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令伊景授的郁闷
可乐龙七2020-05-23 10:101,357

  (三十五)令伊景授的郁闷

  太师甘龙回府后立即生龙活虎。他想不明白,为何昨夜的对话又都落到了飞虎令耳中。自从上次密室泄密后,每次密室密谈,他都严令,十丈内不许有人。莫非是密室中人的缘故?太师将昨夜密室中人一个个仔细想来,觉得都不可能。于是将两个儿子都唤了过来。

  长子甘晓听太师说完疑虑,也觉得不会是众位叔伯的问题,请命去查看密室。半个时辰后,太师与次子甘晨被甘晓查勘到的事实惊得浑身冷汗。墙角柜橱边,已被甘晓打碎,露出一根铜管。太师甘龙也是第一次知道,在这密室下居然还有暗室,这铜管自然就是直通暗室的传音铜管。

  甘晨责怪道:“兄长莽撞了,如此动静,我们还怎么查府内暗探?”

  甘晓摇头:“飞虎令当面恐吓,再次提及密室言语,这暗室和传音铜管就没准备再用了。何况,即使你找到暗探又能如何?飞虎令如此护短,敢杀么?我们如今只要知道府内有飞虎令府暗探就够,以后小心行事就好。”

  太师甘龙道:“你们还是不够了解飞虎令,此人的霸道,闻所未闻。他在政事堂的当面恐吓,提示我们找到密室下的暗室,委实是进一步威吓。他是向我宣战,哪怕不用这密室下的暗室,我们也被他拿捏在手。”

  甘晨道:“那我们就此罢休么?”

  太师甘龙摇头:“不,我决不认输,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甘晓,你去重建密室,亲自监工。密室外修湖,若再有异动,水面必有异样。”

  刘榛宣布“诛行也诛心”的强势与秦孝公以镇国秦剑的强力支持,镇住了那群蠢蠢欲动的王公贵族。秦国上下暂时出现了平和的局面,变法迅速推广。

  刘榛“诛行也诛心”的这个说法与卫鞅法家执守的“诛行不诛心”截然相反。卫鞅虽极不赞同,但想起眼下时局,想起这人竟是自己的师叔,在政事堂上也不敢违。但总想着要找个良好时机,好好与师叔辩论下法家真理。但等忙完了变法前序,想找刘榛理论一番时,黄字营统领姚振告知,飞虎令在政事堂说完之后,不知去向。景监悄悄的提醒卫鞅,飞虎令应当是去了楚国,去收他埋种之后的果实了。

  刘榛的确去了楚国国都郢城,但让他知景监想的是去收成,定会给他狠狠一鞭。谁说埋种之后就是收成的?一万金至今才花了三千多金,金都没花完哪里来的收成?

  元宵前日,刘榛又匆匆赶至郢城,在水柔酒楼三楼的雅间。刘榛再次与魏国令伊景授见了面。令伊景授正是刘榛在楚国精心播下的那颗种子。

  令伊景授郁闷由来已久,所以近期频频在水柔酒楼饮酒。景授出身楚国四大世族的景氏,楚国的令伊正如魏国的丞相或秦国的左庶长。按理说,景授能任令伊正是人生巅峰,得意之极。但景授自从上任后,一直郁闷至今。景授出任令伊是楚国四大世族与王族之间微妙的平衡,楚王不喜。但更重要的原因是楚王与景授之间的重大分歧。楚王自觉楚国国土最大,军力强盛,理应一统天下。而景授却觉得,楚国目前国土太大,王族封地自治消耗国力,应先图谋强国,称霸天下之事,不是眼下最急。楚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梦见了祖先,突然就动了灭秦之心。中大夫江乙极力迎合,竟力排众议将江乙升职为上卿,派他出使,游说五国。而江乙真的替楚王办成了此事,五国都先后答应了。此事,从头至尾,景授作为令伊居然都没能参与,甚至毫不知情,这叫景授怎么能不郁闷,于是生了隐退之心。但是四大世族坚决不许,因为四大世族找不出德高望重能接替景授之人。景授便只能一直忍过了新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