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法外施恩即是违法
可乐龙七2020-05-26 13:322,284

  第四十九章:法外施恩即是违法

  刘榛出了嬴瑞府邸边走边静静的沉思,继续前行,直奔嬴定。

  地字营统领傅远死后,刘榛接地字营详报,此事由四名朝廷官员,两名王族中人商议而定。两名王族正是嬴瑞和嬴定。刘榛在今晚按照曾经誓言的“诛行也诛心”,扫荡了栎阳城内十二家府邸。六家诛行,六家诛心。按事先谋划的,先易后难。以雷霆之势先扫了十家各级官员及外姓元老。嬴瑞是第十一家。嬴定是今晚最难啃的骨头,放在最后,全力出击。

  嬴定没有官职没有爵位,也就没有公赐府邸,而是住在父亲的府里。他的父亲正是嬴阼。这个嬴氏一族里,爵位最高的王族。刘榛未入秦时,嬴阼就是秦国爵位最高之人。嬴瑞当年在秦献公父子上阵杀敌时,为后来的秦孝公消除了栎阳城内异动,保证了秦孝公顺利上位,主要靠的就是嬴阼的威望。如今的嬴阼几乎就是嬴氏的族长了。

  刘榛当然记得这位。那还是在新年里,为了抓捕劫杀颁令使者和飞虎营骑兵的嬴晔,嬴阼亲自带了各府的府丁阻拦,后在得知事实后,悲痛离开。不料,这么快就又要再次面对。

  嬴阼府邸大门紧闭。刘榛站到了门前:“飞虎令依秦律执法,若有阻扰,罪加一等。”

  府内嬴阼沉声:“不知飞虎令来我的府邸,执什么法来了。”声音逐渐上升,刘榛后退几步,看清原来几部长梯牢牢的架住了一把软椅,嬴阼正坐在那软椅上,被高高托起,竟高过了围墙。嬴阼居高临下与刘榛对视。

  刘榛以爵位称呼嬴阼:“少良造,本令登门执法,你不敢开门,还明知故问。这不是老秦人的做派。”

  嬴阼气呼呼道:“我哪里明知故问了,你要说清楚,我府内谁人犯法,证据何在?”

  刘榛道:“少良造若真不知道那嬴定做了什么,哪会紧闭府门,还有时间制造这样的云梯?虽然你明知故问,我也答个明白。不知嬴定跟你说明白没有。白家庄私斗,死了三千,你应该已经知道了。私斗,是嬴定参与协商决定,找人挑拨造成。估摸少良造还不知道,那决堤,也是嬴定派人做的。这三千条性命,如今都记在嬴定头上了。”

  嬴阼顿时脸色大白,怒喝:“胡说,莫来冤枉。先前我帮嬴剡之子嬴晔,是我的错,但飞虎令不能因此来冤枉我儿。”

  刘榛道:“想必那嬴定就在你下面,他都不喊冤,你却来喊什么冤。”

  嬴阼低头,下方顿时传来哭喊声:“冤枉,与我无关。”

  刘榛道:“这声冤枉,喊的太迟,哭的太假,不如不喊。少良造,现在该明白了吧。你意欲如何,等你决断,本令劝你莫殃及全府。”

  嬴阼没有了之前的气势,他虚弱的声音道:“这是我独儿,没有证据,谁也不能带走。”

  刘榛叹气:“曾闻,当年秦献公崩逝,有人蛊惑谗言,少良造大义凛然,义正严词,正是威风凛凛之势。如今,事牵自身,居然也是这幅厚颜无耻,死皮赖脸之态,真是晚节不保。本令,话止如此了。”

  刘榛与那嬴阼对话期间,徐立、徐根有已经陆陆续续处理完了其他事宜,除派三百人在东门看管犯人外,带着其余五百执法士赶到了嬴阼府外。徐根有低声向刘榛禀告,嬴阼府邸众人都是自幼收留,地字营无法安插暗探。

  刘榛便无杂念,挥手:“上箭。”

  徐立及五百执法士毫不犹豫提起了挂在腰间的短弩。尚在犹豫的嬴阼不禁色变,这道命令之后就该是直接灭府了。

  刘榛正待下令,听得脑后传来马蹄声。刘榛犹豫了一下,在这执法士掌控全城依律执法的时刻还能在栎阳城内纵马的,只能是秦公了。刘榛犹豫的是嬴阼。嬴阼作为嬴氏族内爵位最高的老臣,一直对变法没有表态。但若真的灭了全府,其余嬴氏都会倒向太师为首的复法派,对卫鞅的变法实在没有半分好处。刘榛没有下令,等着秦公到身边下马。

  刘榛执礼:“见过秦公。”

  秦孝公回礼:“飞虎令连夜执法辛苦,渠梁为嬴氏再出不肖子弟深感惭愧。”说着秦孝公又朝在高空惶恐不安的嬴阼执礼:“叔父。”

  嬴阼只是秦献公堂兄弟,原也当不得这一声叔父。但他心无二念,保住了秦孝公的公位,此后,秦孝公尊称叔父,是将嬴阼抬入了嬴氏公族一脉。嬴阼见秦孝公依然念旧,顿感希望,大声道:“秦公救我。”

  秦孝公朗朗道:“叔父莫再犯错。嬴定之罪,惊人滔滔,嬴瑞都已经招了。三千多条上马能征,下马能耕的青壮秦人,都祸害在嬴定之念。叔父对渠梁恩情,渠梁一直挂念。今日,渠梁必会向飞虎令求情,叔父之罪,渠梁代受。叔父请开门。”

  嬴阼听得在软椅上摇摇欲坠,他想怒斥在正下方的嬴定,但在霎那却是什么话也说不出口了。下面的正想把他慢慢放低,嬴阼朝下急摇手,令他们继续保持。他听到前边已是绝望,但听秦孝公念旧,又觉希望尚存。他朝着秦孝公着急大喊:“秦公,救我独子嬴定,我愿抵命。秦国都是你的,你能做主。”

  秦孝公缓缓摇头:“飞虎令入秦当日,我曾誓言,为护秦国,秦国自我起,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叔父请三思。”

  嬴阼终于瘫坐在软椅上:“这有何用?”

  刘榛不再犹豫,他朝秦孝公执礼:“秦公应速至上将军府,为防民变,禁闭边关。明日,本令飞书上报。十日内,本令定了结此案。”

  秦孝公知道这是刘榛找借口催他离开,以便执法了。他依依不舍看了无语的嬴阼最后一眼,上马匆匆离开。

  刘榛看着嬴阼,终于执了秦礼:“少良造,方才本令也起了违法之念,竟想法外饶你,所以任由秦公挽留。此罪,事后我回府自领十杖。”刘榛提声大喝:“嬴定破坏变法,犯下命案三千有余,嬴阼阻扰包庇,罪该株连。今日依律灭门。封门,放箭。”说着抬手,一把短弩不知何时已经在手,铁箭飞出,一箭洞穿了似乎有话想说的嬴阼喉咙。下边发出一阵惊呼,云梯顿时倒了下去。

  五百执法士同时朝府内放箭,三轮过后,就是一千五百箭乱飞入了围墙之内。哭喊声中,刘榛下令:“换火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