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卫鞅执罚
可乐龙七2020-05-29 08:192,274

  (六十三)卫鞅执罚

  城外刑台。

  围着刑台的两千余三姓老秦人,是短时内选出来的代表,大多都是德高望重之辈。刑台周围没有任何秦国军士。卫鞅来梅县除了随身的两名左庶长府卫兵,没有带任何军士。在三姓老秦人聚集到十万之众时,卫鞅也考虑令执法尉子车英带兵围堵。但卫鞅又想到,十万老秦人反国,带了军士又如何?几万军士才能镇住场面?镇住了又能如何,杀也杀不得,围也围不住,反而军民对立。若不让老秦人把怒气发泄出来,一旦爆发,后果难以预料。索性任由三姓老秦人聚集发泄。

  刑台搭建好后,两千余三姓老秦人便慢慢围了上来。大家都知道,这处看似不大的高台,正是左庶长与飞虎令为三姓老秦人找回公道的地方。三姓里有识字知秦律的人,把秦律相关的部分为大家解说了一番。众人分堆讨论,都在猜测左庶长与飞虎令会按哪一条秦律处置太子。飞虎令进城前说的那话对三姓老秦人造成了巨大震撼,三姓老秦人愤怒的情绪里开始参杂了担心。

  那名识字知秦律的人对被众人围在中间的白朝阳和孟西两族族长道:“太子年幼,按律刑不上身。估摸着也就是罚些银两,免些纳粮。”

  孟族族长道:“飞虎令答应了给我们讨回公道,不会如此不公。”

  那名识字知秦律的人道:“但秦律就是如此,对人人都是一般无二,难说不公道。”

  孟族族长道:“若是人命用银两便可抵消,秦律不公。”

  西族族长叹气:“我估摸着也就是这样了,秦公只得一子,莫非还能抵命不成。这可是太子,今后的秦公啊。”

  孟族族长怒道:“那我等就……”

  西族族长打断了他的话:“真的如飞虎令所言抛下田地去他国做贱民么?”

  孟族族长怒了:“三姓秦人绝不出言反尔。”他推了下一直沉思的白朝阳:“你看如何?”

  白朝阳看着面前两位族长,说不出话来,只能叹气。

  突然间,刑台上一通鼓响,大家往台上看去,原来是一脸惊恐的梅县令李楚林。李楚林原是来自楚国的士子,与卫鞅一般是受秦国招贤令才入秦。在秦公考量的时候,他递交了《秦风不化论》将秦国的民风作了深入剖析,深得秦公欢喜。让他做梅县令是秦公拜卫鞅为左庶长后亲定的,希望他能遏制这三姓源地彪悍民风,顺利推广变法。这些年来,李楚林兢兢业业,对待三姓及其他老秦人也是不偏不倚,深得民心。在老秦人眼中是个威武勇猛,不畏权势,颇有老秦人风范的县令。在场众人都是第一次看见梅县令李楚林脸上竟然也会出现惊慌失色。

  李楚林见众人都看向自己,急忙指着梅县城墙方向喊道:“这边的人,都让开。奉左庶长与飞虎令命,犯人即刻押到。”

  人群缓缓退开。卫鞅为首,带着被执法士押运的三名五花大绑犯人穿过人群,直奔刑台。三姓老秦人这才看清,在卫鞅身后被飞虎令府执法士押着的三人,第一人正是太子嬴驷。眼见太子受绑,出乎众人意料,众人惊呼着加快往两边散开的速度。第二人,有人认出,是职同上大夫的太子傅公孙贾。关于公孙贾是否应该被罚,也是老秦人们刚才讨论的焦点。看到公孙贾也是受绑而来,刚才坚持公孙贾有罪的老秦人露出了就该如此的神情。而最后的第三人让所有人都不禁大呼“上将军”。众人如潮水般退去,将刑台的侧面完全露了出来。大家都认识这个当今秦公的兄长,执掌全国军力的上将军嬴虔。前几个月还为他一战灭燕八万而欢呼上将军英勇,今日却受绑而来。有人不由低呼:“这关上将军何事?”也有人在惊呼之后立即想起:“上将军似乎正是太子左傅。”

  又是一通鼓响,李楚林大声道:“诸位,都请安静。左庶长依律颁令。”

  眼见上将军嬴虔都被绑在刑台上,台下两千余人立即安静下来,静静的听卫鞅如何处置。

  卫鞅走到台前,面对两千余三姓老秦人道:“太子嬴驷枉杀白族族长白朝晖等四人,罪不可恕。今日,左庶长府按律处置如下。第一、左庶长卫鞅违律更换太子封地,罚俸三年。”

  三姓秦人不由得吃了一惊,大家都没想到卫鞅第一个罚的竟是自己。秦国上下皆知,卫鞅当初只身入秦,身无他物。罚俸三年,换了其他人还捱的过去,但叫卫鞅此后还如何过日子。两位族长与白朝阳对视了一眼,同时点了下头。无论如何,这三年的左庶长俸禄,三姓秦人定要想法弥补给左庶长。否则,三姓秦人于心难安。

  第二、梅县白家庄太子封地,依律取缔。明年起,原太子封地的千亩良田按律纳粮。

  白朝阳听到此,想起了当初被封为太子封地时的骄傲与欣喜,不由得长叹了一声。按目前的丰收,谁也不会计较封地纳粮与按律纳粮之间的差距。白朝阳想起,白族中人回报时也说,太子初始极喜,赏了众多金钱。此时,再看台上被绑的太子,眼里的情绪就复杂了起来。

  第三、太子年幼,按律刑不上身。罚太子一百金,葬礼孝衣扶棺,原封地纳粮的差距由太子府出金补贴。

  白朝阳听见太子孝衣扶棺,觉得也算挽回了白族族长的声誉,默不出声。孟族族长见卫鞅果然只罚了太子金钱,心有不满,重重哼了一声。身后就有人轻笑着起哄。卫鞅看了他一眼,不动声色,继续颁令。

  第四、公孙贾身为太子右傅,负责太子日常教导,管教不力,误人子弟。按律黥刑,流放极西之地,遇赦不赦。

  执法士听到命令,虎狼般的将公孙贾拖过。三姓老秦人这才知道刑台上的炉火是派什么用的了。公孙贾没料到卫鞅对自己执的是为人不师里最重的黥刑流放,而且遇赦不赦,他嘶吼着:“卫鞅乱政,秦国危矣。”只见执法士将公孙贾拖到炉火边,拿起烧的通红的烙铁,朝他的额头盖去。一阵惨叫合着黑烟生起。原本以嬉笑表达不满的三姓老秦人再也笑不出声了。遇赦不赦,那就是说面前这位职同上大夫的太子傅公孙贾的余生都只能在那极西流放之地渡过了。按律,公孙贾若是自裁,还会牵连家人。这刑比死还叫人难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