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卫鞅,你就是个吃软怕硬的小人
可乐龙七2020-05-23 09:111,788

  (十五)卫鞅,你就是个吃软怕硬的小人

  政事堂内。

  秦孝公今天来的比谁都早。众人一个个进来,规矩的站在自己的位置上,直到人齐,秦孝公依旧没有宣布开始。秦孝公既然不说话,大家也不出声,政事堂难得的安静。嬴剡突然冷笑了一下:“好大的架子。”

  嬴剡现在只有爵位没有公职,本是可以不来的。秦孝公只当他是来凑热闹的,因他爵高,按制,让他挨在上将军嬴虔身边。听他胡言乱语便狠狠盯了他一眼,嬴剡却根本不理会。说完就低头看自己面前的案,仿佛那里有好玩的东西一般。秦孝公只能无可奈何。

  突然间,大家听见外边传来震天响的欢呼声,心知定是飞虎令来了,都吁了一口气。但转眼间,欢呼声一下停住了,大家再怎么仔细聆听,也听不见外边任何声音。内侍匆匆进来,将外边的事悄悄对秦孝公说了,秦孝公听了面不改色,只微微点头。嬴剡离得近,也听清了,冷笑一声:“飞虎令如此声望,若是有天反我嬴氏,也是易如反掌。”

  这话声音响亮,政事堂内众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众人不由得大吃一惊。秦孝公这才知道,原来今天嬴剡是来存心捣乱的。念他长着一辈,也不好训斥,只能说:“莫胡言,若叫飞虎令听见了,按飞虎令法,是要杖责的。”

  嬴剡说完,依旧不看秦孝公。继续低头看着自己面前的案。秦孝公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奇异的看了嬴剡一眼,眼神慢慢严厉起来,但嬴剡始终不看向他。秦孝公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众人翘首期盼的飞虎令,终于在八名执棍的执法士的护卫下,在由薛海牵引的白老陪伴下,进入了政事堂。

  嬴剡拍案:“大胆,军士岂可入政事堂,轰出去,砍了。”

  政事堂门口的侍卫听见嬴剡怒喝,摸着刀柄,转身朝内看来。嬴剡爵高,是秦公堂叔,侍卫理应执行。若是嬴剡只令轰出去,他们也许就进来执行了。但是嬴剡还下令砍了,侍卫便不敢出手。他们只能等秦孝公下令。

  白老冷冷笑道:“飞虎令到处,八甲执法。这是府令,也是秦法。念尔无知,仅饶一次。下次再犯,就是杖十了。”

  秦孝公已经站起:“嬴剡莽撞,即刻回府面壁思过。”

  嬴剡愤愤不平,但秦公已下令,若拖延不走,就是被即刻叉出的局面,无奈只能转身朝外走出。

  秦孝公双手端起印盒,朝向刘榛:“飞虎令入秦,是秦国大幸,大喜。嬴渠梁按法授印,望飞虎令保我秦国,永护安定。”

  黑袍斗笠黑纱打扮的刘榛,正待跨步接印,只听得才走到政事堂门口的嬴剡大吼:“秦公且慢,飞虎令掌秦国斥候暗探,位高权重,秦公莫被蒙骗了才是,要仔细考量才行。秦公且三思。”

  刘榛停住了动作,缓缓道:“本令应诺入秦,走遍山川大泽……”

  嬴剡毫不客气打断了刘榛的话头:“你还没接印,就别先着急自称本令。我听你声音稚嫩,你有何能接印执掌飞虎令,秦国不能毁在你这样的人身上。”

  政事堂中众人目瞪口呆,秦孝公气急恨不得将手中的印盒砸向嬴剡,上将军嬴虔凑在他耳边:“算了,他自讨死路,已无法救,由他自生自灭吧。”

  白老嘿嘿的笑了:“教你明白。飞虎令传承,是祖制令牌。而这印,是大庶长印,是当今秦国无出其右的爵位,是世代飞虎令积攒下来的爵位。有没有这印,这位已是秦国的飞虎令。”

  此言就连卫鞅也是第一次听说,其实众人都与嬴剡想的一样,以为今天授的是飞虎令印。现在才知,这飞虎令印早已归了飞虎令,如今授的却是大庶长印。众人闻言,纷纷倒吸冷气,这可是当今秦国最高的爵位了,比上将军嬴虔都高了几等。嬴剡更加不服,他朝着卫鞅大喊:“左庶长,你废了所有人的世袭,为什么今日还有无功授印一说。”

  卫鞅看到此,心情大好,他呵呵笑着:“我废的都是妨碍秦国变强的旧法,这些祖制我觉得甚好,若你也能如历任飞虎令这般能屡次救秦国于危难,有扭转乾坤之能,我就请秦公改法让你的爵位永远世袭下去。”

  嬴剡即已说破了脸,胆气便大了起来,他道:“我呸,你也是个吃软怕硬的小人,妄称法家第一人了。”

  刘榛道:“至于本令有何能执掌飞虎令,问秦公即可。”

  众人都盯着秦公,看他到底能说出什么来,秦公大声道:“二十年前,公父挚友留言,走遍天下也要寻回飞虎令。三个月前传书回秦,说是不负所托。至于飞虎令的能耐,书言:年初二月,楚黄鹰军二千铁骑,千里追杀。四月,损千五,无功而返。”

  众人大多都是第一次闻,不禁大惊。有个文官,因为站久了,有些腿麻。听清了千五的数字,被惊得突然上身一抖,腿麻迈不出去,就斜斜的摔出了行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