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墨门的武斗
可乐龙七2020-05-27 14:232,626

  (五十九)墨门的武斗

  刘榛将姚振和薛海赶回到天字营执法士处。刘榛冷冷下令:“听本令哨音而动。除非不战,战必灭墨。”姚振和薛海领命去了。

  刘榛站在那擂台上,俯视着墨门众人:“墨家没落了。尔等记得否?本令始终称呼为墨家,是因百家争鸣,本令认为墨家学识自成一风,有鉴赏学习之处。尔等坚持自称墨门,那是多年来不讲学风,以暴制暴惯了。如此,今日本令就让墨门见识一下。”

  禽滑厘与思维师弟商议后,排出了第一人。那名弟子是二代弟子里武艺最高强的,是苦获的亲传弟子。苦获已伤,五大弟子里,剩下武艺高强的便只有二弟子相夫子与大弟子禽滑厘了。三战两胜,第一人便是试探的作用。若是最后连相夫子和禽滑厘也不能胜,其余人更派不上用场。

  那名弟子跳上擂台后执礼,刚准备伸手抽刀,刘榛一个箭步已经到了他面前。那名弟子见刘榛来势凶猛,后退半步,继续拔刀,却是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原来刘榛早已一脚踩住了他的脚背,在那名弟子不由得下蹲时,刘榛一脚踹在他的臀部,直接把他踢下了擂台。那名弟子揉揉臀部,痛倒不痛,就是这样被赶下擂台的方式太屈辱了。而且,时间也太快了,也就两个呼吸不到,根本就无法试探刘榛。

  禽滑厘冷冷道:“赢便赢了,无需如此辱没。”

  刘榛道:“欢迎你来辱没本令。”

  禽滑厘怒了:“你以为你就天下无敌了么,待我来教训你。”

  相夫子已是忍耐不住,直接跳上了擂台,在擂台上对禽滑厘道:“大师兄,还是我先来。”然后对刘榛道:“莫张狂,我来对你。” 禽滑厘心知这是相夫子要为自己试刀,便停了下来。刘榛摇头:“你们四兄弟还是一起来吧,免得墨子知道了,说本令欺负你们。”

  相夫子指着刘榛的手指都是颤抖:“你竟如此猖狂。”

  刘榛奇道:“这也算猖狂么?那本令还可以更猖狂一些的,本令只是觉得其余众人都没甚用处,愿意的话,再多来几个也是可以的。”

  擂台下众弟子气的纷纷拔出了刀,竟是不再理会外面的天字营和飞虎营了。只等禽滑厘一声令下,定要乱刀剐了此人方才解恨。

  擂台上的相夫子突然脸色大变,朝着众人身后下跪:“巨子来了。参见巨子。”原来相夫子站的高,转头间看见了远远走来的墨子。众弟子被刘榛激怒,都围着擂台,忘了身后。看见相夫子下跪,急转身,果真看见已经数年未出茅屋的墨子正缓缓走来。众弟子急忙一同下跪,尊称着“巨子”。

  刘榛却是叹气:“没的玩了。” 禽滑厘看刘榛吊儿郎当样,怒极:“看见巨子,还不下跪?”刘榛奇道:“怪了,这又不是我的巨子,你跪你的巨子,关本令何事?”众弟子听得怒火中烧,若不是巨子没说可以起了,忍不住就要扑过去拼命。

  墨子走到擂台边:“来者通名。”

  刘榛抱拳:“刘榛。”

  墨子上下打量了刘榛一番道:“是啊,除了这个刘榛,天下还能有哪个刘榛?”墨子对众弟子道:“都起来吧。”对相夫子道:“下来,你不是对手。”

  相夫子不服,但也不敢违逆巨子命令,乖乖下了擂台。

  墨子朝着刘榛嘿嘿一笑:“你怎么跑到这里来欺负我的门下?”

  刘榛道:“本令是来上山讲理的。墨家不跟本令讲理,要拼武力。后来眼看拼不过,再重新坐下来讲理。文争武斗么。文争已经过了,本令可没输。现在是武斗。再打两场。本令可就全胜了。”

  众弟子听得刘榛如此侮辱墨门,都握紧了拳头,但细细想来,刚才的情形倒真是如此,也无法辩驳。现今听刘榛说来,才觉得方才墨门竟是如此狼狈不堪。

  墨子道:“你不能以大欺小,这样,你让他们一手。”

  刘榛道:“无妨。”说着垂下左手,表示不用。

  墨子道:“再让条腿。”

  刘榛试着抬起左脚,刚觉得如此不妥,听见墨子一气点了八名弟子的名字,不禁大怒:“老墨,调戏本令么,莫看本令金鸡独立,信不信本令照样能飞腿踹你。”

  众弟子本被巨子如此小瞧本门弟子已经惊呆了,又听得刘榛大怒狂言,唤的竟是逆天的“老墨”,竟不知如何反应了。只有那相里子反应迅速大骂:“混账,胆敢如此与巨子说话。”言毕,只听得啪的一声,竟是挨了一巴掌,出手的正是墨子。这巴掌打的不轻,相里子的嘴脸马上肿了起来。

  墨子叹气:“有弟子如你这般愚蠢,我才是混账。你竟听不出,我与他是平辈而交。对长辈不敬,可不是墨门作风。”众弟子听得此言,惊得都呆住了。墨子是何人?当世就没人能知道墨子究竟年寿几何?谁敢与他平辈而论?而面前这位少年郎,居然就与墨子平辈交往。五大弟子更是想不明白,从没听巨子尊说起这么一位平辈。

  墨子对刘榛道:“我该教他们唤你什么好?我与你师兄虽因理念不同,从未见面,但也算神交已久,就唤声师叔吧。”墨子说完,环顾了五大弟子一眼。五大弟子还在震惊中,禽滑厘首先缓过神来,忙拍醒师弟们,五人执礼:“师叔。”墨子冷哼一声:“做师傅的没规矩,徒弟更没规矩了么?”众弟子反应过来,同时下跪:“师叔祖。”

  刘榛无奈下了擂台:“你这教本令还如何出手。”

  众弟子这才隐隐猜出,当世还能与墨子神交已久的只能是鬼谷子一人了。面前这位秦国的飞虎令,居然就是鬼谷子师弟。

  墨子看见苦获左手空空荡荡:“是你师叔做的?”

  苦获点头:“我去栎阳,被逼自残。”

  墨子道:“既知你是我墨门弟子,怎会逼你?定是你言语不敬,惹了这天杀星。只断你一臂,那是冲着我这张老脸。”

  苦获这才知道,自己这条胳膊竟然是断在了自己那句怒极而出的杂种了。

  墨子问:“你们是怎么惹到这个天杀星的?”

  禽滑厘低头:“接秦国密报。秦国飞虎令在栎水边,一气杀了三千多人,老幼妇弱皆有。大家商议了,认定是秦国暴政。于是去讨个道理。”

  刘榛指着远处的论堂:“三千一百二十八人。都有可杀之由,请先阅后议。”

  墨子问:“看了么?”

  禽滑厘点头:“看了一些。”

  墨子问:“如何?”

  禽滑厘头不敢抬:“大家觉得定是假的。”

  墨子问:“现在又如何?”

  禽滑厘从叫了那声师叔起,心里早已后悔。鬼谷子的师弟,哪里需要如此作假。听巨子问,只能答:“弟子错了。”

  墨子问:“错了就要认,而今既然知错那又当如何?”

  禽滑厘答:“公告天下。”

  刘榛抢着道:“秦国不需要这样的公告天下。”

  墨子皱眉:“那又如何?”

  刘榛道:“墨家认为秦国变法是暴政,那就请墨家弟子到秦国各地走走,和老秦人聊聊,看看秦国的变化。如果前面本令的说法错了,请按实公告。如果本令不错,请墨家公告天下,墨家支持秦国变法。”

  墨子点头:“这也不错,照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