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墨门进栎阳
可乐龙七2020-05-27 14:142,560

  第五十三章 墨门悄悄进了栎阳

  刑杀了三千多人后,秦国出奇的宁静。没有击鼓鸣冤,没有联名上书,就连山东六国也一片沉默,没有任何意料中的指责声。卫鞅却真切感受到了由此引发的后果。变法中,原先接连不断的表达不满的小动作,一些看似合理的推诿一下都消失了。变法推进速度奇快,卫鞅开始酝酿下一批新法。对此,卫鞅特意抽空到飞虎令府拜访刘榛,以表谢意。这是卫鞅出任左庶长后,第一次登门拜访他府。卫鞅实在太忙了,睡觉对他而言都是极为奢侈的事,若不是这次刑杀居然为卫鞅变法的推进提供了那么多便利,卫鞅哪里舍得抽出时间来这飞虎令府。

  但刘榛接待他,就犹如卫鞅接待那些非公事的官员一样的不耐烦。他听清了卫鞅的来意后居然道:“左庶长高兴的太早了。那群眼睛长在头顶上自命不凡的人还没来找麻烦,过了那关,这天下才没什么人再会影响到你的变法了。”

  卫鞅思索了一下,顿时想到刘榛说的那群眼睛长在头顶上的人是谁了。那正是以监督各国国君与国策为己任的墨门了。这天下也只有刘榛敢称传闻有几百武士的墨门为眼睛长在头顶上的人了,但想想刘榛的身份,卫鞅又觉得理应如此。

  想起各国默认墨门监督国策的威望,卫鞅开始有些担心:“墨门也有很多年没有发出消息了。不知道这次会如何?”

  刘榛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怕什么?也不知这群蠢人脑子里想什么,消息明明已经进去了,居然这么长时间都没反应。若再不来,本令就要带人杀上山去了。”

  卫鞅听了有些哑然失笑,有飞虎令在,这些事宜哪里轮得到自己来担心。于是执礼告辞。刘榛提醒:“左庶长去知会一下秦公,近期就呆在栎阳莫出远门了。墨家若是下山,必然冲着左庶长,秦公与本令三人。本令总不能等左庶长与秦公被掳走了,才追上山去。如此,太丢本令脸面了。”

  墨门论堂。

  墨子的五大弟子禽滑厘、相夫子、相里子、邓陵子、苦获拍案大怒。

  墨子年老,在茅屋已经多年未出。一切事宜交由五大弟子讨论决断。若起争执,大弟子禽滑厘执掌墨门算两票,三三对半,才报墨子。这是第一次,五大弟子接到消息后,竟齐齐拍案而起。

  邓陵子怒喝:“三千多条人命,栎水都被断流。这秦国的飞虎令真下的去手。这三千多人里,大半是平民百姓,老弱妇幼皆有,如此暴政,铁证如山。”

  相里子大喝:“秦国明知墨门就在国内,刑前也不派人来通报解说,是对墨门的蔑视。大师兄,这次墨门再不能悄无声息了。”

  禽滑厘对苦获道:“二师弟和小师弟可有反对意见?”

  苦获拱手:“大师兄,苦获愿请命带队,必将那飞虎令擒拿上山,交由各位师兄处置。”

  相夫子被苦获抢了先,只能道:“愿与小师弟一起下山擒拿恶贼。”

  禽滑厘道:“虽说是飞虎令执的刑罚,但飞虎令归根结底只是一把刀,执刀之人就是秦公。秦国暴政,首恶必是秦公。要拿,就要拿到秦公。但若同时拿了飞虎令才显得墨门此行大获全胜。各位师弟,意下如何?”

  相夫子、相里子、邓陵子和苦获齐齐执礼:“大师兄高见。”

  禽滑厘道:“那就辛苦小师弟了,只因墨门弟子以你武艺最高。你带队,兵分两路,首要秦公,其次飞虎令。带多少人,由你决定。”

  苦获思索了一下:“听闻那飞虎令有些手段,我还是带两百人去吧。”

  相夫子气道:“师弟如此气短,是灭墨门士气。山上墨门弟子总共才六百有余。当年巨子救宋,也只让大师兄带了三百多弟子,而你今日却要两百弟子,岂有此理。大师兄,我带五十即可。”

  禽滑厘道:“二师弟莫急。墨门太多年没出手了,天下都快忘了墨门。这次墨门定要一击必中。小师弟虽然谨慎过头,还是有道理的。就许你带两百人。倘若还是不成,门规处置。”

  苦获大喜:“如此哪里还有不成的道理?我必手到擒来。或许顺手将那卫鞅也一起带来教训一番更显墨门的能耐。”

  为了做到大师兄禽滑厘说的一击必中,苦获花了半个月时间才做齐了准备,带了亲点的二百墨门弟子下山。这半个月时间里苦获操心的是两件事。

  第一件事是这两百名弟子如何混进栎阳。两百名弟子一起涌进栎阳,定会引起以密探见长的飞虎令府的怀疑。苦获研究了一下秦国如今的国情,知道秦国如今最缺的就是铁匠、木匠和商贾。于是精心仿制了两百秦国照身帖,分批入城。

  第二件事尤为艰难,就是如何擒拿飞虎令。擒拿秦公不难,因为秦公时常出府,身边一般只有两名侍卫,打探清楚路线,一个照面就可以拿下。细细想到如何抓捕飞虎令,苦获知道自己向大师兄的保证有些晃荡了。拿住秦公后,只要在撤退时,散出消息,飞虎令必然快速追来。按飞虎令进出惯例,如果身边只有八名护卫,倒也无妨。如果带的是三十二护卫,那就是一场恶斗,拖延了时间,秦军赶来,就是全军覆没。苦获细细想来,只能如此决定:拿住秦公后,快马送回墨门。路上设伏,如果飞虎令来人不多,就一起拿了上山,来的人多,就悄悄撤退。拿住了秦公,也算完成师门任务。

  苦获的精心设计在刘榛眼里却是浪费时间的儿戏。刘榛知道消息很早就进了墨门,所以加强了提防。墨门的两百弟子入城,再小心谨慎,也被刘榛及时查获了。刘榛郁闷的是,墨门在各国的声望都不低,若是处置不当,给山东六国以机会,再次联合,只怕没有当初那么好的机会了。但要既训斥了墨门,又不引起墨门怒气,就墨门如今傲视天下的习惯,还真拿捏不好尺寸。

  苦获进城已经三天了,一切都按计划进行,非常顺利。五名弟子扮成了魏国和楚国的商贾,各带了二十来名脚夫。剩下的扮成了铁匠木匠挑夫等秦国最需要的工匠进城,受到了各商行的欢迎。苦获把这些工匠分为三块阵营,自己带了三十来名苦力打扮的墨门弟子住进了一家商行偏院草屋。明天的行动计划已经形成。天亮后,秦公会去城外马场,这是埋伏在马场的墨门弟子打探来的消息。苦获带的这三十来人就负责抓捕秦公,然后第一时间就飞马回山。其余的墨门弟子设伏,若是飞虎令赶来,人少就群起攻之,人多就悄悄撤退。

  武器已经在黄昏时分运进了城,此刻已经压在每个人的草席下,但苦获还是莫名的感到慌乱。苦获在黑暗中轻轻吁了一口气。五月底的秦国已经是炎炎夏日,栎阳城比不得山上的清静,光是这蚊虫叮咬已经让人心烦意乱。苦获翻身而起,满屋本就是假装的呼噜一下就停止了。苦获轻声道:“再对一下明天的任务。”满屋的墨门弟子都悄悄坐了起来。

  窗外传来声音:“还是出来和我对下你们明天的行程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