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权当解闷的大题目
可乐龙七2020-05-29 08:282,176

  (六十九)权当解闷的大题目

  嬴驷认真请教:“刘兄,是真假的真么?”

  刘榛道:“非也,是木秦合一的榛。”

  嬴驷大喜:“我曾听师傅言,秦国在天下偏西,五行属木,但又缺木,才有如今的青黄不接。刘兄,这个名字极好。”

  刘榛摇头:“秦国要强盛可不是靠这些五行之术,是要靠秦人自身强大才行。”

  嬴驷见刘榛口称秦国,不禁大讶:“刘兄不是秦人么?”

  刘榛道:“听不出我的口音么?我可不是秦人,只是一名游侠,到秦国来混口饭吃。”

  嬴驷道:“如今的秦国,游侠可混不到饭吃。”

  刘榛道:“我有本事,到哪里都能混到饭吃。你看,今天这三只豹子,我拿到集市,换什么都行。”

  嬴驷还记得刚才的话,仍旧继续:“五行之术或许无用,但对秦人还是能多些安心,多些信心的。”

  刘榛还是摇头:“听你此言便知你是第一次离家出门。秦人的安心和信心,来自永远归属自己的田地和能使他们劳有所得的秦律。才不会是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嬴驷干笑了两下:“刘兄此言与那……”嬴驷本来是想说与卫鞅倒是极为相同,想起自己从此与栎阳的人事再无瓜葛,便说不下去了。刘榛也不关心他低声嘟囔想说什么,自顾做着自己的事,他将三只云豹都用绳子挂在铁棍下,然后扛起了铁棍,对嬴驷道:“你能走么?能走,我们就此告辞,不能走,就到我的茅屋歇息几天。”

  嬴驷起身立即牵动了背上的伤口不禁痛的咧了咧嘴。刘榛丢了一根木棍过来:“你撑好,跟着我,慢慢走。到我的茅屋休息下,我看你伤口不浅,还是要换几次药才行。”

  刘榛的茅屋果然离的不远。这让嬴驷暗呼侥幸,若是远了,刘榛哪里会来狩猎,哪里就能凑巧救了自己。

  刘榛让嬴驷随意,自己有条不紊的做着杂事。他把三只云豹都小心的剥皮,然后将肉切块。刘榛用粗大的树枝立起一个烤架,选了一些嫩肉用自己箭壶里的铁箭穿了,放在烤架上,他对嬴驷道:“生火烤肉你总会吧?”嬴驷想起原先出去狩猎也见过侍卫做过生火烤肉的事,当时自己还很感兴趣,所以看了个究竟。闻言,嬴驷点头。刘榛便离开继续自己的杂事了,些许时间回来看,嬴驷居然已经生了火在旋转着铁箭烤肉了,也是有模有样的。刘榛不禁点了点头,从茅屋拿出个瓶罐,里面是半罐粗盐。粗盐撒在已经冒油的肉条上,立刻散发出油香来。

  嬴驷忍烫试了一下肉,大喜:“这真是好东西,现在这肉就鲜美无比了。”

  刘榛见嬴驷都是用试吃来考量肉的熟度,也是无奈。听嬴驷如此说便道:“此乃粗盐。不仅能使肉类鲜美,每日进食还能强身去病,的确是好东西。本不是什么贵重物,只因秦国内只有一湖能产盐,量不够全国秦人用,全凭各国商贾引进。前些年与各国争斗,各国都断了粗盐,自此就不是寻常秦人能吃的上的东西了。只因盐是百姓必用物品,多国都将盐以政紧缩,只为多刮民金。民富尚能忍受,民贫就是雪上加霜,逼民造反了。”

  嬴驷不禁点头称是。突然想起,这口气像极了当初公父的淳淳教导,不由得警视了刘榛一眼。刘榛看着嬴驷道:“你们这些做士子的迟早会为国效力,游学也是积累学识。看你连盐也不识,便知你出身富贵。只希望今后有机会能为秦民多做好事,譬如这盐政。”嬴驷听了,顿时释然,连连点头称是。

  第二天一早,刘榛为嬴驷换了伤药后道:“你的伤看样子还要起码歇息半月以上。我现在要去集市,把豹皮豹肉去换点伤药和其他吃喝来,估计午后能回。如有人来找,将我回来的时辰告知,若能等就让他等我。”

  嬴驷听刘榛是要去换伤药,急忙拿过包袱,拿出最大的一块金饼:“怎可用刘兄的金钱,这块可够今日花销?”

  刘榛将金饼在手中抛了抛:“这钱在富贵人家兴许就一顿酒钱,对贫穷人家却是一年生计。秦汉兄弟,今后可不能如此露富,免遭杀身之祸。”

  嬴驷将包袱朝刘榛推去:“刘兄需要,都可以拿去。对别人,我可不会如此。”

  刘榛摇头:“秦汉兄弟太容易相信人了。这块金饼足以让人兄弟相残父子翻脸了。”

  嬴驷惊道:“这块金饼能值几何?秦人竟如此贫穷么?”

  刘榛叹道:“秦汉兄弟以为秦人能有多富?秦国贫富两极分化虽较他国好些,但也确切存在。这样罢,我此去要半天时间,秦汉兄弟就当自己是左庶长,想想怎么才能纠正这两极分化。兄弟是士子,理应识理,权当解闷。”

  刘榛走后,嬴驷真的以左庶长来思量此事。想了几道法令,尚觉可行,细细想来也是不妥,正在拍腿长叹时,忽闻屋外有人唤:“刘壮士可在?”

  嬴驷看天,在胡思乱想之间居然已经近正午。忙应声:“请入内。”

  来人进门,见嬴驷侧卧在墙角,虽屋内昏暗看不见脸,见身形就不像要找的刘榛,问:“你是何人?刘壮士去了哪里?”

  嬴驷看见此人白发白须,年纪应过了不惑但看气色也不到知天命,道:“我名秦汉。刘兄去集市,午后就回。他知您来找,请您等着。”

  那人走近了看清嬴驷的虚弱样,再看地下沾血的布条,皱眉道:“我姓俞,是此地的里正。不知来了你这样的客人,你是如何受的伤?”

  嬴驷听来人自称里正,既然是来找刘榛,料也不会有假。就将照身帖交给俞里正,并将自己误入老林,遇云豹偷袭,被刘榛所救的事说了一遍。那俞里正看清照身帖,失声道:“看你年纪轻轻,居然也是士子,真是失敬了。”那俞里正本来见刘榛不在就要走的,但看见有陌生的士子在,还是担心有假。万一出事,依律可是要株连到自己的。所以,改念找了个地坐下,要等刘榛回来证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