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里正大人,何为秦律?
可乐龙七2020-05-29 08:282,116

  (七十)里正大人,何为秦律?

  嬴驷见屋内有人,便无法继续静心想刘榛留下的问题。他朝俞里正道:“里正大人,请恕我身上有伤,不能执礼。门边有水,若有需要,您可自便。”

  俞里正呵呵笑道:“莫唤我大人,去年我还只是一寻常农民。”

  嬴驷奇道:“那我想听听,您是如何从寻常农民变成里正大人的。”

  俞里正道:“那这话就长了。我们待的这个栎山,方圆两百多里。十余年前,被划做了上大夫,也就是如今的太师的封地。山上住的都是原来山下缴不起纳粮的,跑到这山上,自己开垦,也打猎,勉强混着日子。做了太师的封地后,太师定了规矩,所有的收成,他要七成。这山上的田地本就比山下的要贫瘠,这下大家又吃不饱了。”

  嬴驷忍不住插嘴:“可恶。”

  俞里正呵呵笑道:“你没指名道姓,我也就不说你违律了。秦律有规,无端指责的,可是要杖刑的。你是士子肯定知道,小心说话。其实,七成也算好的。山下的田地,当时七成半,八成都是有的,最多的有九成。但山上的田地比不得山下的,七成也不算少了。于是大家就偷着开垦,没被发现就都是自己的,发现了,七成可就归了太师了。年初,左庶长没收了所有封地,将地都分了。大家只需按地纳粮即可。山下的纳三成,山上的纳两成,那完全是翻了个。而且鼓励我们继续开垦,新开的地前三年都免纳粮。年初分地,因大家都信得过我,县令大人就叫我做了里正。”

  嬴驷道:“那如今大家应该很富裕了。”

  俞里正笑了:“算上去年的丰收,这才两年,哪里算的上富裕。但是家家都有了不少的余粮,今年这个冬天,我们心里都有底了。老话说的好啊,手头有余粮,心里不发慌啊。往年,都是靠着打猎补贴,但年年都有饿死的,今年是决计不会了。”俞里正说完这些,看着嬴驷道:“你今年多大?十二还是十三?家风很严谨啊,这样的年纪就让你出来游学了。”

  嬴驷只能胡乱应着:“家父希望我能多长些见识,说这是师傅教不了的东西。”他怕俞里正继续追究这些,也不知刘榛几时能回,只能主动开问:“那立正大人来找刘兄是为何事?”

  俞里正道:“栎山野兽极多,要想新开垦田地,这就需要刘壮士这样的能人帮我们清除猛兽了。刘壮士是个忙人,去年帮了我们许多,我刚得知,刘壮士又回来了,想请他继续帮忙。方才听你所言,竟是我还来不及求,那三只豹子已经被除,那我是一定要等刘壮士回来当面感谢一番的。”

  嬴驷见已经与俞里正聊的极为透彻了,但怕一静下来俞里正又要问起自己的来历,这是目前嬴驷最不想提起的话题,嬴驷只能主动提问:“立正大人,您觉得何为秦律?”

  这个问题,卫鞅第一次向三姓老秦人讲解的时候,嬴驷心不在焉没有理会。而卫鞅问起自己的时候,嬴驷知道自己答的让卫鞅非常不满意。于是卫鞅对自己做了第二次讲解,但自己当时听了也不满意。刚才刘榛留下的问题,自己在求解的时候,不断想到了秦律的制定,于是他脱口而出要问问面前这个秦国最小的官员,去年还是农民的俞里正,到底什么是秦律。

  俞里正摸摸自己的脑袋,显出憨厚的山民本色:“这该是你们这些士子考虑的东西啊,怎么来问我了?”

  刘榛道:“大人,您是里正大人啊。”

  俞里正道:“我虽也识点字,但当年的教书先生也没教我这么深奥的东西。做了里正后,我也时常要说依律依律的,我一说依律,大家都不再嬉皮笑脸了,都去认真做事了。细细想来,这秦律真是个好东西。我可说不完全,你是士子,我要说错了,你也不许笑我。要说秦律,就要说到左庶长卫鞅了。如今的秦律都是他制定的,去年栎水砍了三千多个脑袋,那时我虽然不是里正,我也去看了。当时我就琢磨了,这秦律真是个要命的东西,能砍了三千多个脑袋,没人喊冤没人反对。它能教飞虎令这样的神仙都趴着被打了十下,打完了全身是血站都站不起身。它还能教秦公也自断了一指,只是因为一念之差。如今,我再想这秦律啊,在我心里就是一个圈。你能做的,该做的都明明白白的在圈里,你只要不出圈,就能吃饱穿暖。但你若出圈,就是违律,该打该杀都是活该。这个圈把整个秦国都圈了进来,它连秦公与飞虎令都能打得,我们老秦人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俞里正看自己说完了,但嬴驷还是一脸糊涂不由得笑了:“我就说我说不好。”说着,刘榛就走了进来,俞里正见了大喜,拖着刘榛不断感谢。然后拖着刘榛出去说话,留了糊里糊涂的嬴驷一个人冥想。

  在屋外求证了秦汉士子所言非虚后,俞里正便放了心,走前又到屋内对嬴驷道:“秦士子,再过一月,大雪就会封山。你若要走,就要早做准备,你若在此过冬,便与我说,我会找人来将此屋加固。士子游学,这费用官府会出,你直管放心。”

  嬴驷犹豫了一下:“按父亲教诲,我想到云阳过冬。”

  刘榛不动声色:“巧了,我也是要到云阳去过冬的,我们还可以顺路一段。”

  嬴驷大喜:“教刘兄费心了。”

  俞里正也是极为高兴:“有刘壮士在,我也放心了。秦士子,就此别过,希望后会有期,那时我也许能将秦律说的更明白一些。”

  俞里正走后,刘榛为嬴驷换了伤药,然后烧水烤肉。只字不提一早留给嬴驷的问题。嬴驷主动提了:“刘兄的问题,我想不好,真是惭愧。”刘榛道:“这问题很大,想不好也是应该的。我也说了,权当解闷。等你想好了,再说来听听解闷也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