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尾随上山
可乐龙七2020-05-27 14:152,194

  第五十五章 尾随上山

  墨子与鬼谷子一般,都是活的不知道年寿几何的当世高人。但两人行事风格完全不一。鬼谷子弟子遍及天下,但都神秘莫测。偶有确认或传闻的无不皆是名满天下的大家。墨子有弟子数百,但都围在自己身边,跟随自己做事,形成了一个门派。所以天下之人认为,墨子虽与鬼谷子难分高下,但就教弟子而言,已经落了鬼谷子下风。倘若墨子有日崩逝,墨门必然就此没落。

  墨子出身贫农,做过那小国宋国的大夫。师从儒家,但最终又舍弃了儒家。在漫长的岁月里,以宣扬仁政异军突起,形成了自己的学派,由此建立了墨门。墨子关爱百姓,但在墨门建立了等级森严的巨子制度。他有十大主张,归根结底可以总结为:仁爱天下,以暴制暴。墨子的主张有出彩之处,所以受到各国平民百姓赞扬,追随者众多。各国国君虽不喜,但也不敢明言反对。怕的是,一言不慎百姓散去,还成了邻国侵入的理由。长此以往,竟形成了墨门以监督各国国策及国君为己任的怪象。

  刘榛对墨子的墨门是非常头痛的。看见五大弟子之一的苦获居然是如此胡搅蛮缠,居然仅凭数量便称作了暴政,忍不住讥讽了墨子。事后,其实心里也是有些懊悔的。若是墨家因此大怒,擅自公告天下,指认秦国变法就是暴政,这后果无法想象。所以,刘榛逼走了苦获,便紧跟其后,要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到墨家,找到墨子,当面诉清,才能绝此后患。

  刘榛一边想着墨子的墨家,一边没费气力就找到了石壁上的暗门。暗门徐徐打开,一条可通马车的石道展现在眼前。刘榛领先走入。姚振和薛海跟上。八百执法士隔了距离随后紧跟。刘榛还是想不好该怎么做,心里一发狠,自言自语道:“若真不行,那就灭了墨家吧。一了百了。”

  随后的薛海正是当初刘榛入秦时在城门遇到的军官。薛海入了黄字营后,统领姚振念他初遇飞虎令能按制迎回,也算立功,就给了乙组副执仗。乙组在黄字营内负责情报归档,这次按令备齐了早就准备好的竹简,随着飞虎令出来,行使乙组的职责。薛海耳尖,听到了刘榛的自言自语,滑了马镫,差点从马上摔下来。当今百家争鸣有非儒即墨的说法,这样的墨家也能剿灭?薛海余光看见身边的姚振转头瞪了他一眼,只能默默的顺势整理了一下背上的竹简。薛海忍住了不说话,虽然他很想问一句,统领大人,我们真的是去剿灭墨家吗?能给把刀么?

  姚振跟着刘榛这些日子以来,性子已经越来越慢了,已经学会了除非势必要说,否则一定不说的习惯。他觉得急性子的人跟着飞虎令一定只能是吐血而亡的下场。他尤其欣赏飞虎令解决问题简单粗暴的方式。听见灭了墨家,虽也大吃一惊,但极快就消化了。相较之下,灭墨也不算飞虎令入秦后做的最疯狂的事 ,细细想来,其实灭了墨家正是解决问题最彻底的方式了。想到此,姚振顿时杀气腾腾起来。

  刘榛柔和的声音响起:“统领大人,今日你们是随本令是来讲理的。你如此气势,可能本令还来不及说话,就已经开战了。”姚振一怔,泄了杀气,只能嘿嘿一笑。刘榛说着却突显杀气凌厉:“但若真的开战,务必一战灭墨。你只见我手势下令召唤天字营就是。”姚振又是一怔,转头看见了薛海的无奈,这无奈迅速传染给了姚振。

  苦获仓皇回山。一路颠簸,伤口的血竟是连墨子研制的创伤药也隐隐压制不住了。上了山,他急急回了自己的山洞,两名弟子服侍,将他的伤口重新打开,再加了一层新药才细细包扎好。刚包好伤口,禽滑厘等四名师兄便冲了进来。他们是得知苦获受伤回山的消息后匆匆赶来的。

  看见苦获的伤居然是断了左臂,四人大惊。邓陵子见苦获已断左臂,不忍再责怪苦获,抢先惊道:“发生什么了?”

  相夫子心细,一路过来没有看见白布裹尸,也没看见其他重伤弟子。心想仅仅苦获受伤,那么应该就是单打独斗了。相夫子道:“这飞虎令如此犀利,连你也敌不过?”

  苦获悲愤道:“哪里有动手?就在我们准备出手前夜,被飞虎令数百强弩包围。飞虎令辱我墨门,辱我巨子,逼我自断左臂,不然全数剿杀。”

  相里子与苦获交情最好,闻言大怒:“这真是视墨门为无物了。大师兄,请发墨子令,公告天下,号召天下围攻秦国。”

  禽滑厘年纪较四位师弟都长许多。听闻苦获“辱我巨子”时虽也大怒,但马上压制住了。禽滑厘道:“苦获师弟,慢慢说清,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此,我等才能决断。”

  苦获平静了一下,将当晚发生的一切一五一十的说清了。越说越悲愤,最后大喝:“大师兄若不按相里子师兄所言下墨子令,我定要直报巨子,哪怕挨上五十鞭。”

  禽滑厘慈爱的拍了拍苦获的脑袋:“你莫着急,再挨五十鞭,我们就没小师弟了。”禽滑厘吩咐在一旁等候的两名苦获的弟子,一人留下,一人去将其他与苦获同行的墨门弟子叫来。等到那三十余名弟子赶来,那名留下的弟子已经将当晚的言行又叙了一遍。

  苦获怒道:“大师兄是信不过我么?”

  禽滑厘不为所动:“小师弟,墨子令十余年未出,一出必惊天动地。若真要下墨子令,在向巨子禀告时,我哪里敢不问清当时所有言行。你当巨子的鞭子打不死人么?”说着对相夫子三人道:“把你们的弟子各叫一人进来,再说一次。”

  所有人说的都与苦获大致不差。禽滑厘听完后对苦获道:“小师弟先休息,我们四人去论堂。有结果就立即通传你。”

  苦获不服:“为何我不能去?”

  禽滑厘道:“你已气急攻心,会影响我等决断。你的判断我等已知,你还是先休息。”说着,一脸慈爱的禽滑厘突转严厉:“若你敢未经我等决断便去打扰巨子清静,我就代巨子逐你出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