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栎水大刑
可乐龙七2020-05-27 14:132,141

  第五十二章 栎水大刑

  数万百姓见得此状,都被惊醒过来,不由得惊呼起来,就连那卫鞅也失声道:“这,这。”竟是说不出完整话来。在场的秦军及飞虎令府执法士一并有近万之众,慌乱了一阵后,齐齐单膝下跪。刘榛身后执棍的执法士看着趴在眼前的刘榛和单膝下跪的同僚,不知所措。

  刘榛沉声道:“飞虎令法,不容亵渎。”

  执法士回过神来,不再犹豫,两人执罚,一人计数。因是现场执罚,也不敢偷巧,棍辊都依律打在了实处。

  “一。”

  凉棚内的秦国百姓看到棍棒真的打了誓言永护秦国的飞虎令身上都齐齐惊呼出声。飞虎令自杖,闻所未闻,此刻却真真切切的近在眼前。这杖刑绝不作假,第一杖已经打破了身上的衣裳,在脊背上留下了深深的红印。秦国百姓这才发现,黑袍下飞虎令的躯体居然如此瘦弱。老秦人在当中占了多数,看到眼前的一幕,恍然觉得这秦国的天都要塌下来了。

  “二。”

  被迫前来观刑的各级官员中,有不少与今日被执刑的官员交情甚好。看到此景,心底不由冷笑,这和卫鞅初任左庶长在集市的一诺百金如出一辙,无非就是给极易煽动的秦国百姓演了一出戏,虚伪之极。但不管今日再如何虚伪,栎水大刑,终将震惊天下,而卫鞅变法就是暴政的名头也将伴随着一起震惊天下。

  “三。”

  这计数声,声震撼敲打着在场众人的内心,那打在飞虎令身上沉重的棍棒声,仿佛就打在自己身上,让人无法呼吸,喘不过气来。凉棚内的秦国百姓缓过神来,纷纷痛哭下跪:“停了执罚,飞虎令莫伤了自身。”

  “四。”

  大部分各级官员都已经动情下跪,今日飞虎令用自杖向在场各位再次立下依法护国的誓言。这誓言,不仅在秦国百姓,同时在秦国官员内心都打下了烙印。官员们伏地不起,原先的燥热早已褪去,泪水混在了泥土里。只剩那几位官员仍在原地冷笑,不管飞虎令如何动情,今日倒要看,他敢不敢来执这三千多人的刑罚。

  “五。”

  秦国百姓已经知道自己求错了人,转而向场内职位最高的卫鞅呼喊:“求左庶长下令停了执罚,秦国不能没有飞虎令。”

  “六。”

  那些记恨卫鞅与飞虎令的官员,一直保持冷笑倔强不应,此时终被身边的同僚及秦军杀人的眼神所逼,不得不一同跪下。在场肃立的只剩下卫鞅与那执罚的执法士了。卫鞅的眼眶积攒着泪水,他听见百姓的呼声,但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七。”

  站在前排的秦国百姓已亲眼看见,此时棍棒翻起,已是鲜血淋淋,哭喊声已齐声转为:“老秦人知错了,愿永守秦律。”

  “八。”

  无奈下跪的官员也亲眼看见了飞虎令背脊的鲜血模糊。这位飞虎令对自身也是这般铁血无情,看样子,今日是铁下心要将刑罚执到底了。三千多人啊,这个史无前例的刑罚,莫非真的要当场执罚?这情景让人不敢假想,这些官员终于感到了心寒。

  “九。”

  卫鞅的泪水终于汹涌而下。这位师门长辈,不,这位秦国的飞虎令竟用了自杖的方式来向老秦人宣告护国应先依法的法家真理。同样是诛心,却以此警示了秦国上下,并以此来消除今日以法责众的暴虐表象。实在值得敬佩。

  “十。”

  执罚完毕,刘榛撑了一下竟也站不起身。黄字营统领姚振匆匆上来,搀扶起刘榛,在刘榛已经破烂的黑袍外又罩了一件新的。刘榛看着两名执法士道:“二位,依法执杖,才是永护秦国,莫有心魔。倘若自残,本令的罪过,如何来偿。今日,本令是再受不得刑了。”这两名执法士本是准备自杀谢主的,听得刘榛下令,二人跪地称是。

  全场肃静,看着刘榛忍痛摊开第二道秦公令:“诸位。本令颁第二道秦公令。”

  第二道秦公令说的正是被绑在断头桩上闭目等死的嬴瑞。嬴瑞涉罪,全府上下由飞虎令按律处置。嬴瑞之子嬴崮,因年幼且不知情,经飞虎令府查证无误,由上将军收养。刘榛紧接宣布,嬴瑞全府上下二百三十人。其中五十七人涉案,按律处斩,其余众人按律观刑,之后驱逐,罚至梅县耕种。

  嬴瑞到此时才知,为何一直未见嬴崮。他流泪嘶吼:“嬴瑞知罪,谢飞虎令。”

  刘榛冷言:“莫害本令。本令要是应了你的谢,就又是违法了。本令也是依律,要知当日你若敢抵抗,就是嬴定灭府的下场。”

  刘榛接着宣读第三道秦公令。这道秦公令是对当日抓捕焚府的十家大臣的处置。同样的经飞虎令查证无误,由飞虎令按律处置。刘榛宣布,诛行的四家,六百余人按律处斩,其余按律观刑后驱逐罚至梅县耕种。诛心的六家,罢免公职,全府按律观刑后驱逐。

  至此,被判了观刑而死里逃生的人才知,自己没被绑在断头桩上,并不是断头桩不够用,而是因为被飞虎令处了观刑。

  刘榛宣读最后一道秦公令。秦孝公下令:全国各县牢狱内的死囚,于今日由飞虎令一同执罚。这些死囚,都是犯了新法查证无误的。原本都会在秋后,等公事空闲后再行执罚。而今,是一起给新法壮声势了。

  一通鼓响,飞虎营将士亮出了秦刀。刘榛大喝:“今日飞虎令府按律执罚。诸位,若再投胎来我秦国,记得莫再犯法。”

  一枚描着血红“杀”字的竹签令被刘榛抛到第一排低头的死囚面前,刘榛冷冷下令:“斩。”

  三千多脑袋应声落地。

  三千多尸首随即被丢进了栎水。栎水,真如刘榛当初怒言的那般,被四下漂流的尸首堵得截水断流。

  当天,有一骑离开了栎阳,向着深山飞驰。他带去了秦国最新的消息,秦国暴政,飞虎令府当场刑杀三千多人,栎水为之断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