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太子创下了泼天大祸
可乐龙七2020-05-29 08:172,350

  (六十一)太子闯下了泼天大祸

  梅县新任的白家族长是名四十来岁的中年汉子,名为白朝晖。白朝晖自然明白左庶长府将此地定为太子封地是对白家的照应,因此感恩涕零。白朝晖亲自负责这千亩封地,誓言带领白家全族吃苦耐劳,即便废寝忘食也定要完成全数纳粮。这一年,秦国大丰收,梅县也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大丰收。白朝晖狂喜,亲自挑选了最好的麦子,按太子府约定两倍的量装运,派侄子押运到太子府。

  嬴驷作为太子,在秦孝公不在国都的期间,已经逐渐开始以国君的视线考虑问题。秦国丰收,尤其是梅县在亡了四千多壮汉后也获得了大丰收,心里是极为高兴的。族长白朝晖不能亲来,虽然让他有一点点的不喜,但嬴驷还是很大方的赏赐了押运的白家众人。而且这赏赐竟是多过了纳粮。

  二十车纳粮,中间一车突然轮毂断裂,倾倒在地,破裂的麻袋里露出的竟是灰白色的陈粮。太子嬴驷勃然大怒,拔出手中的秦刀,将所有纳粮都劈开了麻袋,只有前后两车是完好的新粮,中间的十八车一看便知都是多年的陈粮。白家众人看得眼前的情景都是吓呆了,为首的是族长白朝晖的幼弟,他不停磕头,嘴里只会说,出发时绝对都是新粮,绝不敢欺骗太子。太子嬴驷看着放在一边自己刚给的赏赐,顿觉自己遭受的是无比的耻辱。想起那族长居然以繁忙为由而不亲至,更觉恼怒。嬴驷狞笑着下令众人起身,然后一刀杀了那茫然无知的族长幼弟。杀了此人之后,太子嬴驷仍觉不解恨,领了太子府卫兵赶至白家庄。太子府侍从见状不妙,急忙通报了左庶长府。卫鞅亲带卫兵追赶,但还是晚了一步。太子嬴驷已经杀了族长白朝晖与阻拦的长子次子。梅县白家族长白朝晖竟被就此灭门。

  梅县白族揭竿而起,孟白西三族同气连枝,那孟族与西族闻讯也都赶来了,三族将太子嬴驷与卫鞅围在了梅县县衙。为首的是白朝晖的兄长白朝阳。面对县衙门口的左庶长卫鞅,白朝阳只提了一句:“请左庶长依律惩处,若是不公,三族反出秦国。”随后,三族便退至县城外静候。

  卫鞅回到内堂,看见太子嬴驷居然一脸的不以为然,不由得发出了“秦国居然如此多灾多难”的哀叹。

  太子嬴驷道:“不就杀了几个刁民么。左庶长下令将外边为首的拘拿刑杀,其余的自然散去,这有何难?飞虎令一气杀了三千多人也没出什么乱子,左庶长多虑了。”

  卫鞅忍着怒气道:“太子,飞虎令是依律刑杀,哪怕三千多人,众人信服,自然不会出乱。且不说白族是否存心欺骗,哪怕真是骗粮,也只得流放。太子有何权擅自诛杀?秦律不是拿来任人胡作非为的。太子也不仔细想想,白族若想骗粮,何须以两倍纳粮?要知,缴得越多,越易露馅。”

  太子嬴驷笑了:“那白族缴纳陈粮还有道理了么?要怪只能怪他们有错在先。现在杀也杀了,若还不服,赔些银两就是了。大不了,就免了封地纳粮。”

  卫鞅的怒气再也忍不住了,重重的哼了一声:“太子怎么到了如今,还想的这么简单。孟白西三族已经约定要反出秦国了。你可知孟白西三族有几多人口?梅县是源地,有近十万之众,若是全国的三族加在一起,就是举国近半人口。民众反国,就是暴政。山东六国即有理由联合出兵,到时,不仅你嬴氏要灭族,秦国都要灭国了。”卫鞅的手已经指到了太子的脸上:“你居然如此不明事理。”

  太子嬴驷这才显得有些后怕了。他惊呼:“左庶长快通传伯父禁闭边关。唤那飞虎令来此,哪怕再杀他三千,也不能让三族反出秦国。”

  卫鞅见太子还在胡言乱语,想起太子年仅十二,便懒得再与他理论了。他冷冷道:“秦公走时留言,如遇难以抉择大事,以飞虎令为准。我们一起等飞虎令吧,看他如何决断。”

  左庶长府侍卫进来通报,城外三族民众已经聚集了五万有余。这名侍卫前不久的通报才提及聚集两万余人。太子嬴驷见聚集速度如此之快,不禁变了脸色。又一个时辰后,侍卫通报,聚集的人数已经接近十万。太子嬴驷的脸色终于变得煞白。卫鞅不由得长叹了一声。

  刘榛此时才赶到了梅县。他带来了上将军嬴虔和太子傅公孙贾。

  刘榛本来是可以来的再早些的,但是公孙贾花了他不少时间。公孙贾听说祸事后,便知自己身为太子傅有不可免除的罪责。于是,悄无声息的带了家眷出城。刘榛亲自追赶,栎阳城北五十里处拦截住了仓皇出逃的公孙贾,才能将他一起带到梅县。

  三族民众看见刘榛来了,在他的马头前跪倒了一片。白朝阳哭着将先前对卫鞅说的重复了一遍。刘榛点头:“诸位莫再提反出秦国的话了。老秦人离了秦国还算什么?在山东六国眼中,只是一群蛮民而已。本令曾言,誓护秦国。今日,定督促那左庶长府依律处置。诸位,如信得过本令,请先回村,秋收万不能中断。请三族派人在此耐心等待。”

  几位族长想起了刘榛天诛地灭的誓言,便下令族人各自回村做好准备。城外由十万人缩减到两千余人。

  内堂,静坐五人。十六名执法士驻棍守住了门口。

  卫鞅听城外十万之众已按飞虎令所言散去,略略松了一口气。民众还信得过飞虎令,此事还有转机。只要处置得当,民心不会乱。但如何处置,也是一件极难的事。卫鞅看着面前三人,脑子里千丝万缕的定不下神来。

  上将军嬴虔怒气冲冲看着太子嬴驷和太子傅公孙贾,尤其是怒瞪公孙贾,若不是飞虎令在座,忍不住就要将他一把拉过来论个究竟了。飞虎令消息如此灵通,也是在城外五十里才抓住了公孙贾,他真想问一声公孙贾,到底是什么时候得到的消息?

  公孙贾已经被吓得瑟瑟发抖,他知道自己今天绝难幸免,低头不语。此刻他脑子里只剩下了悔恨。当初若是认输,辞官隐退,也算全身而退。如今,却不知卫鞅和飞虎令会如何处理。

  而那太子嬴驷自飞虎令与上将军嬴虔进门后,就一直惨白着脸色。上将军嬴虔是他在嬴氏内自小就最怕的伯父,而第一次离黑袍斗笠黑纱打扮的飞虎令如此之近,太子嬴驷甚至觉得内堂冷得让人嘴唇发抖,连话也说不出口。

  刘榛看着眼前四位,缓缓道:“你们四个,都有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