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时过境迁
可乐龙七2020-06-01 15:452,184

  (八十四)事过境迁

  田忌和田辟疆为三人都倒了酒与水后,直接在刘榛身后站好了。刘榛把玩着酒杯道:“上将军与王子如此,让人无法心安啊。”

  田忌道:“能为先生做点事,心里才能稳妥,才不负军师为齐国立下的汗马功劳。”

  田辟疆道:“军师是齐国的柱石之坚一代鼎臣,田辟疆能为先生做事,是难得的尊荣。”

  齐威王很满意田忌与田辟疆的话语,他端起酒杯朝刘榛道:“先生,请。”

  刘榛将酒一口干了,放下酒杯,田忌立即将添满。孙膑默默陪了一杯。

  齐威王放下了酒杯:“先生入齐,是齐国大幸。请先生指教。”

  刘榛拿起酒杯,又饮了一杯:“我是来看望孙家小儿的,哪里有什么指教。”

  齐威王微微一笑,拿起酒杯道:“再敬先生一杯。”干了这杯,齐威王不再提这个话题,转而怒骂魏王的残暴,称赞孙膑用兵如神,最后道:“军师如果有需,齐国愿再起义军,誓为军师复仇。”

  孙膑也是微微一笑,不言不语看着刘榛。齐威王没想到鬼谷子门规如此严厉,长辈在座,晚辈连话也不敢说了。只能也顺势去看刘榛。

  刘榛无奈道:“齐王待孙家小儿,我都看在眼里。孙家小儿在山上与我最亲密,为他,我就再破一次门规。齐王,我问你,齐国眼下最大的敌患何在?”

  齐威王道:“自然是那魏国。围魏救赵,军师名扬天下,也正是庞涓的痛处。必当会想方设法报复。”

  刘榛道:“是啊,齐王清楚的很。魏国没了二十万大军,但余威犹在,军力还是胜过齐国一筹。魏国日夜筹划,只想报复,齐国疲于防备,但防不胜防。若我教齐国再吃魏国二十万大军,那又如何?”

  齐威王立即站定了:“若能再吃掉魏国二十万,魏国就是那砧板上的鱼羊,只能任齐国为所欲为了。”

  刘榛道:“那就待我为齐王慢慢分析时局。”

  齐威王深深执礼:“请先生指教。”

  田忌与田辟疆看齐威王求刘榛不得转而怒骂魏王的计策起效,刘榛终于松口,也是大喜,赶紧随着齐威王一起执礼。

  刘榛缓缓道来:“齐国与燕韩赵魏楚五国交界。燕国被秦国灭了八万,燕公退缩到北边去练新军去了。北燕极寒,燕人天生就比齐人来的壮实。这支新军练成,齐国首当其冲。五年后,齐国要加强防备燕国,不能给可趁之机。楚国虽强,但楚国王公贵族封地自治,楚王想集结一支大军,需要多方多时的商议。楚国不是齐国的大敌。如今齐国的大敌,不是魏国,正是魏韩赵三国。”

  齐威王大惊:“我齐国刚救了几近灭国的赵国,赵国怎可如此恩将仇报。”

  刘榛道:“那是齐王不识三晋传统的缘故。魏韩赵三分晋国,这些年来,内争外斗,齐王细细想来,这三国什么时候失过旧晋的土地了。围魏救赵,齐国拿了赵国的十城割让,却成了三国的眼中之钉。”

  齐威王道:“这又不是我齐国索取的,都是赵国主动割让的。”

  刘榛道:“时过境迁,齐王,你莫非想赵国感恩戴德一辈子么?当时的不得已,到了今日还会永远不变么?不说其他,二次谋秦,赵国依约借道给燕国,可肯借道于齐?别说魏国了,就连韩国也不肯借道,这是为何?正是因为齐国现在成了三国的公敌了。目前,三国的国君还来不及说,但三国的权臣都蠢蠢欲动,正在相互试探串联,只等时机,三国就会攻齐。即时,齐国如何挡?”

  齐威王冒出了一身冷汗。田忌与田辟疆也没想到,齐国居然危在旦夕。只有孙膑没有那三人的着急,师叔不让说,他就静静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田辟疆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请先生救齐。”

  刘榛道:“这不是眼下之祸,都别着急,听我慢慢说来。”

  田辟疆却道:“田辟疆就这么听着即可。”

  刘榛道:“冬天就快过去了,春祭在即。赵国将夺回失地写进了春祭诏告。韩国写的是同仇敌忾,魏国是不忘国耻。这三份春祭,矛头直指齐国。齐王,春祭前,主动将十城还给赵国。我想齐王能找到极好的理由。”

  齐威王道:“正是。”口气里却充满了不舍。

  刘榛道:“齐王,国君要心怀天下,不能计较这些得失。对那魏韩赵,除非有天齐国有了全灭三国的军力,才能出兵,否则就是以一敌三的局面。”

  齐威王失望的回应:“受教了。”田辟疆也站起身:“谢过先生教诲。”

  刘榛道:“齐王,我还没说完,不要着急。我还没说怎么再灭魏国二十万大军。”

  齐威王顿时神采奕奕,刚才他还以为刘榛只是赵国的说客,只是为了要回那割让的十城,有些无精打采了,现在听刘榛继续,这才确信刘榛是为了齐国,顿时又兴奋起来:“请先生继续。”田辟疆一下尴尬起来,不知道该不该再跪,刘榛道:“你若是能给我弄些楚酒来,或许我能说的更多。”田辟疆立即朝门口跑去:“有,有,请先生稍等。”齐威王大笑:“还是田辟疆想的周到,只怕先生不喜齐酒,把各国的美酒都带来了。就在门口,先生可畅饮。”

  刘榛慢慢饮了一杯田辟疆新倒的楚酒道:“齐酒太凌厉了,齐王,至刚易折,还是软和甘甜的楚酒更适合我。”

  齐威王道:“先生至理名言。对各国的研究透彻,本王回去就全数篆刻在大殿立柱,定为齐国国策。”

  刘榛笑了:“这些你田氏知晓即可,闹得人人皆知了,可有什么好的。”

  齐威王也尴尬了:“是,是。先生说的极是。”

  刘榛道:“那我继续了。归还了十城,三国恢复平静。那时还继续惦记齐国的,只剩那魏国了。只因,是那庞涓还继续惦记这孙家小儿。但魏国上下是绝不会允许庞涓如此的。此刻,魏王正在苦劝庞涓首先一统三晋。孙家小儿,你与庞涓熟识。若你是庞涓,你会如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