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师兄害我
可乐龙七2020-05-23 09:281,792

  (二十五)师兄害我

  景监听清了这话,被惊得脑中只剩下了轰鸣声。孙武后人是世人皆知的鬼谷子高徒。他口中称呼的师叔,就是鬼谷子师弟了。鬼谷子是何人,这可是众家汇集,硕果仅存,绝无仅有的当世第一人。是各国君主想见不能见,当世各大家想拜不能拜的当世第一人。传言,各家的名家出自他的门下有多人,但因师门规矩,出师不言师而无法确认。能确认的只有两人。庞涓和这孙武后人。庞涓出师到魏国,只报了名头,就被封为上将军,统领魏国军政。这孙武后人被魏王知道来历,就被封为上大夫。由此可见鬼谷子的名声响亮。景监还顿时想起了左庶长最后的吩咐。景监斜眼看了刘榛一眼:莫非左庶长也是鬼谷子门下?

  刘榛道:“救你,坏了师门规矩。但我终究是不忍心。”

  那人道:“是师兄害我。”

  刘榛道:“庞涓自幼贫寒,你自幼家境显赫。在山上,你处处盖他一头,他却与你最亲密。他先你出师,却又拉你到魏,不过是防你压他一头。你下山时,我送你二字,回齐。你却置若罔闻。如今,受这膑刑和黥刑,是你识人不清愚蠢之故,可清醒了?”

  那人道:“师叔以后唤我孙膑吧。我会永记这刑,此仇不报,死不瞑目。”

  刘榛道:“那你如何安排?”

  孙膑道:“愿追随师叔。”说着打量了一番景监:“原来师叔是去了秦国,孙膑愿随师叔到秦国,助秦剿灭楚国一统天下。”

  景监见孙膑看自己一眼就能认出是秦人,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脸。刘榛对景监道:“你这脸上又没刻字,收好你的秦刀,有心之人都不会认错。”刘榛对孙膑道:“秦国有卫鞅。你只知卫鞅修法家,其实卫鞅兵家不亚于你。你还是回齐国吧,齐王见你必如获至宝。人生几何,时日不多。做你想做的去吧。”

  孙膑道:“是。”

  刘榛道:“我送你去赵国。齐国有使臣正在赵国公干。我透风给使臣,他会立即助你回齐。你可知我宁远舍近的道理?”

  孙膑道:“孙膑明白。这便是施取之间的差别。”

  刘榛道:“这下我便放心了,你不再糊涂了。一路好走,我不能送了。”说着,刘榛便唤了景监准备下车。

  孙膑又轻轻唤了声:“师叔。”

  刘榛道:“又如何?”

  孙膑道:“此别,不知何日才能见。请师叔再送我几字。”

  刘榛道:“是啊,秦齐相隔万里,你再有事,我也鞭长莫及。你身已残,去齐国,只要保持谦卑,绝无大碍。我送你八字,这次务必要牢记在心。”

  孙膑道:“聆听师叔教诲,必当谨记在心。”

  刘榛道:“不居高位,急流勇退。”

  马车慢慢远去了。刘榛令玄字营统领杨坚及其余众人定要安全将孙膑送到赵国,要看着齐国使臣接到才能回秦。

  就在刘榛叮嘱杨坚的时候,景监站在一边觉得脑子已经不够用了。飞虎令与孙膑的对话他都听见了,有些听不懂,有些听懂了但想不通。孙膑是兵家名家,是难得的统帅之才。虽然飞虎令说卫鞅也是兵家名士,但这样的帅才总是越多越好。孙膑都愿意跟着去秦国了,为什么飞虎令还要把他推向齐国。景监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但景监却不敢去问。此行,看到了飞虎令心怀天下,更是亲眼见他大杀四方,再得知他的真实身份后,飞虎令在他的心目中犹如天神一般雄伟。景监只是苦苦的思索其中缘故,连质疑的念头也不敢动。

  当黑暗天地之间只剩下景监与飞虎令时,景监听得飞虎令冷冷道:“此次离秦所有事务,你若对任何人吐露半字,言者割舌,闻者刺耳。”

  景监立即应了下来。此次离秦,虽不明白飞虎令到底做了什么,但就凭孙膑的那声师叔,飞虎令就已经在他的心目中高高在上。景监深信飞虎令永护秦国的誓言,他愿听令做飞虎令脚下的垫脚石。

  景监恭敬道:“少主,我们还是回楚么?”

  刘榛道:“不,制楚的种子已经种下,还不到收成之日。现在随本令回栎阳。”

  景监道:“是。”

  刘榛道:“回去,继续随本令杀人。”

  景监道:“是。”

  刘怎道:“原来当日,本令在政事堂杀的还不够狠,不能让他们长了记性。这次本令定要杀他个天翻地覆,杀的他们听见飞虎令三字就夜不能寐。”

  景监听见了内心的波涛拍岸,他激动的大喝:“是。”

  刘榛怒道:“不,是要杀的他们想起飞虎令三字就日不能食,夜不能寐。”

  景监道:“是。”

  刘榛奇道:“你傻了么,怎么口中只会说是了。”

  景监依然坚定的,毫不犹豫的,不假思索的道:“是。”

  刘榛仰天:“回栎阳路途漫漫长夜,本令不想光听你说是。”

  景监毅然、决然、斩钉截铁的道:“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