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庞涓闭门不出
可乐龙七2020-06-02 07:462,165

  (九十三)庞涓闭门不出

  甘龙道:“上将军府传出来的消息,飞虎令应诺入秦十年,八年后就是他离秦的日子。太子之位只能是嬴驷的,秦公就是想换,太后和上将军都不会许。嬴驷是莹霞公主带大的,那么连卫鞅也不会许。我们目前最重要的是握住了太子,八年后,太子归位,再等秦公毙了,上将军嬴虔就能复出。公权哪里敌得过君权与军权,即时,哪怕卫鞅也算王族,嬴驷和嬴虔一起就会要了卫鞅的命。卫鞅死后,复法在即,不然嬴驷和嬴虔就是枉法杀人,秦国必将大乱。”

  甘龙与甘晨是在湖心亭说话,甘晨看见岸上有人着急的来回转圈,便连上了浮桥,去问何事。那人道:“有人送来礼盒。”甘晨道:“送了就收下,还要我教你么?”那人道:“是飞虎令送来的。”甘晨听了心头一颤,急忙道:“快拿来。”

  礼盒上写的是太师,甘晨就不敢打开,直接端到太师甘龙面前。甘龙道:“打开就是了。”甘晨看着礼盒的大小,心里慢慢升起了不祥的预感。礼盒打开,果是如甘晨预料的一片黑发,甘晨抓住头发,将首级提起,甘龙比甘晨还先看见正是长子甘晓的头颅。太师甘龙大叫一声,当场昏死过去。

  甘龙再醒来已身在床上了。甘晨正跪在床前泣不成声。太师挣扎着翻身起床:“备车,我要去飞虎令府。”

  甘晨哭着阻止甘龙起身:“父亲,别忘了飞虎令掌着镇国秦剑。你去有何用,他随便给个理由就是。他敢将大哥首级就这么送了回来,只怕就等着您去闹。如今他敢动手杀了大哥,未必不敢杀您。”

  甘龙道:“他敢杀我,半数官员揭竿而起,秦国顿时大乱。”

  甘晨哭道:“未必啊,父亲,您都不在了,有几人还敢出头的?您这大旗要是倒下,复法无望,大哥也白死了啊。”

  甘龙坐在床上:“我去找秦公,总要讨回公道,不然我甘龙就反出秦国。”

  甘晨止住了哭声:“秦公要是问父亲,甘晓去那里做什么了?父亲如何答?秦公将太子之位的决断都让给了那厮,那厮在嬴驷身边是名正言顺。而大哥却是插手嬴氏王族家务,让秦公知道了,只怕还要加罚。”

  甘龙怒道:“那甘晓就是白死了不成?”

  甘晨道:“只怕真是如此了。”

  甘龙闻言怒拍了床边,将甘晨的话思来想去也是无法。

  太师府对面原是将军孟西的府邸。孟西一门被飞虎令在栎水边斩首后,府邸便依律收回了,恰好已是一年。府内杂草丛生,已是荒芜一片。太师甘龙父子抱头痛哭时,刘榛端坐在孟西府内的凉亭,一壶楚酒,一碟羊肉,与黄字营统领姚振在黑白棋盘上杀得难解难分。刘榛奇道:“姚统领,看不出你也是此中好手。”

  姚振笑笑:“是令大人谦让了。其实我很久没碰这玩意了。”

  刘榛怒道:“我呸,你是说本令棋艺太逊么?”

  姚振笑道:“令大人过谦了,忘了禀告令大人了,我原本是秦国第一棋手。”

  刘榛起身掀了棋盘:“难怪本令输到现在。”说着刘榛抬头看看天:“这礼物也送进府有两个时辰了,太师居然没有动静,能如此隐忍,不愧能成为本令的对手。”刘榛看着姚振道:“本令这就去了,本令此行是为秦国谋大福利去了。飞虎令府暂由你做主。若有难事无法决断,可问大良造。若大良造也为难,就捧出镇国秦剑,乱麻只需快刀斩,除了大良造其余你都可斩了。”

  姚振听得刘榛居然默许自己可以直接去砍秦公,结巴着说不出话来。刘榛看着姚振惊慌的样子笑了:“本令只怕你没有动用镇国秦剑的福分。”

  姚振终于结巴出了一句:“但愿如此。”

  刘榛道:“你尽管放心,秦公知道本令去了哪里,做着什么,绝不会让飞虎令府有为难之处。本令不在栎阳之时,你把秦国所有情形,十日一报直送玄字营魏韩齐三组。”

  姚振躬身:“得令。”

  天字营统领徐立为刘榛开启了孟府的边门。刘榛道:“徐统领,两列十六名执法士,每日在栎阳城内走一趟。本令一年不在栎阳,可不能让人忘记了飞虎令府,又起蠢蠢欲动。”

  姚振躬身:“得令。”

  围魏救赵大战后,庞涓一直躲在自己的府邸生着闷气。虽说孙膑是偷袭制胜,但兵家只以胜败论英雄。这一败,天下各国纷纷议论,孙武后人果然名不虚传,鬼谷子门下是师弟打败了师兄。

  庞涓在自己的书房内挂上了各国战图,还做了战场沙盘。他置身事外以旁观者来细细复盘当时的战局,心底越来越惊。扪心自问,哪怕当时知道偷袭安邑的齐军是孙膑谋划,只怕走的还是朝阳山谷,只因庞涓哪里会知道孙膑对魏国的地形会如此了解。庞涓心怕的是,孙膑下山就到了魏国,虽说与庞涓两人在当时也走遍了魏国山水,但朝阳山谷只是擦身而过,孙膑怎么就记得如此清楚。孙膑果然是兵家奇人么?居然能做到望势知形。

  公子卬来求见了五次,庞涓都闭门不见。庞涓本不介意分些功劳给身为王族与丞相的公子卬,但这公子卬不仅在邯郸城下以武力逼迫退军,放弃了邯郸即将城破的大好局面,在遇自己被袭时,居然带着十万步兵绕道而行,坐视自己十万铁骑全军覆没,顺带着将那十万步兵也全军覆没。孙膑怎么就没当场剿杀了这蠢货,还让他来不断骚扰自己。庞涓每次听到公子卬名字时,都在心底暗暗发狠。

  公子卬求见庞涓不得,只能留下了书信与贵重礼品。但这书信与礼品每次都被庞涓退到了丞相府。最后一次,公子卬发狠送上的礼品是祖传的王月刀。这是每个从武之人都会欢喜到抱着入睡的兵家名器。为防庞涓不知礼盒里的正是王月刀,公子卬特意在礼盒上写清了王月刀三字。但书信与王月刀还是被原封不动的退了回来。公子卬只能仰天长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