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太子求饶
可乐龙七2020-05-29 08:172,820

  (六十二)太子求饶

  太子嬴驷低头默受,公孙贾惧怕的脸色发白不敢抬头,上将军嬴虔一脸惊讶,卫鞅坦然接受道:“卫鞅一生从事,以法家为尊。此事的确由卫鞅起,卫鞅心中好生惭愧。”

  嬴驷鼓足了勇气:“是嬴驷的错。飞虎令莫错怪其他三位。嬴驷知错了,愿按律受罚。”

  刘榛道:“莫以为这能担当的勇气,便能让本令看得上眼轻饶了你。太子今日应当庆幸的是,你违的不是飞虎令法。不然,本令管你是不是太子,照样把你拖到城外斩了。今日你的罚,由左庶长府定。”说着刘榛转向卫鞅:“当日秦公违律,将嬴剡的爵位降爵三等授予了嬴剡长子嬴晔,才有了后来的辱杀飞虎营军士。而你,未能完全收缴封地,才有了今日祸事。追根溯源,是你错在先。”

  卫鞅起立执礼:“卫鞅会一并宣布自罪。”

  刘榛也起身,直接走到门外院子,到门口时道:“卫鞅出来,其余人在屋内等。”

  眼见刘榛与卫鞅出门,嬴虔一把将公孙贾抓到面前:“太子傅真有先见之明。祸事未出便知事先逃命,这事是你谋划的么?”

  太子嬴驷想起卫鞅曾说“白族若想骗粮,何须以两倍纳粮。缴得越多,越易露馅”的话来,才觉有理,不禁直盯公孙贾:“太子傅,真是如此么?”

  公孙贾苦笑:“”上将军,我哪里做的出如此大事?今日之事,你我罪责都逃不了刑罚,我们还是想想如何过关吧?

  上将军嬴虔怒道:“尔等做下的龌龊事,关我何事?”

  公孙贾道:“上将军忘了,我是太子右傅,你是在我之上的太子左傅。太子年幼,他的错,按律由太子傅受刑。”

  上将军嬴虔呆住了,想起当初秦孝公为保障卫鞅变法腾清公权无奈任命公孙贾为太子傅,但怕公孙贾蛊惑太子,便同时任命自己为太子左傅以制约公孙贾。嬴虔这才知道为什么刘榛方才说你们四人都有罪的话了。他不由得松开了抓住公孙贾的手。公孙贾道:“此刻,我们都已被飞虎令监禁了,上将军若是不信,试试能不能离开此屋便知道了。”

  嬴虔看那执法士,十六名执法士在刘榛带着卫鞅离开后,已经转变了位置,守住了屋内的窗户和大门。看这阵势,就知公孙贾所言非虚。公孙贾幽幽道:“上将军还不信我么,我如何会去做此等作茧自缚的蠢事。”

  院内,刘榛与卫鞅商议的正是如此处置嬴虔与公孙贾。

  刘榛问:“按律,屋内那三人该如何罚?”

  卫鞅道:“太子简单,只因年幼,按律刑不上身。我准备罚他扶棺,再罚些金钱补偿。但两位太子傅管教不力,误人子弟。依律,最轻是劓刑,最重就是黥刑流放了。公孙贾是负责教导太子的太子右傅,我拟处黥刑流放。上将军嬴虔最难罚。他对变法有功,且是变法主力。实在想不好怎么罚。”

  刘榛道:“为何?”

  卫鞅道:“我先飞虎令入秦,对上将军嬴虔深为了解。此人极好面子,但又心胸狭隘。哪怕是最轻的劓刑上身,只怕今后变法少了一个助手,多了一个对手。”

  刘榛道:“念他变法有功,减为杖刑如何?”

  卫鞅道:“秦律明明白白写的清楚。我只有一次消除民怨的机会。功可奖励但不抵罚,也是法家真理。若是三族对我擅自减刑不满,三族真的反出了秦国,该当如何?哪怕就算不反,秦国朝令夕改,三族今后再也不信秦律,今后还如何持续变法?请飞虎令教我。”

  刘榛想了又想,终究还是只能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卫鞅回到内堂。上将军嬴虔冲他冷笑:“左庶长是要连我一起问罪么?”

  卫鞅朝嬴虔执礼:“卫鞅入秦至今,变法能顺利开展,上将军功不可没。此事今日只得两途,要么卫鞅依律执罚,要么数十万三姓老秦人反出秦国。卫鞅以上将军决断为准。”

  嬴虔哑口无言,只能转头怒冲冲看着公孙贾。

  刘榛一脚跨进内堂:“其实还有条路。本令已令人在城外搭好刑台。把嬴驷拖上一刀砍了,包管民愤消除。”

  太子嬴驷闻言惊怕的连连后退:“飞虎令莫来吓我,今后我也是秦公,你还要效忠于我。”

  刘榛啧啧摇头:“太子,你错的离谱,本令给你指明。本令入秦,初见秦公直言,本令永护秦国,可不是永护嬴氏。一边是数十万老秦人受冤要反出秦国,一边是你的脑袋,你猜如果由本令决断,本令会如何决断?其次,你以为要你脑袋是吓你么?秦公正在回都的路上,明日可到梅县。秦公来了,就由不得左庶长决断了,你猜秦公会如何决断?”

  嬴虔看了看被吓得面无人色的嬴驷,心知刘榛所言属实。如等秦孝公到了,依秦孝公脾气,便只有一个结果。他把双手往身后一背:“来吧。嬴虔认罚。”

  太子嬴驷看到嬴虔为自己毅然下的决断,终于哭出了声:“伯父。”

  刘榛朝着太子嬴驷道:“太子,还有几句话,本令要与诸位说个明白。方才,飞虎令府黄字营来报,押运纳粮的白家三十人中,有六人突然暴毙。这六人是六月才从外地入秦,只因做事勤勉,很快就获得族长信任,才能参与此次的纳粮。太子在府门外遇陈粮时,两名卫兵怂恿挑拨,激起太子怒火。那两名卫兵如今也早已陈尸荒野。”

  太子嬴驷聪慧机灵,听出了刘榛的意思:“飞虎令的意思是有人故意挑拨?”

  刘榛道:“本令什么意思也没有,只是向太子陈述一些事实。太子自行领会就是。眼下的事实是太子枉杀白族族长一家四口,要依律惩处。”

  太子嬴驷朝刘榛跪下:“求飞虎令饶了两位太子傅。嬴驷一人承担。”

  刘榛道:“太子似乎没听明白本令的话。本令重复一遍,太子违的不是飞虎令府法,不然,本令哪里还能容你到现在。此次,左庶长府执罚,飞虎令府监罚。”

  太子嬴驷转向卫鞅磕头:“求左庶长饶了两位太子傅。”

  卫鞅退了一步,避开了太子嬴驷的方向:“太子,秦律大如山。当初秦公只是想法外施恩,饶了嬴阼。之后为护秦律公正,自断一指。何况今时不同往日,今日若不依律刑罚,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太子嬴驷只能流泪朝两位太子傅磕头:“是我害了两位太子傅。”

  刘榛冷冷道:“太子莫磕错了头。公孙贾,本令最后一次问你。太子犯罪,本令的地字营探到消息后就报给本令,而本令找你时,你早已逃出栎阳。你知道这消息居然比本令还快。本令只问,你如何得知?”

  公孙贾抬头闭目:“我得到神秘书信,书信言太子犯错,必将株连太子傅。若想活命,火速出城。飞虎令,左庶长,上将军。我不会做如此作茧自缚的蠢事。”

  刘榛道:“你若真如你所说无辜,首先就该去找太子求证,而不是仓皇出逃。本令知道你的算盘。认了,就是灭族的大罪。不认,顶多流放。只可叹你这样的人也枉为士子,对国对家的价值竟是如此偏差。情愿守着摇摇欲坠秦国的百里贫瘠封地,也不愿要那强盛大秦的光辉荣耀。陈旧王道思想把你们都变成了恶鬼一般的人物。今日本令无证无据是拿你无奈,一心想杀你也依律不符。但在今后漫长的岁月里,每一天你都要记得,终有一天,本令会屠尽你们这群恶鬼,才不负永护秦国的誓言。”

  刘榛的铿锵誓言惊呆了太子嬴驷和上将军嬴虔。公孙贾浑身一震,紧闭的双眼流下了一行泪水。刘榛下令:“全数绑了。”

  上将军嬴虔沉声道:“为何还要绑太子?”

  刘榛道:“太子年幼,按律刑罚不上身。但这刑台,莫非还要恭敬请他上去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