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棋失一招
可乐龙七2020-06-02 07:462,112

  (九十一)棋失一招

  刘榛在飞虎令府做了交待后飞马直奔云阳县。

  那个曾经被刘榛夸为做的不错的副执仗童国强看见刘榛再没了先前的神采飞扬,低头躲过了刘榛的眼神。刘榛不由得一惊,这边还是出事了。

  童国强道:“禀令大人,属下按吩咐,每日排八名兄弟守卫在周围。前日晚上,突然来了二十几名蒙面人往里闯,兄弟们拼死拦住了,但消息还是被送进去了。”

  前日晚上,也正是新年初十卫鞅大喜的日子。这天晚上,山坳里依旧一片平静,嬴驷白天在山里狩猎,晚上很早便歇息了。童国强轮值,选了个视角极佳的位置守着。到了午夜意外就突然发生了,二十几个蒙面人直奔茅屋而去。童国强见来势汹涌,便提刀赶去,交手了几个回合,发现来敌居然身手不弱,己方八个人抵挡的非常吃力。童国强无奈,顾不得会不会吵醒嬴驷,吹响了求援骨哨。对嬴驷的保护本是三组轮换的,那两组待的地方离的不远。第一波支援赶到正好与来敌打了个旗鼓相当,第二波支援赶到优势就非常明显了。来敌很快被一个个打翻在地,绑了起来。最后聚在一起的余敌见势不妙,竟然朝茅屋射了一箭。童国强等人为的是保护嬴驷安全,本想这个距离对嬴驷已经没有威胁所以松懈了一下。这箭射在茅屋的门板上,发出了巨响,吵醒了嬴驷。童国强亲眼看见,那箭上居然绑了布条。嬴驷开门从门板上拿下箭,打开布条看了,当时就愣在了当场。

  刘榛就不再问了。这伙人拼死前来,并不是来要嬴驷的性命,只是为了传递消息给嬴驷。这个消息能让嬴驷愣在当场,应该就是揭破了自己的身份。

  刘榛问:“查清来敌身份了么?”

  童国强答:“拿住人后,我们当即审问,然后拿住了接应的太师长子甘晓。”

  刘榛点了点头,童国强能做到这个份上,也就不能再责怪了。刘榛走的时候也只下了保护的命令,这道命令童国强已经完成了。这次是刘榛在百忙中的疏忽,他也没想到太师居然这么快就查清了嬴驷的行踪,悄悄前来仅为暴露刘榛的身份,让刘榛再不能陪。刘榛道:“带我去见见甘晓。”

  甘晓被单独关在一间漆黑的小屋,绑的结结实实。门打开后,童国强恭敬的随着刘榛走到甘晓面前。甘晓认识这个审问自己的童国强,看他对面前这个人如此恭敬,就猜到是谁了。甘晓咧嘴一笑:“是飞虎令么?”

  刘榛道:“正是。”

  甘晓道:“这次让我们占先了吧,你来猜猜我们是怎么知道太子嬴驷在这里的?”

  刘榛道:“你们无非是派人在秦公府打探到了嬴驷的照身帖姓名,然后才追查到云阳来的,花时近三个月,不快也不慢。”

  甘晓本想难难刘榛,没想被刘榛不假思索就回答了,也觉无趣,甘晓道:“这次总是我们赢了,没想到无往不胜的飞虎令也会输了一次。”

  刘榛道:“这你就错了。顶多只能算本令没赢,可不算输,你们更赢不了。既然你们如此,本令打算今后就让嬴驷独自游学了,一切都凭天意。此后,本令不想知道他会在哪里,你们也永远都别想知道了。你搭上了自己的性命,得到这样的结果,还能说你们赢了么?”

  甘晓听到刘榛说要处死自己,笑容就有些勉强了:“飞虎令是打算杀我么?不知我违的哪条秦律,请指教。”

  刘榛道:“你如此问,是因为你看不起秦律,不愿意去学秦律,无知造成的,那本令耐心教你。卫鞅变法,将老的秦法变为了新律,但本令的飞虎令法,他却一直没改。按飞虎令法,你阻扰飞虎令府办事,已是死罪。还有,你们这些非老秦人的,总是对秦国祖训缺乏该有的敬畏。你此刻见到了我的面貌就该知道本令是不会让你生离此地了,居然还问出这样的笑话。顺便提醒你一下,本令低调,拿到镇国秦剑后,也不爱拿着到处招摇,你猜光凭这镇国秦剑,本令杀不杀得你?”

  甘晓见刘榛是铁下心来要杀他了,强装的笑容终于变了脸色,他嘶吼着:“你们这些虚伪的小人,口口声声说着依律,如今为了泄私愤,却要偷偷的违律杀人。

  刘榛道:“你和那嬴埕一样,都是死到临头了,才想到依律来了。”刘榛说着转头对童国强道:“全数斩首,将他的首级送回太师府,本令可不想被人说是偷偷杀人。太师好像有两个儿子吧,这下应该会看紧剩下的那个不让他到处乱跑了吧。否则被本令断了后,太师就该想想,到底是为了谁才这么拼命来推翻秦律了。”

  嬴驷站在门边恭敬的朝走来的刘榛执礼:“参见飞虎令。”刘榛应了一声,直接走入屋内。嬴驷听得刘榛从身边走过便站定了,却低着头不敢朝门里看。

  刘榛在屋内坐下:“嬴驷,本令在离开的二十几天里,去了趟齐国。本令与齐王及齐国军师孙膑喝了几杯还聊了一聊。本令料到,再过几月,魏国心有不甘,将会攻韩。齐王答应本令,即时再来一次围魏救韩出兵偷袭。本令相信,孙膑必能再胜一次,到时,魏军主力尽失,秦国就能趁机出兵河西,这失了多年的河西之地就快回归了。”

  “飞虎令功高盖世,秦国永不会忘。”嬴驷虽依旧背对着刘榛,但刘榛听见了嬴驷话语中的喜不自禁。

  刘榛道:“可惜秦国没有上将军了,这一战秦国还不知道该由谁来统帅?”

  嬴驷羞红了脸,转身朝刘榛跪了下来,低着头道:“是我的错,我一直不知该如何弥补,请飞虎令教我,无论什么我都愿意去做。”

  刘榛道:“你和秦公一样,认错极快,但常常不知错在何处,为什么错了。这又有何用?你说你错了,本令倒要问问,你错在哪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