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秦国居然如此多灾多难
可乐龙七2020-05-27 14:232,171

  (六十)秦国居然如此多灾多难

  半月后,十余年未出声的墨家突然发了墨子令公告天下。秦国变法,利国利民。墨门愿为秦国变法鞠躬尽瘁。

  此令一出,一直揪心等待的秦孝公与卫鞅都放下心来,齐齐笑出了声。秦孝公道:“左庶长与本公都是傻子,已有前车之鉴,本公与你还为墨门担心了半月。秦国有了飞虎令,秦国之内还有需要本公担心的事么?本公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多余了。”

  卫鞅道:“秦公,高兴归高兴,言止此矣。”

  秦孝公道:“本公决定了。左庶长曾花时三月走遍秦国,飞虎令也在三月内走遍秦国。本公惭愧,意欲效仿但一直不得。如今,局势已定,本公决定用半年时间,到秦国各地视察变法现状,兴许能为左庶长明年的第三轮变法提供些依据。”

  卫鞅执礼称是。

  太师府湖心亭上,太师甘龙将墨子令一把丢进了火炉。苍老的太师用与他年纪不符的怒意作着咆哮:“下一次,我看你如何出手?”

  长子甘晓小心陪着谨慎:“父亲大人保重。您是秦国最后的希望,只要您在,大旗永远不倒。”

  甘龙一把打掉了甘晓搀扶而来的手:“放心,我一定要活的比卫鞅那厮命长。现在是时节没到,大家都耐心等待。我看下次事到临头那嬴渠梁还怎么狠得下心来?我倒要认真考量一下那自认法家第一人的卫鞅还能不能依律办事?我倒要好好看看那杀人如麻的飞虎令的刀还落不落的下去。”

  山东六国纷纷对墨门如此表态觉得奇怪。墨门虽然身处秦国,但一直保持中立,这才赢得各国尊重。如今韩国齐国也在变法,为何这墨门单单就青睐秦国变法。各国开始对一直就觉得荒蛮的秦国的变法重视起来,各国都派人入秦,撰抄秦国律法,竟是要好好研究一番,看可有利用之处。卫鞅变法顿时成了天下各国的焦点。

  栎水大刑后,秦国进入了平静。从王公贵族手里分到田地的秦国百姓,原本还是有些担心的。横空出世的墨子令让他们消除了疑惑。百倍的干劲加上这一年的风调雨顺,秦国又一次迎来了丰收。这一年的丰收更是超越了去年。

  秦孝公在墨子令发布后,开始对秦国的巡视。秦孝公学卫鞅与刘榛的样,也没有走县入城,专往那山区田野钻,对各业的老秦人都深入探访。秦孝公把一路所得都及时传给了卫鞅。卫鞅对秦国上下齐心,政令通畅,变法开展如臂使指的现状非常满意。卫鞅把这功劳记在了刘榛身上。

  秦孝公走后,政事堂便空了下来。左庶长卫鞅、上将军嬴虔和飞虎令刘榛三人约定每月在政事堂集会一次。每次都是卫鞅先传达秦孝公的书信,上将军嬴虔总是感叹,从来没有如此闲过,仿若告老还乡了一般。而刘榛次次都泼冷水。刘榛道:“左庶长与上将军都没去过海边。本令在入秦前曾去过齐国极东之地。大海浩瀚无涯,波涛汹涌。浪借风势,能掀起十余丈的巨浪。但每次巨浪暴雨之前,海面总是出奇的平静。左庶长将变法当作毕生大事,也有人同样将复法当作了毕生大事。这些人绝不会消停。如今越是波澜不惊,本令就越觉得会出大事。上将军,嬴氏全族,当下以你爵位最高,你要时常警示,不能掉以轻心。”上将军嬴虔连续几月都听刘榛如此教诲,感觉耳里都已经起茧。但秦孝公走前曾言,如遇难以抉择大事,以飞虎令为准。所以,每次都大笑点头称好。

  但祸事还是依刘榛所言不期而至。这次祸事任谁也没想到,竟然是太子嬴驷闯下。而且后果之严重,堪称史无前例。卫鞅不由哀叹:秦国居然如此多灾多难。

  这一年,秦国的太子嬴驷刚满十二。

  秦孝公前半生戎马,后半生变法。常年辛劳,只得一子,既是嬴驷。年初,卫鞅按新律取缔了所有王公贵族的封地,包括太子嬴驷的五十里封地。嬴驷其实无所谓封地,这五十里封地本就是秦国境内最小的封地,封地的纳粮,或多或少他都不在意。被取消了封地,封地上的族长自感多年的荣耀尽失,亲自去求嬴驷。嬴驷看不得年老的族长跪在面前苦苦哀求,转去求秦孝公。这是嬴驷第一次求秦孝公,而且口称为民请命。秦孝公啼笑皆非,刚想拒绝,听见嬴驷说是第一次求公父,便不忍心,教嬴驷去找卫鞅。秦孝公想的是,卫鞅必然会义正严词的拒绝嬴驷,好让嬴驷死了这条心。没想嬴驷真的去求卫鞅时,卫鞅犹豫了。

  那时正值刘榛刑杀了嬴晔等十八人。卫鞅不禁多想了一些。前些时候,秦孝公劝卫鞅,必要时还是要变通一些,王公贵族并非全是变法的阻碍,太耿直对变法的未来未必有利。太子嬴驷是秦孝公唯一的子嗣,必定是今后的秦公,卫鞅猜秦孝公或许是想将这个人情留给自己。卫鞅没有立即答复,拖着太子嬴驷,直到刘榛入秦后第三次刑杀。

  栎水大刑后,梅县白家庄人丁受损严重。卫鞅考虑再三,将白家庄的一部分约千亩田地作为太子封地。卫鞅考虑的原因有三:第一,自古以来,封地只有千亩的绝无仅有,秦国上下看了便知此地存在的意义,无人会来指责这封地违了哪条秦律。第二,白家庄人丁受损严重,但左庶长府也不能违律因此就减了白家庄的纳粮数。而作为封地,纳粮数就无需按县衙规定的数量,只需和太子府商议即可,如此能减轻白家庄的负担。第三,卫鞅也怕太子嬴驷有了封地,嬴氏中人会不会就有了兴风作浪的基地。换了封地,嬴氏中人就没了基础,千亩田地上也无法建城练兵。白家庄民众刚被刑杀上千,剩余民众循规蹈矩,即便有人带头作乱,也不会听从。

  太子嬴驷没能做到对族长的承诺,觉得丢脸,因此非常生气。秦孝公开导:这可是左庶长入秦后唯一的破例。太子嬴驷想想确是如此,又想到如今的秦国只有自己这一块封地,便高高兴兴应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