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秦孝公认错后的应对
可乐龙七2020-06-01 15:432,325

  (八十一)秦孝公认错后的应对

  秦孝公马不停蹄赶到左庶长府已经是黄昏了。他在书房门口与端着一份肉羹与窝头,嘴里嘟囔着什么的景监迎面相遇。秦孝公心情极好,开着玩笑:“左庶长府今日这饭点居然这么早。”景监拿着食盘道:“这是左庶长午前的饭,但一直忙着,到现在都没吃。左庶长这是一天都没进食了。”

  秦孝公更觉得莹霞公主的重要了,他道:“这哪里能行,左庶长为秦国如此劳累,再不进食,只怕身子要垮。去拿两份热的来。”

  景监嘟囔着:“一份都不吃,两份岂不是更浪费了。”

  秦孝公竟然拍了景监后脑:“快去快去,本公今日也没进食,要与左庶长一起。”

  景监急忙走了,到前边转弯,才抽空摸了摸自己的后脑:“秦公今日极不正常,不知是来做什么。”

  景监准备好两份热食,没让侍卫去送,自己端了前往书房。却看见,这个极不正常的秦公仍在书房门口等着,他抢过了景监手里的食盘道:“本公与左庶长休息片刻,就定半个时辰吧,天塌下来都不许来打扰。”

  景监只能令两位侍卫守住了正门,再三交待,半个时辰是秦公亲自下的命令。

  秦孝公把食盘放在卫鞅的案台上,卫鞅刚想发怒,意外的看到居然是秦孝公亲自端来。秦孝公将卫鞅案台上的竹简搂到两边,还抢过了卫鞅手里的批注小笔道:“左庶长与本公一样,都是一天未进食了。本公有事与左庶长商议,那就一边吃一边说,权作休憩。”

  卫鞅才不信秦孝公到现在还不知道嬴埕与嬴挚的事,看他居然还这般乐呵呵的,有些摸不着头脑了。秦孝公将热食分成两份,将大的一份推倒卫鞅面前:“边吃边说。”看着卫鞅终于咬下了第一口,才道:“卫鞅啊,今日飞虎令来公府了。本公又认错了。本公觉得,飞虎令入秦后,本公脸皮厚了许多,见着飞虎令竟是用认错来当作招呼了,反正先认错总是不错的。”

  卫鞅道:“秦公,这次错哪里了?”

  秦孝公道:“连你也不知,本公哪里会知。本公只是客套一下,哪想,听得飞虎令细细说来,本公是真的错了,还错的挺厉害。”秦孝公看卫鞅想问,制止了他:“你吃你的,我慢慢说来。飞虎令指本公的第一错就是今日召见的两名嬴氏族人。这几天卫鞅你也知道,是在你入秦前本公派去齐国学习的,本来今日见了觉得不错,拟授公职。其中一人,本公是想派到左庶长府来帮忙。飞虎令指责,这几人不通秦律先掌公职,以旧习性做事,极易犯错。”

  卫鞅点头表示赞赏。

  秦孝公继续道:“这第二错指本公废了太子,使太子之位悬空,但又没及时警示嬴氏,使得嬴氏族人心有杂念,犹如散沙一盘。飞虎令已将谋反的嬴埕与觑觎太子之位的嬴挚斩首了。”

  卫鞅接云阳令的通报里只提及嬴埕与云阳守将陈于祥谋反,可没提到嬴挚觑觎太子之位。听秦孝公如此说,当下更确定飞虎令在云阳定是与废太子嬴驷在一起,卫鞅暗呼,师叔,你到底想做什么?

  秦孝公见卫鞅出神就问:“左庶长觉得不对么?”

  卫鞅擦了擦嘴急道:“飞虎令所言极是。秦公如何解?”

  秦孝公道:“飞虎令说了三点,本公觉得极好,因此来与左庶长商议。”

  卫鞅喝了口肉羹:“秦公慢慢说来。”

  秦孝公道:“首先么,就是太师了。嬴埕谋反就是受的太师蛊惑。太师门生太多,若有朝一日狗急跳墙,只怕变法深受影响。左庶长尽快理出与太师瓜葛不断的官员来,本公尽快分批裁撤更换。”

  卫鞅点头:“但也不能动的太快,欲速则不达。”

  秦孝公道:“第二么,本公已下族令,嬴氏全族弱冠以上二十日内到达栎阳,本公要冬祭训话。”

  这个消息卫鞅已经得知。他等秦孝公解释训话是想做什么。秦孝公道:“太子之位悬空是国君大忌,本公哪里不知。但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本公训话,是要警示嬴氏,为防嬴氏族人觑觎太子之位继续犯错,本公是这样想的,下任秦公人选,由飞虎令决断。这样,嬴氏族人只能依着飞虎令而作,不敢再投向太师了。”

  卫鞅被肉羹呛了一下:“秦公,当初你赐予飞虎令镇国秦剑时,说景监越来越像飞虎令了。其实在我看来,你才是最像飞虎令的那个。飞虎令入秦前,你哪里会这般去思考处置难题。卫鞅觉得,此举开秦国先河,可行。”

  秦孝公楞了一下,开心的咬了一大口面食:“左庶长说的极是,其实左庶长发现没有,飞虎令还潜移默化改变了左庶长的做事风格,大家都在改变。”

  卫鞅觉得秦孝公的第二点还是惊心动魄算是创举,对第三点就大感兴趣了:“卫鞅想听听秦公的第三点。”

  秦孝公道:“这第三点么,能彻底解决嬴氏族人投向太师的难题,还能弥补上将军退隐给变法带来的损失。”

  卫鞅奇道:“如此神奇,秦公教我。”

  秦孝公站起身,退了几步:“太后赐婚。左庶长与我妹莹霞公主联姻。”

  卫鞅听清了没忍住,将嘴里那口肉羹喷了案台一面。秦孝公这才走回坐好:“本公就知道会这样,幸好躲过了。”

  卫鞅努力调整好了气息:“秦公,学飞虎令是好,但也不能过头。”

  秦孝公道:“本公哪里学了,这本就是飞虎令所说,本公转述。你与莹霞公主成婚,你就是嬴氏王族中人,血浓于水,嬴氏族人信不过你,还能信不过莹霞公主。”

  卫鞅道:“我哪里有时间对待这男女之事。我的时间连做事都不够用。”

  秦孝公又站起身,这次执了一礼:“左庶长,你的勤恳辛劳不仅是本公,秦国上下都看在眼里。但眼前的局势却是,嬴氏族人只认蝇头小利而反对变法,左庶长越发辛苦。本公与飞虎令都相信,莹霞公主给予你王族的身份使我们能得到嬴氏全族的支持,能更好的坚定变法。莹霞公主贤惠淑德,也能照顾你的起居。况且,也不是本公逼迫莹霞公主,是莹霞公主欣然同意,本公才来找你。本公实在想不到,有什么不好之处。”

  卫鞅默然。秦孝公前面的剖析深深打动了卫鞅。他抬头问:“真是飞虎令所言?”

  秦孝公见卫鞅松口,大喜:“句句属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