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正月初一冬祭
可乐龙七2020-06-01 15:452,165

  (八十五)嬴氏在正月初一的冬祭

  孙膑见师叔主动问起,细细考虑了一下道:“若我是庞涓,我会应许。但无论是攻韩还是攻赵,齐国不能眼见魏国强大,只能来救。即时,算计来救的齐军,也算为自己挽回颜面,或许还能彻底复仇。”

  刘榛拍掌:“正是如此。齐王,最迟不过夏末,魏国会再次起兵。这次不再是赵,只能是韩。攻韩才有奇兵之效,而韩绝不能敌,只能求齐赵两国。这正是吃掉魏国最后二十万精兵的机会。此战后,魏国只剩下残兵和新兵。齐国不用再担心魏国了。”

  齐威王道:“先生如果愿意,本王愿拜先生为统帅,此战后,本王愿封地百里。但求先生答应。”

  刘榛奇道:“孙家小儿在此,齐王求错人了。你还信不过孙家小儿么?”

  齐威王此言本是国君处置事务的大忌,但齐威王也料孙膑不会对自家师叔心怀忌恨,只怕刘榛走人,才着急出口。听刘榛如此说就是婉拒了,只能嘿嘿笑了。

  刘榛对孙膑道:“孙家小儿,庞涓此时正开始谋划此战,你与他的时间一样的多,我想此战对你而言不是难事。这是你与庞涓的最后一战,庞涓败后,无论生死都再做不得魏国上将军了。你好自为之。”

  刘榛说完便朝门外走去,齐威王大喊:“先生,竟是这么走了么?”

  刘榛道:“我是来看孙家小儿的,看你待他不薄,几杯酒我便送了你二十万魏军,还不满意么?”

  齐威王道:“不,不,不。我是怕先生不满意。”齐威王说着掏出一把剑鞘镶满宝石斑斓的短剑来,递给刘榛:“先生,这是田氏祖传的利剑。宝剑赠英雄,才是应当的,本王以此表现谢意。”

  刘榛见剑鞘如此华丽,料也不是什么好剑,接过了,随意拔剑,意外的看见剑身的一汪蓝颖,竟不透锋亮。刘榛松手,那剑掉地,居然毫无声息的穿透了厚实的青石板,直插至柄。刘榛朝齐威王打量了一番:“果是好剑,谢了。”

  齐威王道:“不,是齐国要谢先生。先生慢走,若先生有空,通传一声,本王亲至城外十里相迎。先生此后若有为难之事,凭此剑,齐国以举国之力来偿还先生。”

  刘榛道:“我再多说一句,今日我来,若是外传,教庞涓知道了,只怕会打了折扣。”

  齐威王道:“先生放心。本王会将今日所有知情之人下到齐宫大牢,好吃好喝管着,到大战后再放出来。”

  田辟疆等刘榛走后才敢惊讶的说:“父王,刚才那剑可是田氏祖传的天师剑,价值连城,你怎么就送出去了。”

  齐威王心情极好,他笑着说:“这剑再怎么祖传,在本王手里只能把玩。这先生是何等人物,到了先生手里,他每次拿起,都会记挂我齐国田氏。若真有一天,田氏遭遇不测,我想他也不会放任这份情分的。这剑若能将先生与我田氏连接在一起,本王觉得这才叫价值连城。物要尽其用,田辟疆,若有一天你成了齐王,一定要牢记。”

  田辟疆听完只觉得自己就快飞了起来。

  秦孝公下达族令的二十天后,正是新年初一。在这本该喜庆洋洋相互拜年的日子,秦国国都栎阳的嬴氏宗庙里,秦孝公带领嬴氏全族弱冠以上的族人举行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冬祭。这是一场极其古怪的冬祭,秦国太师的唯一职责就是主持阴阳祭礼,但是从头至尾都没出现,祭礼居然由秦孝公亲自主持。秦孝公带领大家逐一完成祭拜礼节之后,在最后的祭告天地时,停了下来,转身面对众人。

  大家觉得惊讶时,秦孝公道:“渠梁无颜祭告天地祖宗,因故想和大家商议一下,嬴氏该如何祭告?”

  众人沉默不语。秦孝公道:“今日,在这宗庙之内,都是我嬴氏族人。我们以族规行事,把秦律隔在门外。我不是秦公,你们也不是大臣,我们都是嬴氏中的一员。大家都能任意妄言,但只限今日这宗庙之内。”

  众人依旧沉默不语,许多人露出了无精打采之色,显得对秦孝公所言不感兴趣。秦孝公道:“诸位既然不说,那我先说说为何无颜?飞虎令入秦,授印当日,嬴剡为己私欲,在政事堂挑拨闹事,被飞虎令杖毙,长子嬴晔次子嬴骁诛杀颁令使者,辱杀飞虎营军士,是飞虎令剿灭的嬴氏第一府;嬴瑞参与商议梅县白家庄亡了三千青壮的惨案,是飞虎令剿灭的嬴氏第二府;嬴定是梅县白家庄惨案主犯,其父嬴阼包庇,是飞虎令剿灭的嬴氏第三府,我试图对嬴阼法外开恩,自残一指为戒;逆子嬴驷枉杀秦人,上将军嬴虔受牵被执罚了劓刑,还有……”秦孝公说着面带悲伤看着众人。秦孝公前面说的在族内都发过秦公令,大家也都知道,听秦孝公说起还有,不禁都瞪大了眼睛直直的看着秦孝公。秦孝公道:“年前,左更嬴埕意图谋反,被飞虎令查获,已经斩首了。其子嬴挚觑觎太子之位,也被当场处斩了。这是飞虎令入秦后剿灭的嬴氏第四府。”

  嬴氏众人一扫颓废之色,不由得交头接耳切切私语起来。那两位与嬴挚一起从齐国求学回来的,顿时大惊。在驿站住下后,两人也讨论着嬴挚为什么没有按期来栎阳,最后觉得定是其父嬴埕爵高,秦公看重嬴挚已经派他做事去了。今日没见嬴埕与嬴挚才觉不妙,但也万万没想到父子二人居然都已被飞虎令斩首了。

  一位老者高声问:“愿闻其详。”

  秦孝公道:“嬴埕携子嬴挚本应在年前来栎阳见我,但途中两人绕道云阳,找到云阳守将与云阳令,为太师带话,只等太师大旗竖起就遥相呼应。云阳守将应了,但云阳令不许,嬴埕便在城外拦截云阳令,欲下黑手。被飞虎令府查获。嬴埕连那云阳守将都被当场斩首。而嬴挚在齐国求学回来,便觑觎太子之位,在云阳大喊,若日后成了秦公,必要那云阳令不得好死。”秦孝公缓缓道来,这些都是当日刘榛所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飞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