今的左庶长府领书景监带了金钱去收买分化楚魏权臣,举国也只凑到了五千金。虽说,今年大丰收,国库富裕了一些,但眼前这位拿走了八千金,还说明年继续加。秦孝公勉强使自己不变色:“但闻其详。”

  嬴虔和卫鞅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这个飞虎令看样子是要将语不惊人死不休坚持到底了。嬴虔用力搓了搓自己的脑门,就算再头晕,也要坚持听完飞虎令到底想干什么。卫鞅观察着飞虎令的举止,看着他如此举重若轻掌控一切的气势,不由继续思考,没听说师尊还有长辈在世么?

  刘榛道:“这三日观察下来,本令欲对飞虎令府做大改变。一来,天字营由执法士替补,拟设千人。二来,地字营要充实。本令欲加强对各地王公贵族的监控,绝不能让变法中止。三来,玄字营要改变方式。秦人不善经商,在外暗探皆是苦力、奴仆、工匠。已被各国掌握规律,故效率极低。本令欲在各国新设商行,有商才能交权贵,才能多知晓一些。经营的好,也许几年后,不用秦公资助,就能自负盈亏。”

  秦公猛拍案台:“好。这钱花的值。飞虎令若是不够,尽管开口。”

  刘榛道:“那我告辞了。请尽快发至飞虎令府。”刘榛突然转头看着卫鞅:“左庶长看够了么?”说着突然打了个响指。这个响指不同常人,是右手大拇、食、中、无名四指同时捏住,一次响了三声。卫鞅见此,几乎晕了过去,这正是师尊在心情最愉悦时才做的响指。同门兄弟没一人学得会,也没一人敢学。

  眼见刘榛要离去,卫鞅实在忍不住,大步跨出,拦在刘榛面前,恭敬的执了个师门晚辈礼:“飞虎令,我坦言,卫鞅师尊正是鬼谷子。请教飞虎令师门,恳请飞虎令为我解惑。”

  秦孝公大喜:“哎呀,左庶长果然是当世第一人鬼谷子传人。先前问你,为何始终不说。”

  卫鞅急忙道:“出山时,师尊再三交待,不能言师,还请秦公与上将军为卫鞅保密。”

  秦孝公笑得合不拢嘴:“应当的,应当的。”

  卫鞅转而拜刘榛:“可是师门长辈?”

  秦孝公迅速收敛了笑容,仿佛见到鬼一般,不禁斜走几步,让开了位置。鬼谷子徒弟的长辈?鬼谷子的师兄弟?或者,鬼谷子的长辈?这还像话么?

  嬴虔也好不到哪里去,没他及时的后退,秦孝公就踩住了他的脚。他心底暗呼,卫鞅啊卫鞅,我本想早些回府歇息,都没准备进食了,只想好好消化消化今天的所见所闻,你再加上这句,我今天还能入睡么?

  刘榛愣了一下,他穿戴好黑袍与斗笠,从卫鞅身边经过时,卫鞅始终朝他执晚辈礼。刘榛顾自去开政事堂的门。门打开,两列执法士便护住了他。刘榛微微一笑:“左庶长调皮了。我几时答应你,你说了师门,我就说我的师门的?”

  卫鞅愣在当场。等他抬头,飞虎令已经走远了。他转头看见秦孝公与嬴虔同样楞楞的看着他,三人的脸是同样的表情,说不清是想哭还是想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