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卫鞅继续执罚
可乐龙七2020-05-29 08:192,392

  (六十四)卫殃继续执罚

  卫鞅的声音在这寂静的荒野如铜钟般响亮。

  第五、嬴虔身为太子左傅,对太子管教不力。按律劓刑。

  卫鞅说出了劓刑二字时极为艰难。而台下众人听到劓刑二字齐齐惊呼出声:“左庶长,请饶了上将军。”

  卫鞅沉默不语,眼中慢慢滑出了泪水。众人见状,皆跪伏拜,哀求不断。执法士依样拖过了上将军嬴虔,刀光闪过,生生切下了嬴虔的鼻子,鲜血随之飚起。上将军嬴虔捏紧了拳头,硬是不吭一声。

  卫鞅看着台下伏拜的两千余三姓老秦人,大声道:“如此,诸位还有什么要说的?”

  孟西两族族长略略抬头看向白朝阳。白朝阳知他们允许自己代表三姓发言,认真磕了头道:“秦律无私,而三姓老秦人无知,以人众逼迫,使上将军也被刑罚,心中好生惭愧。三姓老秦人起誓,永不叛国,再有反心,犹如此刀。”说着掏出了怀里的短刀,直插心窝。

  刘榛在白朝阳说话间,已经下了刑台。听那白朝阳的语气像极了当初的傅远,便看了过来。见白朝阳果真掏出了短刀,一个箭步冲到白朝阳面前,一脚踢飞了他手中的短刀。在众人惊呼声中,刘榛也不废话,第二脚踢晕了白朝阳。

  卫鞅道:“为防自裁,飞虎令只是让他先歇息一下。诸位,如果你们没话了,那卫鞅还有几句,请诸位能永记在心。”

  卫鞅回头扫视了一眼,他看见了上将军嬴虔眼中的愤怒,太子傅公孙贾眼中的惊恐和太子嬴驷眼中的悔恨。卫鞅朝着众人继续道:“卫鞅入秦,改法为律。几年间,刑毙在秦律下的已经数千。五月,栎水大刑就杀了三千有余。卫鞅问诸位,何为秦律?有人说,秦律就是杀人的律,有人说,穆公以王道治国照样称霸天下,因此有人就认定秦律便是暴政。今日,卫鞅便想为诸位讲解,何为秦律。”

  卫鞅说话间,一骑飞驰而来。卫鞅认得,此人正是随秦孝公巡视秦国的卫士。那卫士见卫鞅正在训话,将手中的竹简恭敬的交给了卫鞅。卫鞅打开看了,将竹简交给刘榛。刘榛觉察到卫鞅的一丝慌乱,他也打开看了,然后转头去看太子嬴驷。

  卫鞅继续道:“穆公至今,三百余年。国已不是那时国,法岂能那时法。没有永远不变的国,法也不能永远不变。三百余年来,各国都在改变,秦国始终墨守陈规,国力比较,不进则退。卫鞅初入秦,也见到了老秦人的疾苦,卫鞅对症下药,除旧布新。有人言,是卫鞅使老秦人有饭吃,有衣穿。其实大错,使老秦人有饭吃,有衣穿的,正是秦律。正是这杀人的秦律保证了老秦人有自己的田地,保证了老秦人的粮食衣物不被人窥窃,保证了老秦人多劳多得,所有努力不会白费,保证了即便太子杀人也要受到惩处。秦律杀人,是为了保护更多的老秦人,是为了使更多的老秦人不再提心吊胆,可以踏实度日。秦国私斗成风,每年因私斗而死的何止千人,数百年来不计其数。白家庄私斗,一次就亡了三千余人。而栎水大刑至今,秦国之内再无一起私斗,诸位还敢说秦律是杀人的暴政么?秦律大如山,不分尊贵贫贱,如日月普照秦地。卫鞅希望秦国上下都能仰秦律而生,如此,诸位才不会说出以人众逼迫,使上将军也被刑罚的笑话。秦国才会重新强盛,必能大出天下。”

  三姓老秦人听得热血沸腾,重新伏拜,齐呼:“左庶长万岁,秦国万岁。”

  卫鞅道:“那么,卫鞅便继续执罚。”

  三姓老秦人听卫鞅说还没罚完,都是大奇,站起了身细细聆听。

  卫鞅道:“今日之事,三姓若是报到左庶长府,卫鞅也是一般处置。但是三姓信不过秦律,唯恐卫鞅徇私,邀众十万,以人众相逼。二位族长,可认罪?”

  孟西两位族长没想到最后竟然罚到了自身,不禁后退了一步。抬头看见卫鞅冷肃的脸面,想起了方才的热血沸腾,最终低下了头:“愿领罪。”

  卫鞅道:“第六、孟西两族族长,妄议秦律,扰乱治安。按律,合并执罚杖十。”

  孟西两族族长自觉趴下,执法士上前,以此执罚。杖刑完毕,孟西两族族长忍痛道:“三姓必将今日左庶长教诲带至全族全国,三姓起誓,严守秦律。”

  卫鞅从刘榛手中拿回了竹简,他看了看太子嬴驷,然后读道:“接秦公令,诏告全国。太子嬴驷枉杀秦民。革太子尊爵,逐出庙堂,投入公府大牢。其余相关由左庶长按律处置。”卫鞅收起竹简:“那第三罚便要修改了。嬴驷年幼,按律刑不上身。罚金五百转死者家小,由其父嬴渠梁缴纳。”

  搀扶孟西两族族长的族人听闻秦公令明细,不禁全身一抖,那孟西两族族长便又摔回了地上。两人也不起身,对视大哭:“三姓作孽了,竟叫秦国无后了。”

  刘榛往前一站冷哼:“本令入秦时,以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试探秦公,秦公欣然起誓。如今看来,秦公言出必行。有这样的秦公,秦国才值得众人尽力拼搏。作孽的不是你们,而是那嬴驷。只要秦国强盛,秦国不会绝后。诸位多虑了。”

  三姓老秦人看飞虎令出来说话,都不敢多言。抹着眼泪径自散去了。

  卫鞅下令:“扶上将军回府。押公孙贾入梅县监牢,明日流放。押嬴驷至秦公府大牢,等秦公决断。”

  上将军嬴虔含恨独自离开。卫鞅看着他的背影久久无语。刘榛拍马带着执法士跟着嬴虔而去。

  太师府内湖心亭密室。

  太师甘龙听到来报哈哈大笑。长子甘晓懊悔道:“只是可惜了太子傅公孙贾。我方阵营又少一员大将。”

  太师甘龙道:“公孙贾换上将军嬴虔,这交易划算。”

  甘晓疑问:“上将军会站在我们这边么?他始终支持秦公,未必会支持我们。”

  甘龙道:“上将军的脾气我还是清楚的,对他而言,这是丢脸到了极致,不杀卫鞅,他绝不罢休。变法如今只剩秦公、卫鞅与飞虎令三块顽石了。我现在就与秦公比比,看谁活的更长。等秦公崩逝后,我们只说诛杀卫鞅,上将军嬴虔一定会帮。到时,军权在手,还怕什么飞虎令?”

  甘晓连连称是。

  甘龙突然拉住了甘晓:“还要注意太子嬴驷。虽然秦公如今罢了他的太子尊爵。但秦公只得此子,下任秦公非他莫属。如今他也是恨极了卫鞅。变法不得国君支持,都是枉然。你一定要确保太子安全。传言出去,从此刻起,我们什么都不做,只需静静等待就是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