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这一别,最好永远别见
可乐龙七2020-06-02 07:462,158

  (九十二)这一别,最好永远不见

  嬴驷道:“嬴挚父子两人的过错,我一直都瞧得仔细,其实我也是一直这么错的。我也如他们一样,认为秦律是为嬴氏掌管秦国所用,我一直都没把秦律放在眼里,更没把秦人的性命放在眼里,才惹下了这滔天大祸。”

  刘榛道:“你起来,本令有话要问你,也带来了栎阳最新的消息。”

  嬴挚恭敬道:“是。”起来后,规规矩矩的站在门边,低着头,不敢朝刘榛看上一眼。

  刘榛问:“接到太师派人报信于你,你如何想?”

  嬴挚道:“这两天,我认真思索了此事。想必太师认为,我是秦公独子,秦公之位将来还是我的,所以不想飞虎令靠的太近,坏了他们今后的谋划。但是太师错了,太师不了解秦公,秦公的言行都是想清楚才去做的,从来不会反悔。太师还在我身上动心思就白费心机了。”

  刘榛听嬴驷生硬的说着“秦公”,内心轻叹,他道:“你是想说本令也错了吧?”

  嬴挚道:“不敢。老秦人永远不会如此去想,我虽然错的厉害,但也是老秦人。”

  刘榛道:“也许你也会以为本令也如太师一样,看重着你的未来,所以跟着你一路走到现在。嬴驷,本令不知秦公对你说过没有,本令是应诺入秦,得秦公承诺,十年后,本令就会离开秦国。你能不能做秦公与本令无关。本令跟着你,其实正是为了大良造卫鞅。卫鞅只身入秦,为报秦公知遇之恩,废寝忘食累垮了身子,只想做到他与秦公一齐期望的民富国强。秦公初见本令便立下了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誓言,只为欲对嬴阼法外开恩,便自断一指,为的就是竖起秦律如山的大旗。而你身为太子,居然不懂何为秦律。你走的时候,卫鞅来送你。他让你慢慢看慢慢问慢慢走。你可知他让你问什么?他要你问问,什么才是秦律?他等你能正确回答他的那天。卫鞅在你这里拉下心病,而本令只想替卫鞅消除这个心病。”

  刘榛起身走到嬴阼身后,继续道:“你离开栎阳,本令就在你身后远远跟着。本令是想找个机会,带你走遍秦国,让你真正知晓,让秦国慢慢变强的秦律到底是什么。你突然转向走入了老林。本令若是没带弓箭就差点来不及救你。这就是你最大的错,规则立在那里,之所以能成规则,是对以往教训的总结。你不听,偏偏就要去触犯,就会受到惩罚。栎山官道两旁,那些禁入山林,小心猛兽的警示牌,你应当看见的,而你偏偏不信。”

  嬴驷道:“今后自当铭记。”

  刘榛道:“本令原本是想带你接触秦国上下,听听他们说的秦律,让你自己理会什么才是秦律。如今看来,本令不能再带你前行了。但这一路走来,俞里正是初从秦人变为官员,李家四兄弟是外来的商贾,云阳令在面对王族嬴埕与守将陈于祥的叛乱时临危不惧严词斥责,他们都在你面前说了他们理解的秦律。那么,如今本令在卫鞅两次教你之后,再问你一次,嬴驷,何为秦律?”

  嬴驷道:“飞虎令走后,我每天都认真思索想解飞虎令留下的难题。但是每次我都不由自主的转而思索何为秦律。俞里正说,秦律就是一个圈,你待在里面就能吃饱穿暖,你若是硬要违反,那是自寻死路。李家兄弟说,秦律就是一把刀,遵守秦律,刀就在你手中,能保护你走遍秦国,若是违律,这刀就反过来对你。云阳令在看见嬴埕与云阳守将作乱时,句句都提及了依律,他虽是士子,我却觉得他比那云阳守将还来的威武。依我说,秦律就是如今秦国的天,他保卫着秦国百万秦人,让秦国越来越强。只是,嬴驷知道的晚了。”

  刘榛笑了:“你说的终于不错了。本令会把你的回答带给卫鞅。把你的照身帖拿出来。”

  嬴驷默默的拿出了自己的照身帖,刘榛在他的照身帖上又放了一块照身帖。刘榛道:“你的今后与本令无关了。这是本令为你新做的照身帖,嬴驷,你自己选择后面的路。若你依旧拿着秦汉的照身帖,无论你走到哪里,太师的人总会照顾你的衣食安全,你能安下心来静静的游学。若你选了这块新的照身帖,此后你就是普通秦国士子,谁也不会知道你去了哪里,所有的一切都要靠你自己。嬴驷,随你自己决断。”

  嬴驷的手抖了一抖,他最终将秦汉的照身帖交给了刘榛,将新的照身帖放入怀中。刘榛拿出短刀,将照身帖上所有的字迹都刮的干干净净,只留下了秦汉两字与背后的那串地名。刘榛道:“从此后,你就是秦幕。这幕字与你说的五行属木的木是同音。你说秦国在天下偏西,五行属木,但又缺木。本令期待你能学到,秦国到底缺了什么。这片残块,你也拿去,这些地方,本令与大良造一般想法,希望你都能走到,也期望你记得秦汉的意义,莫再错了。”

  嬴驷朝刘榛深深执礼。刘榛道:“还有件事要告诉你,为了弥补上将军隐退带来的后患,本令提议,秦公牵线,太后做媒,你的姑姑莹霞公主嫁给了卫鞅。从此卫鞅也是嬴氏王族,嬴氏全族于新年初一举行了冬祭,全族起誓,永护秦律。”

  嬴驷垂首站立:“秦幕知晓了。”

  刘榛道:“去吧,本令希望,这一别,最好永远不见。”

  嬴氏庙堂上的言行在十多天之后终于传到了太师府,太师次子甘晨将发生在嬴氏庙堂上的消息急急告诉了太师甘龙。他着重复述的就是秦孝公以八年后的太子之位为引带领嬴氏全族起誓永护秦律的消息。甘龙听了狞笑着:“怕什么,不少人可是有血书在我手里,我叫他反,他便只能反。”

  甘晨道:“只怕无用,秦公说了既往不咎。”

  甘龙恶狠狠道:“秦公好手段,不,应该是飞虎令好手段。但这又如何?你可知,秦公为何要定八年之后?”

  甘晨道:“请父亲解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