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孙膑的谋算
可乐龙七2020-06-02 07:462,363

  (九十九)孙膑的谋算

  申不害这才有时间整理伤亡。前几天的伤亡,他心里还有数,后面的就来不及去计算了。如今修整时期,他把各方汇总计算了一下,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十天之间,三万守军,还有战力的仅剩下一半不到。城下的魏军没有退军的意图,顶多修整一晚,明日又将开战,这样的情形新郑还能坚持几日?申不害犯愁时,丞相府侍卫报来了最新的消息,申不害看后大喜,站在城楼最高处大声宣布:“赵国援军已在商丘与魏军开战,不日即将来救。齐国也已承诺出军,众位将士继续奋勇,誓将魏军全灭我新郑城下。”

  那一万有余的韩军精神大振,齐声大喝万岁,声震云霄。庞涓听见了,走出军帐,看着新郑城不禁冷笑了。在这时刻,庞涓只想起了孙膑:“孙膑,你忍着不动,就是想等到两败俱伤才肯露面,那我就加紧攻城吧,真期待能早日见到你。”

  又是一个十天十夜。新郑城内青壮韩人都自发的到城楼上来协助守城,韩人累了就睡,饿了就吃,醒了就冲,不分日夜不分男女不分官阶大小,全城青壮都投入到了守城中来。终于又坚守到了魏军的收兵鼓令。申不害再次整理伤亡,此时,三万守军只剩下了五千有余。申不害看到了满城军民脸上的麻木,也看到没有了厮杀声的寂静中,恐惧开始悄悄蔓延。申不害请出了韩昭侯,韩昭侯站在城楼的最高处再次宣布:“赵军已经突破商丘,齐军也到了上党边关,魏军随时会退。”韩昭侯的话都是申不害编的谎言,此时赵军仍被公子卬困在商丘,而申不立还在赵国筹钱。但韩昭侯的话就象黑夜里指路的明灯,让全城韩人顿时充满了希望,齐声大喊万岁。

  韩人充满了士气的大喊让围城的魏军大感意外,一直在想着孙膑的庞涓又一次走出了军帐,他看着黑暗中的新郑,冷笑着:“那就再来一次,看你们还能否撑住。”

  第三次十日十夜,就像无边无际笼罩过来的永夜,让韩人心里再次慢慢滋生了恐惧。韩昭侯终于拿着剑也站在了城楼上,韩字王旗竖立起来的时候,韩人再次坚定了信心,在怒吼声中终于又等到了魏军的收兵鼓令。看着魏军如潮水般退去,韩人都瘫软在城墙之上。

  庞涓终于对申不害正眼相看了,他没想到这个法家出身的申不害,居然带了三万之众,挡住了魏国十万精锐的连番攻城。魏军虽是轮换攻城,十万大军也已是疲倦不堪,伤亡已经超过了三万。庞涓看着被鲜血洗了一遍依然巍然不动的新郑,深感意外。

  庞涓下令,大军修整五日,五日后继续攻城。

  韩人见魏军居然一连几日都没来攻城,坚信这是赵军和齐军快到的缘故,士气大增。申不害在这五日内,打开了军库,城内所有青壮都穿好了军甲,守军又扩充到了三万。申不害将所有的民力都进行了分配调整,他坚信能守到赵军与齐军到达的那天。

  庞涓看见新郑城楼上又站满了为数不下三万的韩军,不由得轻呼:“申不害,这就有点意思了。”

  魏军又开始新一轮的攻城,庞涓本来准备再来一次十天十夜,但在夜幕降临的时候,就敲响了收兵鼓令。这天,太子申也放缓了攻打上党的力度,公子卬同样没有出城去扰赵军。魏国的二十万大军,三方都得到了消息,齐军已经起兵,往上党方向而来。三人都在等,孙膑带着的齐军到底往哪个方向来救韩国。是直奔新郑,还是借道洛阳直奔安邑,又或是直杀商丘公子卬的大军,联合了赵军后再朝安邑杀去。

  但孙膑的十五万大军,在齐国的曲阜与韩国的上党边境停了下来,大军在边关内搭建了军帐,竟然是准备长驻下来了。公子卬与太子申看不清孙膑的行军路线,不知道该怎么行动,只能飞马快报庞涓,等待庞涓的指令。庞涓看清了形势:“孙膑,你竟然不是来救韩的,是来偷袭魏国的。那我给你机会,就看你够不够胆量了。”

  申不立尾随齐军而来。看见齐军走到边关竟然就地驻扎,赶紧求见上将军田忌。田忌正是因为得知新郑的消息,申不害重新组军三万,新郑短期内无忧才下令齐军驻扎的。田忌懒得理他,等了两个时辰后,申不立见不到田忌只能去求军师孙膑,没想,孙膑立即就见了他。

  申不立走进孙膑的军帐,看见孙膑与扮作护卫的刘榛。

  起兵前,孙膑将大计与刘榛细细的讨论了一番。刘榛对孙膑的用兵奇特表示了赞扬,但对孙膑亲自上阵犯险表示了担心。孙膑道:“此战最至关重要的一环,即是,充当诱饵的不能仅仅是齐国的十五万大军,若是没有我,或许庞涓会更保守,得不到最佳结局。”

  刘榛道:“那我陪你上阵。”

  孙膑坚决反对:“怎能让师叔陷入危境?”

  刘榛道:“我去是有两事,兵家胜负,谋略虽重,但也要看看天意。你若兵败,我就带你离开。你若大胜,庞涓任我处置。”

  孙膑道:“师叔想如何处置?”

  刘榛道:“庞涓再败,身败名裂,再做不得上将军了,你的仇也就报了。同是鬼谷子门下,我也不忍心见他如此没落。日后,若你也有难,你们师兄弟就同归一途吧。”

  孙膑道:“谨遵师叔安排。”

  申不立好不容易见到孙膑,立即执礼:“军师,拖不得时间了,新郑若是城破,韩氏就灭族了。”

  孙膑道:“此战,还要再思量一下,如何一战才能一劳永逸。”

  申不立却认定孙膑是想静等魏韩继续两败俱伤之后才肯出兵去捡便宜,他着急道:“这还思量什么?军师就如同上次一般,直杀安邑就是。庞涓回师,新郑就解围了。若是齐军有难,可借道赵国回齐。”

  孙膑被气的笑了起来:“你非兵家,还说的振振有词,其实全是胡言乱语。齐军若是在魏国内被围全灭,你当韩国就落下好处了么?哪怕魏军真的回师,解了你新郑这次的大难,你当魏军不能卷土重来么?只怕我齐军借道赵国还没回到临淄,韩国已经灭国了。去去去,莫来烦我。”

  申不立被孙膑训斥却没有半分脾气,他朝孙膑致歉,然后道:“不知军师想如何救韩?”

  孙膑道:“我齐军十五万大军在边境虎视眈眈,魏军也不敢全力攻城,总要留些精力防我偷袭。你的兄长申不害又重组了三万护城军,新郑短期内无忧。至于我想做什么,说了你也不懂,就安静等着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