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诛行也诛心
可乐龙七2020-05-23 10:102,192

  (三十四)诛行也诛心

  第二天。政事堂集会。这是秦孝公依刘榛的要求临时召集的。就连托病的太师,都被抬上了政事堂。这次,刘榛到的最早,他坐在秦公下首,盯着众人直至齐整。虽有斗笠黑纱,依然让众人觉得异常心寒,就连卫鞅等人也是极不自在。嬴晔、孟西等人尸首还在栎水边,估计已经被野狗啃的差不多了。想起如此王公贵族,也曾笑傲秦国,如今却也落了个暴尸荒野的下场。以太师为首的众人,连骂人的心思也不敢起了。

  刘榛朝秦孝公执礼:“秦公,本令有话说。”得到秦孝公点头允许后,刘榛走到众人中间,道:“授印之时,本令依律杖毙嬴剡,言诛行不诛心。照昨日看来,是本令错了。嬴晔、孟西一案,最终伏法十八人。但昨晚,却有多人不但没能引以为戒,反而扼腕叹息,直言是嬴晔多此一举才致事败。这些人是执意要与变法,与老秦人,与秦公,与秦国做对到底了。这些人,今日都在这政事堂上,本令就不一一点明了。今日,本令只想说,从今往后,本令诛行也诛心。但凡有乱我秦国心思者,除非本令不知,不然定要焚了府邸,押到那栎水边。各位,都请三思而后思。”

  众人哗然,刘榛却执礼告别,头也不回的走了。

  有人见刘榛走出政事堂,便朝秦孝公下跪:“秦公,飞虎令如此蛮横,真把这政事堂当作飞虎令府的后院了。”多人纷纷呼应:“罢免飞虎令,否则任由如此处置,秦国必乱。”

  变法一派的栎阳令,景监,子车英等人,都看着卫鞅,他们以卫鞅言行为令,只等卫鞅先说。就连上将军嬴虔也等着卫鞅开口就立即声援。但卫鞅却怔怔的待在那里。卫鞅此刻心里翻涌的是刘榛所言的“诛行也诛心”,这是卫鞅变法所竭力要改变的东西,正是法家大忌。如今刘榛却大声说了出来,叫卫鞅为难之极。不敢苟同,但不知师叔用意因此也不愿反对。

  秦孝公站了起来,走到刘榛方才说话的位置,对众人道:“本公问诸位,请诸位凭心来答。飞虎令授印当日,依律杖毙嬴剡,可是错了?”

  众人想起授印当日,嬴剡默认了飞虎令指证的祸心暗藏,按律杖毙倒也不错,便沉默了。景监大喊:“不错。”周围有人朝景监瞪眼,景监立即不屑的回瞪。

  秦孝公又问:“昨日,飞虎令依律在栎水边执罚了嬴晔孟西等十八人,证据确凿。可有过错?”

  众人依旧默然,子车英与景监一起大声应着:“不错。”

  秦孝公道:“那昨晚是否真有人如飞虎令所言为嬴晔孟西扼腕叹息,不是为嬴晔孟西触犯秦律引以为戒,而是惋惜嬴晔多此一举才致事败。”

  方才纷纷请令罢免飞虎令的众人一起低头沉默了。只有景监依旧大声:“若真有人对杀我秦军,毁我秦律,乱我秦国的嬴晔孟西之辈扼腕叹息的,那真叫禽兽不如了。”子车英和栎阳令等人大声叫好。太师等人冷冷看着卫鞅等人,当着秦孝公的面是敢怒不敢言。

  秦孝公对着景监微微一笑:“景监,你说话越来越象飞虎令了。”说完,秦孝公走回面向众人道:“秦公府二进侧院,众人皆知那正是飞虎令的戒屋。如今的戒屋内,还有两碑。上书的是:秦公无道,按法诛之。这是穆公祖训血字令。本公尚按穆公令受飞虎令督管,诸位竟然是想罢免飞虎令了么?”

  政事堂内众人,有大半不知穆公血字石碑,听秦孝公如此说,惊得呆若木鸡,有人磕磕碰碰的问:“飞虎令竟能凌驾秦公之上么?那倘若飞虎令胡作非为,又该如何?”

  秦孝公道:“三百余年来,飞虎令在大节上,始终坚定护国,不曾犯错。本公觉得,今后也不会有错。历任秦公始终坚信飞虎令,本公也是如此。如今正是秦国变法关键之际,绝不能被心有叵测之辈扰乱,否则朝令夕改,国将不国。在此乱世,当用重典。今日诸位表现,使本公终下决断,也叫诸位瞧瞧嬴渠梁变法强国的决心。”秦孝公说着对侍卫道:“拿镇国秦剑。”

  侍卫听令,从秦孝公身后的供台上取下镇国秦剑,恭敬的交给秦孝公。政事堂内各位大臣当然认识这镇国秦剑,这剑自秦国建国就敬供在政事堂上,是嬴氏君权的象征。却不知此时秦孝公拿它想做什么。

  秦孝公道:“上将军嬴虔。”

  嬴虔站到秦孝公下首道:“在。”

  秦孝公缓缓道:“将镇国秦剑送飞虎令府。传秦公令:秦国自嬴渠梁及以下,必当恪守秦律,若有违反,镇国秦剑,可自行先诛。”

  众人听得惊愕失色,仿佛五雷轰顶一般。这镇国秦剑数百年来,历任秦公也只得将此剑赠传了三次。那三次都是国难当头的危急时刻,也都只传给嬴氏中人来力挽狂澜。拿到此剑,就不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是名副其实的秦国之主了。所以那三次,拿到镇国秦剑的都是理所当然的下任秦公。

  上将军嬴虔接了此剑也忍不住手抖的厉害,他颤不成声:“秦公,这是为何?”太师甘龙匍匐在地:“秦公,万万使不得。这秦国江山不能交给外人。”太师身后又有数人跪拜在地,泣不成声。

  秦孝公道:“太师,诸位,都想错了。嬴渠梁是以此诏告全国,变法强国,其心已决。只要能重振穆公强盛,嬴渠梁不惜代价。若是嬴氏有道,秦国大出天下,秦公自然能代代相传。若是嬴氏无道,为免拖累百万老秦人,一切由飞虎令决断。这原本就是穆公血字碑中秦公无道按法诛之的真正其意。”

  卫鞅也被惊得惊慌失措了,一下不知该说什么了。景监等人见卫鞅不做声,也不敢出声。大家都怔怔的望着秦孝公出神。卫鞅心呼,秦公你方才说景监越来越象飞虎令了,其实是你才是越来越象飞虎令了。飞虎令的出其不意让你学的是后来居上了。飞虎令的那句诛行不诛心本是谬论,但你为支持飞虎令居然押上了举国身家,这教我日后该如何劝导化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