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第一道族令
可乐龙七2020-06-01 15:432,473

  (八十六)冬祭上的第一道族令

  众人听完心惊,但既说到了飞虎令,谁也不会蠢到再问一声证据何在。更何况嬴埕父子的言行无论在哪个国家都是不可避免的死罪,无可争辩。在场的嬴氏族人里也有对太师同样做了承诺之人,顿觉后脖一凉。

  有人便高声道:“我嬴氏遭此大祸,归根结底还不是卫鞅闹的。”秦孝公抬眼看去,那人却缩入了人群。

  有一人堂堂正正出列朝秦孝公道:“算上嬴埕,到如今,我嬴氏被灭了四府,上将军隐退,太子被废。嬴氏已快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秦公,说到底都是卫鞅变法之故,到底这卫鞅有什么好,秦公要如此护他。除了变法,秦国真的没有其他路可走了么?”秦孝公定睛看去,此人名唤嬴裕。

  嬴裕爵位公乘,比起嬴埕的左更又差了四等,但已是目前嬴氏族中最高的爵位了。嬴裕是嬴埕的幼弟,原封地在极西的武都。来栎阳之前,嬴裕接到族令后因路途遥远来不及收拾立即起身与内侍加急赶路才刚在规定的日子前赶回了栎阳。听说这被灭的第四府竟然是自己的兄长,忍不住站出来质问。

  秦孝公道:“都在说卫鞅变法,那你们可知卫鞅变了什么法?”

  人群顿时汹涌起来:“秦公看不起我们么?当我们都不认字么?军功授爵法把我们的世袭爵位都废掉了。”

  有人冷冷道:“卫鞅把几百年的井田制都废了,还顺带把我们的封地全都废了。”

  秦孝公面对着众人的愤怒,没有任何表情,追问:“还有呢?”

  有人大喊着:“这还不够么?还有的话嬴氏就该灭族了。”

  秦孝公痛心疾首:“你们记得的就只是让你们觉得吃了大亏的新律么?”

  角落里又有人大喊了一声:“我们又没掌公权,知道那么多干什么。”

  秦孝公道:“可你们是王族啊,你们都不愿意花些时间去知道自己的秦律在说些什么?”

  立刻就有人讥讽的声音道:“秦律早就不是我们嬴氏的了,不然嬴氏也不会有如今的惨样。”

  秦孝公一直忍着不去看说话的人的模样。既然允许了言无禁忌,他就不去记到底是谁在说话,只是认真聆听。听到此言,秦孝公头抬了抬,依旧忍住了,照样看着自己面前的案台,但依然忍不住狠狠跺了跺脚:“秦律怎么会不是我们嬴氏的?秦律是百万秦人的律,什么时候,嬴氏不再是秦人了?”

  众人哑然。这时,有人出列执礼:“秦公,我知道。”

  秦孝公不得不抬头看,看清此人是嬴甬,是被飞虎令杀的嬴氏第一人嬴剡的幼子,他因为没有参与诛杀颁令使者与飞虎营军士,在两个兄长嬴晔和嬴骁也被斩首后,因无爵位流落在梅县做了农人以开垦为生。但秦孝公并没有将他驱逐出庙堂,所以今日,他也有资格来,但一直躲在最后。

  秦孝公皱眉,不知道他想说什么,但承诺了任意妄言,只能道:“你说。”

  嬴甬朗朗道:“左庶长变法至今共颁布了十道法令。禁止私斗法,是禁止秦人私斗。栎水大刑有近半人的罪名都是此罪。编民什伍连坐法,将秦人重新排序,遇罪包庇不举的,满亭五保同罪连坐。客栈盘查法,告奸有赏,藏奸同罪。农耕奖励法,开垦勤耕也是立功。军功授爵法,庶民也能授爵。”

  嬴甬洋洋洒洒说着,有人插话:“嬴甬,你种田种的脑子都傻了么?这些关你何事?”秦孝公怒拍了一下桌子,那人被秦孝公突如其来的怒气给震得全身都抖了一下。秦公道:“我能容得你们任意妄言,你却容不得他回答我的问题么?嬴甬,继续。”于是嬴甬一一的将剩下的全部说完。

  秦孝公道:“你如何都能记得?”

  嬴甬道:“我无爵位,带着家人以开垦种田为生,所有的秦律都与我这个农人切身相关,我不得不知。” 嬴甬见秦孝公没有其他问题,再执了一礼躲回了自己的角落。

  秦孝公缓和了一下口气:“我看,是有的人觉得自己失去的太多,故意不去理会秦律还仇恨秦律,认为自己是王族,秦律也管不到自己头上,才会到现在仍不知道秦律讲的到底是什么。我想,那被灭的嬴氏四府,大致也是这么想的。他们没有机会了,你们还有机会在这庙堂里听我为你们讲一次我们的秦律,到底说了什么。”

  秦孝公看着众人继续道:“去年栎水大刑后,我沿着卫鞅入秦的脚步也去走了一圈,原来看似复杂的秦律豁然明朗。我就说说你们最憎恨的新田法与军功授爵法吧。新田法取消了所有的封地,把田地都分给了农人,军功授爵法取消了爵位的世袭,但让所有的秦人都有机会依律去争取自己的爵位。农人以开垦勤耕为功,军士以敌首为功,一视同仁,赏罚分明。去年年末,开垦的新田使全国农田数翻倍,国库的收入翻了四倍,是卫鞅入秦前的八倍。陇西一战,我军以四万铁骑灭了燕军八万,仅亡了数千。这就是卫鞅变法的结果。或许有人说,但是嬴氏族人更穷了。嬴氏是王族,王族不是享乐,王族是担当,是先让民富然后国强的担当。列祖列宗的牌位都在前面,你们都问一下自己的祖先,祖先用命换来的爵位传给你们,是为了让大家在国难当头的时刻,想的不是秦国的江山而是封地俸禄世袭和享受么?”

  秦孝公声音慢慢严厉了起来,有人抬头看了看秦孝公身后的嬴氏祖先牌位,面上开始有了惭愧。

  秦孝公又缓和了下自己的语气:“我再说些你们不知道的吧。卫鞅入秦前,六国谋秦。六国为什么谋秦,仅仅因为,秦国是那时天下七大国中最弱小的。当时,举国筹了五千金,全国军力不过十万,称得上精锐的不到一半,战力堪忧。不是老秦人不愿意出力,而是打了那么多年仗,老秦人看不到出路。要是战死,家中少了这份军饷更少了解甲之后的农力,只怕要饿死人。要是残了,那就更糟,不仅少了一个农力还多了一张嘴。还好,天佑秦国,这个难题最终还是靠着天运混过去了。但天运终不能吓阻山东六国。去年,山东六国再次谋划了二次谋秦。还好,秦国已经有了飞虎令。飞虎令运筹帷幄,挑拨魏赵齐三国先斗,拖住了楚国,才有了后面的陇西大捷。而这一切正是因为卫鞅变法,因为新田法和军功授爵法,才使得军士不畏死,国库有余粮。”

  秦孝公环顾着众人:“你们还有异议么?”

  众人听到这里沉默了,即便有人想再闹事也怕成了众矢之的,便闭嘴不语。

  秦孝公道:“既然你们都没有异议,我便公布今日第一道族令。从今日起,嬴氏族内所有族人行冠礼后,从文的游学五年,从武的参军五年。期满后凭学术论与军功由公府统一授爵。”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