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齐王执晚辈礼求见
可乐龙七2020-06-01 15:452,109

  (八十三)齐王执晚辈礼求见

  刘榛将孙膑抱到堂内的主位坐定,他等到孙膑止住了哭泣,回到自己的主客位微笑着:“孙膑,围魏救赵,你一战成名。现在门下弟子,以你的名头最响亮了。你却还像个孩童一般哭泣,羞是不羞?”

  孙膑道:“没有师叔,哪里来今日的孙膑。我本以为,今生再也见不到师叔了,没想到还能再见上一面,孙膑虽死无憾。”

  刘榛道:“莫说这些丧气话。你会活的很长,我们也会经常见面。”

  孙膑道:“孙膑愿随师叔去秦国。”

  刘榛道:“忘记我说过的么?你在齐国才能发挥所长。”

  孙膑问:“那是师叔要来齐国么?”

  刘榛道:“见着我,你脑子又开始糊涂了么?竟然胡言乱语了。”

  孙膑无奈:“请师叔教我。”

  刘榛问:“那我问你,你在齐国,如今齐王待你如何?”

  孙膑道:“我谨记师叔教诲,不居高位,齐王诚挚待我,如今我在齐国能呼风唤雨,如日中天。”

  刘榛道:“权势啊,都是好东西,直教人生死相许。今天我来,是提醒你莫忘了当初我说的后四字,急流勇退。”

  孙膑道:“孙膑不敢忘。孙膑今日就向齐王请辞,愿随师叔而去。”

  刘榛笑骂:“围魏救赵时,你何等机智,震惊天下,怎么见了我就糊涂不断了。且听我慢慢道来,你再做决断。如今你在齐国还算不上呼风唤雨,如日中天,因为你还不能左右朝堂局势。但很快你就能真正的呼风唤雨,如日中天了。你与庞涓之间还有一仗要打,那一仗胜后,在齐国你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如今在齐国,局势不稳,只因齐威王年老体弱,王子之间纷争不断。等到那时,只怕齐国江山就由你指点了。但是那些土生土长权贵是不会任由这些如此发生的,他们有深厚的基底,只怕你受不住。”

  孙膑道:“孙膑明白了。”

  刘榛道:“田忌定是去唤齐威王了。你与庞涓的第二战,我等下会与齐王慢慢道来。你且休息。”

  孙膑道:“我还是与师叔说说话吧。师叔,你在秦国可是那飞虎令。”

  刘榛道:“果然瞒不过你。”

  孙膑道:“当初我入齐,齐王问我,赵国求救,齐该不该救。我想,在此六国二次谋秦时刻,这三国就这么莫名的乱了起来,应当就是师叔的功劳。我留心了一下秦国的局势,这飞虎令的做派只能是师叔了。”

  刘榛点头道:“也是因缘巧合,我应诺入秦十年。到时,我就能与你团聚了。我只希望,到时我能将卫鞅全家也一起带来。只是卫鞅是法家出身,死心眼,我未必劝得动。凡事都是一个缘字,我尽我的力。”

  孙膑低声道:“鬼谷子门下,谁不是死心眼?”

  刘榛知道孙膑说的是庞涓,也是他自己。两人默默对视了一下。刘榛道:“齐王已经等够了。这时间刚够他以礼待人的名声,也不教人真的等到心烦。孙膑,我与齐王对话,你只听不说。”

  孙膑点头,大喝:“齐王来了么?请恕我不能来接,请进。”

  门缓缓推开,门口站立的正是一脸恭敬的齐威王、急不可待的田忌与喜不自禁的田辟疆。

  齐威王等在门口已经有点时间了。来的路上他听田忌说了孙膑是怎么参见师叔的,他见过孙膑即使残废依旧保持的心高气傲。这样的人只会伏拜强到让他也敬仰的人,那这个师叔定是个可遇不可求的高人了。鬼谷子的师弟啊,那是让人无法仰望的高度了。齐威王想,自当拿出全部礼数,若能使这样的人留在齐国,只怕自己有生之年就能见到齐国大出天下了。齐威王下令,方圆百丈内,不能留人。同时令田忌端酒,田辟疆端水,三人站在门边静静等待。

  田忌一动不动端着齐王宫内最好的齐酒站定着,孙膑的哭声一直在耳边回响。能在谈笑间让魏国庞涓带领的二十万大军灰飞烟灭的孙膑,居然趴在地上委屈的像个孩子一样痛哭,这就不仅仅是师叔才能做到的。孙膑用兵的境界已经到了田忌高不可攀的地步了,那这个让孙膑五体伏拜的师叔,该是站在更加遥不可望的地方了吧。田忌心甘情愿的端着酒,只要能让他站在这个师叔身边听上几句,别说端酒,做什么田忌都愿意。孙膑尚且伏拜,还有什么是田忌不能做的。

  田辟疆也想像齐威王一样保持肃穆的恭敬,但只要齐威王看不见,他脸上就不能抑制的露出了笑容。多日的苦心,今天终于得到了回报。直入齐宫而不通报,这是齐威王给予的至高荣誉啊。齐威王终于不再一视同仁,让自己高过了他人一筹,假以时日,王位只能是自己的,这个孙膑的师叔委实是自己的福星。田辟疆不断告诫自己,今天自己不是王子,就是一名内侍,一名最低下的内侍,只要哄的这位福星高兴,再来句,这小子不错,别说这端水,什么他都愿意去做。

  齐威王亲手推开的大门。他没急着跨入,门外就恭敬执礼:“听闻先生入齐,不胜欢喜。军师在齐,享王尊,犹如本王兄弟,军师的长辈就是本王的长辈。先生安好。”

  齐威王执着礼,缓缓跨入。他缓缓走到刘榛面前,看见这个自己刚认的长辈居然比田忌说的还年轻,只怕连弱冠都不到。虽然震惊,脸色依旧不变,恭敬执完礼才在刘榛下首坐好。田忌为刘榛倒了一杯齐酒,继而为孙膑倒酒的时候,田辟疆也跟上恭敬的为刘榛倒了杯水道:“这是生自地底的清泉,甘甜可口,先生请品尝。”田辟疆进了门,就再也笑不出了,这屋内的煞气已经让他汗毛林立。刘榛长什么样,他已经无所谓了,也不敢再生惊了。他竭力保持着平稳,这水壶若是掉下去了,只怕这王子也当到头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