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孙武后人就是个蠢人
可乐龙七2020-05-23 09:251,853

  (二十三)孙武后人就是个蠢人

  景监大惊:“他也会有难?”景监所言极有道理。此孙武后人正是当世高人鬼谷子之徒,也是魏国上将军庞涓的师弟。满师出山后,被庞涓邀到魏国做客,前期听说魏王如获至宝,拟授上大夫。

  刘榛恨道:“未清形势,徒显才华。也是个蠢人。”刘榛说着一拳击在身边土墙,两边十余丈土墙同时倒塌。景监大惊,这十余丈土墙若是随势而倒,那是土墙稀软所致。而今却是同时倒塌,那就是飞虎令拳沉力重之故。景监感受到此拳蕴含了飞虎令极大的愤怒。定是要大开杀戒了,景监心想,将随身携带的秦刀移到了更顺手的位置。

  遥遥可见安邑城墙时,天刚黑不久。路边十余人跪迎三人,身边还有一辆马车。杨坚代刘榛下令:“一人一车留守,其余跟我入城。听见城内乱时,车到城门来接。”

  凭着玄字营魏组仿制的进城牌,众人顺利进城。杨坚低声下令:“你们都待在城门附近,我等不至,城门不能关。”众人听后,便无声的散去。

  景监和杨坚跟在刘榛身后继续前行,几个转弯就走进了一条稀无人烟的小道,直到站在一扇门前。看来应是一座不知名府邸的后门。景监已经感受到飞虎令身上越来越盛的杀气。景监听见飞虎令低声下令:“不留活口。”

  刘榛亮出了袍内双刀。抬脚踹门,门板顿裂向内飞去。门内守着两人,突见门板飞起,却来不及呼喊,刘榛已从两人中间穿过,双刀划出弧线,两颗人头随即飞起。

  杨坚早有准备,亮出了短刃,紧随进入。景监也是从武之人,拿出了常用秦刀。心知,此时正是左庶长交待的照顾之时了,于公于私,今日绝不能使飞虎令有皮毛之伤。

  府内灯火通明,一目了然。院内站了数人,都是劲武打扮。听到门边突变,都朝这边看来。刘榛如鬼魅般窜行,上下跳动之间,院内众人竟来不及出声,已被一一砍翻在地,都是一刀致命。景监尽全力只能勉强跟住刘榛,但无用武之地。

  刘榛怒喝:“去搜厢房。”景监转头看见杨坚正从右边厢房一间间迅速搜去,景监只能听令从左边一间间搜来。搜完最后一间,却是无人。再看杨坚也一无所获,但已迅速跟上了刘榛的方向朝前堂冲去。景监也急忙跟上,只见前堂地下躺着一名昏死之人,脸上血流一片,细看原来已被刻字。下身赤裸,膝盖一片血肉模糊。此时,刘榛从前门走回,他已经收起了刀,不再有先前的急躁:“幸好,性命无忧。”

  景监收好秦刀,将此人拦腰抱起,杨坚细心的用长袍将他身体盖好。三人配合默契,迅速从原路撤回。

  周围一片宁静,刘榛下手极快,屠尽了全府二十来人,也没惊动旁人。三人转出小道,走入大道,正遇一列巡逻骑兵经过。三人放慢了脚步。经过三人身边时,为首的军官见景监怀中抱人,将手中的灯笼往他这里照了照,在看清景监怀中人样貌的时候,也看见了刘榛脸上没有擦净的血迹。此人居然认得景监怀中抱着的孙武后人,怒喝:“大胆,竟敢劫囚。”

  刘榛一刀将军官连人带马砍翻,但骑兵队已经被惊动。前方骑兵策动马身,试图包围三人,号角声也紧接的响起。刘榛双刀亮出,他急促道:“你们先出,我来挡。”

  景监与杨坚不敢违,城门已近在眼前百丈之遥,便快步赶去。只听得身后厮杀声顿起。景监知道飞虎令武力,那列骑兵也不过二十来人,不是飞虎令敌手。便只管紧盯着城门。城门卫兵看见前方突乱,不知发生了什么,正努力眺望之时,听到号角声,才知是城内出了乱事,便按制去关城门。正待关门时,突然身边几个闲杂人都亮出了刀,一声不吭便砍来。城门卫兵被杀了个措手不及。

  魏国都城城门是铜包坚木,极为沉重。下边的士兵见不能手推,就吆喊城楼上的卫兵改用绞盘。城门卫兵毕竟人多,既然不需分神关门,就与玄字营的人打了难解难分。但城门慢慢合拢起来。

  景监抱着孙武后人在杨坚照顾下,快速穿过打斗的人群,穿过城门而出。门外等候的马车已经赶到。景监小心的把孙武后人放到马车上,吩咐:“快走。”然后拖了杨坚就要回去助飞虎令。这时,便见玄字营中一壮汉,舍了武器站在城门正中,双手承扶城门,硬生生顶住了,他口中大喊:“快来。”

  城楼上四名卫兵同力,绞盘竟然下不去半分。四人借绞盘之力居然抵不过此壮汉,城楼上一片慌张。玄字营其他众人边打边退,从壮汉的胯下或头顶穿过。刘榛杀尽骑兵,赶到城门边,双刀闪过,又杀了几个城门卫兵,其余众人见刘榛如此神勇慌乱退去。刘榛从壮汉头顶跃出,伸手去拉。那壮汉见飞虎令已最后跃出,心里一喜,气稍泄,只听咣当一声,城门合上,那壮汉霎那间被挤成了一滩肉泥。崩起来的鲜血扑了刘榛满身。原来城楼上的卫兵得到增援,转绞盘的卫兵从四人增加到了十人,此长彼消,壮汉竟来不及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